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绵里藏针 - 官梯

第四十五章 绵里藏针

“目前国际国内形势都是相当复杂,风云变幻看似莫测高深。”聂新宇微微一笑,“不过,孙书记也不必太担心。或许,过不了几天,蛇口特区上空就会扬起一盏非常耀眼的指航灯。” 一听这话,孙丁全心头又是一跳! 沉默了好几秒钟,孙丁全试探着问了一句:“新宇,你就别和你孙叔叔打马虎眼了,能不能说的更加具体一些。 聂新宇也是没有马上回答,过了好一会儿才冒出来一句:“我爷爷本来过几天就要来蛇口特区一趟的。” 聂新宇这话听起来和没说没有什么两样,可孙丁全却是完全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也更加确定了他先前的猜测。 这下,孙丁全颇为动情了,伸出双手紧紧握住了聂新宇的手,用力摇晃着:“新宇啊,孙叔叔记住了这个天大的人情,多谢。” “我可什么都没有说,孙叔叔。”聂新宇呵呵笑了起来。 孙丁全也是会意一笑,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孙丁全感觉,已经好久没有笑得这么痛快过了,心情也特别舒畅,似乎心中的阴霾因为这一笑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下没有平白掉下的馅饼,对这个道理孙丁全也很清楚。 既然从聂新宇这里得到了一个这么大的好处,孙丁全要是再端着的话,也会让聂新宇瞧不起。 “新宇,你在我们蛇口特区受委屈了,孙叔叔没照顾好你,以后见了聂老的时候,都会很惭愧啊。”孙丁全这下没有废话,直接进入了主题,“你有什么想法,尽管和孙叔叔说,这里也没有外人。” 聂新宇也不客气,笑了笑:“我有几个想法,请孙叔叔批评指正。” 顿了顿,聂新宇接着说道:“第一,陆海青必须当面向我和胡尔蝶道歉,并且书面保证以后不会再找胡尔蝶的麻烦;第二,陆海青必须赔偿所有的医疗费用和其他所有的经济损失;第三,雨花区公安局长伍铁生必须一撸到底;第四,南门口派出所所长必须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第四,雨花区公安局必须进行整顿,清除一批害群之马。” 孙丁全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呵呵笑了起来:“就这几点想法?” 聂新宇点了点头:“我这是在孙叔叔您的地盘上,一切都听您的吩咐。” 聂新宇这话倒是大实话,可话里却是绵里藏针:在你的地盘上面听您的吩咐,可要离开了您的地盘,那就说不定了! “你的要求并不过分。”孙丁全只是略微一沉吟,就马上表态说,“不过,你也知道,陆涛同志也是市委常委成员,有些事情我也不好过多出面。” 聂新宇似乎早就料想到孙丁全会说这么一句话,微微一笑:“孙叔叔,不瞒您说,来蛇口市之前,我们水口县的县委杨书记,那是一个月内接连开了三个民主生活会议呢。” “民主生活会议?”身为市委书记,孙丁全非常敏感地抓住了聂新宇话里最关键的词语,先是一愣,随即用手在聂新宇肩膀上面用力一拍,“新宇,你还真是只小狐狸啊。” 说着,孙丁全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聂新宇也知道孙丁全明白了自己传递过去的信息,至于孙丁全具体怎么操作,聂新宇是一点都不担心。孙丁全能够当上蛇口特区的市委书记,并且在官场上这么多年一直走钢丝险而不倒,自然是有他自己的行为方式,还轮不到聂新宇来替他操心。 不过,聂新宇深信,孙丁全才是蛇口特区真正的一把手,只要有来自上面的支持,自然有的是办法收拾区委书记陆涛。 这倒不是聂新宇为人气量狭小睚眦必报,而是聂新宇更清楚打蛇不死反被蛇咬的道理! 既然已经把陆涛给得罪狠了,而且是陆涛的儿子先惹上的他聂新宇,聂新宇不介意把这对父子打入万丈深渊永远也得不到翻身! 聂新宇一直信奉一句话: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犯罪! “新宇啊,既然已经来了,就多玩几天。”