第四十六章 回到水口县 - 官梯

第四十六章 回到水口县

陆涛在张树龙的办公室里呆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出来,至于两个人在办公室里究竟谈了些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陆涛出来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甚至在过道上还和市政府的一些工作人员主动打招呼。 可陆涛根本没有回他在市委的办公室,也没有雨花区区委大楼,而是径直回了家。 “欺人太甚!”一关上家里的门,陆涛就把公文包往地上一丢,脸上脖子上都是青筋毕露,咬牙切齿的从牙齿缝隙里蹦出来这么一句话,然后躺在沙发上直喘粗气。 后来,陆涛满肚子的怒火没有地方发泄,还是没有能够忍住把他那只最心爱的青瓷茶杯给摔碎了! 这也难怪,聂新宇提出来的条件实在太苛刻了,简直让陆涛有种暴起的冲动。 光是赔偿胡尔蝶公司的五十万元,就已经让陆涛有种吐血的冲动。这年代,五十万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就算是区委书记陆涛,五十万也已经几乎是他为官这么多年所有的积蓄! 当然,钱乃身外之物,陆涛即便再肉疼,也能够忍痛割爱。 最让陆涛受不了的是,聂新宇要求陆海青必须做出书面道歉,这简直是在打陆涛这个市委常委的脸! 人在官场上混,最重要的就是那张脸! 一份书面道歉,那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证据,或许在n多年以后,即便陆涛那时候在仕途上爬到了一个相当高的位置,这份书面道歉也可能成为一份针对他陆涛的笑料! 这是陆涛最不能忍受的! 可陆涛却不得不忍气吞声,没办法,形势逼人,陆涛不得不低头。 在蛇口市,如果陆涛不能很好处理他儿子陆海青惹出来的这个祸端,陆涛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成为蛇口特区诸多市委常! 对于仕途正处于上升阶段的关键时期的陆涛来说,他根本不敢赌! 正因为陆涛不敢下赌注,最终导致他一退再退,答应了聂新宇提出的全部条件。 书面道歉要写,五十万的赔款要马上交付,陆涛这个蛇口市市委常委兼区委书记可以说是把面子里子都给丢光了! 既然面子里子都丢光了,陆涛又岂会在意雨花区公安局局长伍铁生和南门口派出所所长邹品涛的死活? 相反,对伍铁生和邹家华这两个不开眼的家伙,陆涛心里头也是恨得要命! 至于聂新宇提出的让陆海青今后不得再纠缠胡尔蝶的麻烦,在陆涛看来根本就是多此一举不值一提。 还没把聂新宇怎么样,相反,是自家儿子陆海青被军分区的大兵们给揍了个半死,就已经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让陆涛的面子里子都快丢光了,这要是再惹出什么麻烦了,岂不是更会吃不了兜着走? 陆涛也确信,就自家儿子陆海青那点出息,这次被吓得不轻,只怕再借陆海青几个胆子,以后也会见了胡尔蝶就绕着道走! 让陆海青最郁闷的是,因为这次副市长张树龙确实出了不少力,他答应推荐张树龙的亲信前来雨花区担任区委副书记的承诺还必须兑现! 一个区委副书记的位子,尽管是陆涛亲自推荐上来的,以后却未必会买他陆涛的帐,这买卖做得实在是亏大了! 而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聂新宇,却是在当天晚上就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此时此刻,聂新宇需要准备的事情也太多了,不能再呆在蛇口市静等事态发展。 当然,聂新宇这趟蛇口特区行虽然肉体上受到了一些创伤,却也不无收获。最起码,挨了两顿不重不轻的揍,聂新宇也换来了五十万元的赔偿金! 之所以让陆海青赔偿的对象是胡尔蝶的公司而不是聂新宇本人,就是因为聂新宇不想因此而留下后患,不给人留下把柄。 这五十万,聂新宇让胡尔蝶全部投入到股市中去。尽管,对九十年代初的个股走势,聂新宇也不是非常清楚,但毕竟有先知先觉的优势,起码还是对后世里几只神奇的暴涨股票还是有些印象的。 为了稳妥起见,聂新宇让胡尔蝶只买了三只股票。这三只股票,都是聂新宇记忆最深刻的股票。 要是这还不能让这五十万元的股本翻几个翻,那聂新宇也只能买块水豆腐回家自己一头撞死好了! 再说,这五十万元的股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不义之财,就算亏光了聂新宇也没有什么损失! 当然,最让聂新宇高兴的是,从胡尔蝶嘴里得知,她的父母对女儿和聂新宇的交往事实,似乎发生了一些争议。