孙丁全主动转移了话题,“明天开始我让人陪你到蛇口特区各个景点逛一逛,如果我能抽出时间来,也会陪你到处走走的。” “孙叔叔,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我可不敢浪费您的时间。”聂新宇赶紧说道,“也就几天的时间了,我可不敢在蛇口特区一直等着指航明灯的到来,要真是遇到了,那我可就惨了。毕竟,我现在还是被停职审查呢。” “也行。”孙丁全也不废话,斩钉截铁道,“我争取在明天内处理好你的事情,一定不让你在我们蛇口特区得到不公正对待。胡尔蝶是京城胡家的丫头吧,我记住了。” “谢谢孙书记主持公道。”聂新宇满脸感激的表情。 在市委书记孙丁全家里吃了晚饭,聂新宇并没有多做逗留,很快就告辞而出。 孙丁全依然吩咐秘书黄刚把聂新宇送回了医院。 这一次,黄刚对聂新宇更加客气了,甚至言行举止之间已经带有几分谦卑。 “聂少,以后在蛇口特区遇到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一声。”临别的时候,黄刚突然叫了聂新宇一声“聂少”,让聂新宇哭笑不得。 “大家都是年轻人,不必这么拘谨。”聂新宇呵呵笑了起来,“以后胡尔蝶的公司可能还有不少地方要麻烦你呢。要是你不嫌弃,以后私下里你就叫我新宇,我叫你刚哥好了。” “这不合适吧。”黄刚有些慌张了。 “刚哥,有什么不合适呢?”聂新宇伸手在黄刚肩膀上拍了一拍,哈哈大笑,让黄刚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新宇,那我以后就要要请你多多关照了。”黄刚满脸的激动表情。 “刚哥这么说就见外了。”聂新宇呵呵笑着,下了小车,冲黄刚挥了挥手,径直回了自己的病房。 黄刚一直看着聂新宇上了楼然后进了病房,这才发动小车,缓缓驶出医院。 黄刚还真的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遇到传说中的豪门子弟,而且这个叫聂新宇的豪门子弟居然还叫他“刚哥”! 这个晚上,黄刚知道自己估计要失眠了! 晚上十点左右,陆涛带着儿子陆海青出现在医院门口。只不过,父子两在走廊上就被军分区司令员仇海派来负责聂新宇安全的两个警卫人员给挡驾了,根本进不了病房。 身为区委书记,在自己的地盘上居然进步了一个普通的病房,陆涛倍感无奈,心头泛起一丝悲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也涌上了脑海。 陆海青上前一步,想要和警卫人员理论,却被陆涛给喝止住了:“丢人丢的还不够吗?” 第二天上午,胡尔蝶给聂新宇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市长楼晨光亲自打了招呼,地处蛇口特区豪华地段的国贸大厦物业管理负责人主动跑到她的公司,把面积超过八百平米的国贸大厦第三层以市场最低价整体出租给胡尔蝶! “明天公司就可以搬到国贸大厦去了。”胡尔蝶满脸的兴奋表情。 聂新宇淡淡一笑,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现在可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企业也需要好的门面支撑。公司能够搬进国贸大厦,毫无疑问对公司今后的发展有着巨大的好处。 “陆海青昨天晚上提着礼物去我那,好话说了一箩筐,我都没有理他。”胡尔蝶仍旧有些不解气,恨恨地说,“这个家伙就是个不要脸的东西……” 聂新宇摆了摆手:“算了,他也是个可怜人,不值得和他一般见识。” 聂新宇这话倒也是大实话,与陆海青这样的人过于计较,反而会降低自己的身份,落了下乘。 “难道就这么算了?”胡尔蝶却是急了。 聂新宇呵呵笑了起来:“放心吧,有人会认账的。等张市长过来的时候,你把公司的经济损失定在五十万好了。” “五十万?”胡尔蝶被吓了一大跳,压低了声音,“新宇哥,这个竹杠敲得也太过了点吧。” 这也难怪,五十万在这个年代的一般人眼中,还真是一个天文数字。就算是胡尔蝶这种出身豪门的子弟,一年也赚不了二十万。 聂新宇笑了笑,语气却不容置疑:“就五十万还便宜了他们,一分钱都不能少。” “哦。”胡尔蝶柔柔地应了一声,眼睛里却是冒起了小星星。 两人正说话间,陆涛领着儿子陆海青推门进来了。 “聂先生,我带陆海青这个不争气的家伙给你赔罪来了。”陆涛也很光棍,这个时候完全放弃了区委书记的身份,一进门就陪笑着说。 “爸,我——”陆海青迟疑着。 可陆海青的话还没有说完,陆涛就突然暴起,一反手,就给了儿子陆海青一个响亮的耳光:“还不向聂先生道歉,请求叶先生原谅?” “聂少,我陆海青有眼不识泰山,对不起了,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陆海青的话还没有说完,又被聂新宇给冷声打断了:“陆海青,我不是什么叶少,你也更不是什么陆少。” 陆涛一听,脸上的表情很是尴尬,不过,他反应速度很快,马上又冲着儿子吼了声:“再让我见到有人叫你什么陆少,我打断你的狗腿。” 陆海青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吭一声,乖巧得如同一个知错悔改的孩童。 “这父子两双簧唱得不错嘛。”聂新宇心里冷笑,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笑意,“陆书记,既然您都发话了,我和陆海青的这点冲突就一笔勾销,再不提起。” 聂新宇很明智,胡尔蝶的公司还要在蛇口特区落地生根发芽,没必要把市委常委兼区委书记陆涛往死里得罪。再说,在人家的地盘上,聂新宇也要给陆涛留点面子,不能把事情做绝。 至于怎么对付陆涛这对父子,聂新宇完全交给了市委书记孙丁全了,根本不需要他来操心,这个时候扮个好人也未尝不可,没有什么坏处。 陆涛没想到聂新宇这么好说话,反而愣了一愣。 陆涛还没有开口,就被聂新宇给堵住了:“沈书记,这事情就算过去了,您日理万机时间很宝贵,我就不敢再留您了。” 陆涛满肚子的话都被聂新宇给塞回了肚子里,心里很是郁闷。 “聂先生,我陆涛教子无方,真是对不住你。”陆涛只好说道,“你好好休息,等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不送了,陆书记。”聂新宇呵呵笑着,看着陆涛父子的背影消失在病房门口。 一上小车,陆海青马上撇了撇嘴:“爸,我就说了聂新宇只不过是个纸老虎,他是京城里的公子不假,可强龙也压不过地头蛇,他也不敢拿我怎么样?” “你懂个屁?”陆涛心头正郁闷着,一听这话,马上火冒三丈,粗话也冒出了嘴,“你以为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这个聂新宇的心机可深着呢,你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陆海青马上慌张起来:“爸,这家伙不会出尔反尔吧。” 陆涛苦笑着摇了摇头:“谁知道呢?我对说过多少次做人要低调一些,可你呢,老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这下撞上了铁板了吧。我总觉得聂新宇不简单,一定还有后手。你马上去你东光市你姑妈家躲几天,没我的电话不要回来。” “知道了。”陆海青嘴上说聂新宇是只纸老虎,可心头还是相当惧怕,老老实实答应了下来。 把陆海青送回家,陆涛又不放心地叮嘱了几句,这才赶往蛇口市市政府大楼。 陆涛心里很清楚,聂新宇这样的来自京城豪门子弟的年轻公子在蛇口市吃了这么大的亏,要说就这么善罢甘休,就算是傻子也不会相信。 聂新宇越是隐忍越是低调,陆涛心里越是不安。 现在,陆涛几乎是把全部的希望放在了副市长张树龙身上。毕竟,昨天张树龙给了陆涛比较明确的答复。 张树龙并不在办公室里,秘书告诉陆涛说张市长去了医院,这也让陆涛颇为松了一口气。 陆涛倒也不急,先回了自己在市委的办公室,让秘书等张树龙一回来就马上打电话告诉他。 陆涛在办公室里整整等了一个上午,都没有等来张树龙的秘书的电话。直到下午上班的时候,才等来了电话。 陆涛挂下电话,立马赶到了张树龙的办公室。 这件事情一天没有得到解决,每往后拖上一分钟,陆涛的心情都要又沉重一分。

上一篇   第四十四章 指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