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胡家不再是那种根本不给聂新宇哪怕一丝机会的态度了! 人最怕面对的就是绝望,哪怕有一丝的希望,人们往往都会觉得前途一片光明,因为有憧憬有了盼头。 一回到水口县,聂新宇就直奔县长办公室,董中秋早就等候在那里。 “新宇回来了啊。”董中秋一见聂新宇,居然亲自端了一杯凉开水过来递给了他,让聂新宇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奔波了几千里,辛苦了啊。” “不辛苦。”聂新宇心里苦笑不已,这一趟下来,辛苦倒是在其次,最主要是皮肉吃了不少的亏,不过,聂新宇嘴上却说着,“这一趟蛇口特区之行,还算有所收获。” “怎么样?签了多少订单?”董中秋的眼神马上亮了起来。 这几天,董中秋一直没有接到聂新宇从蛇口特区过来的汇报电话,心里还是有些许不满的,只不过不动声色罢了。本来,董中秋对聂新宇的蛇口特区之行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再加上时间太短,更是不存侥幸。 “我直接找到了蛇口特区的市委市政府领导。”聂新宇喝了一口凉开水,略微喘息了一下,才笑着说,“蛇口市市委孙丁全书记给予了大力支持与帮助,我一次性和蛇口市农办签署了五十吨的水蜜桃购销合同。” 说着,聂新宇从公文包里掏出盖着红色打印的合同递给了董中秋,笑了笑:“县长,这是合约,因为批量大,价格只有每公斤七元。” 董中秋迫不及待接过合约,快速浏览了一遍,眼露兴奋之光,连声道:“好好好,新宇,你辛苦了。” 仔仔细细又把整个合约细看了一遍,董中秋略微有些诧异地看了聂新宇一眼,问了句:“新宇,这里面怎么有一个蝶宇公司?” 聂新宇心里一紧,脸上却是不露声色,笑着解释:“县长,蝶宇公司是我大学一个同学办的公司,就在蛇口特区,是一家贸易公司,和蛇口特区的政府关系不错。这一次得以顺利签订购销合同,全靠我这个同学帮忙。” 事实上,无利不起早,在这份购销合同里,胡尔蝶的蝶宇公司仅仅起了一个中介的作用,却是可以得到每公斤一元的服务费,五十万公斤的水蜜桃蝶宇公司就净赚了伍拾万元人民币! 而蛇口特区市农办付出的价格其实是每公斤8元! 不过,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却是不足为外人道了。即便是对自己的老板董中秋,聂新宇也还是抱着几分警惕之心的,不敢和盘托出! 聂新宇这么一解释,董中秋却是恍然了! 为官多年,董中秋自然清楚其中的猫腻所在。不过,这不是他需要关心的地方! “好!”董中秋呵呵笑了起来,笑得很是爽朗,“新宇,你这一次可是立了大功了!” “县长,蛇口特区也只能解决五十吨的水蜜桃。”聂新宇却是提醒道,“我们水口县这一次却是至少有两百吨的水蜜桃产量啊。” 董中秋的眼神黯淡下来:“肖高望带着县农办的一些人去了京城,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只怕也没有多大的希望。” 聂新宇略微迟疑了一下,才试探着说了句:“县长,我在京城里还有些熟人,要不,我去跑一趟?” 董中秋愣了愣,想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新宇,你也不是铁打的,刚从蛇口特区回来,先好好休息几天再说吧。” 聂新宇嘴巴蠕动了好几下,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更别说是在人才济济的官场之中!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董中秋的心思聂新宇能够猜到,是不想他太出风头了!枪打出头鸟,聂新宇还只是个小小的县长秘书,要是锋芒太露,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情! 跑了一趟蛇口特区,聂新宇就卖掉了五十吨的水蜜桃,这已经足以引起轰动了! 要是聂新宇再往京城跑一趟,又卖掉了五十吨的水蜜桃,让在京城里呆了快一个星期却一无所获的县府办主任肖高望情以何堪,面子放哪里去? 县府办主任肖高望这阵子表面上是一直在向董中秋这个新任县长表忠心,董中秋心里却是明白,肖高望这人心机太深,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在水口县换了好几任县长之后还在县府办主任的位置上稳如泰山! 肖高望这次带队去京城,也是出自常务副县长邱碧全的授意,如果真的出了成绩,这笔政绩最终十有八九大多数还会落在邱碧全的手中! 毕竟,整个水蜜桃项目都是邱碧全引进与推广的!

下一篇   第四十七章 出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