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利益交换 - 官梯

第四十三章 利益交换

钱书明突然用手指几乎指到了区公安局长伍铁生的鼻子上,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伍铁生,你这个公安局长是怎么当的?你称职吗?” 钱书明的突然暴起,把伍铁生给吓得连连后退,不敢回嘴。 钱书明高大的身躯在房间里踱了两个来回,这才停了下来,看着伍铁生,冷声道:“我宣布,雨花区公安局局长伍铁生同志从即刻起停职反省,雨花区公安局的大小事务,暂由政委欧阳红河同志代为处理。” 一石惊起千层浪!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在脑袋上的雨花区公安局政委欧阳红河在内,都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而伍铁生更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两眼傻傻的看着钱书明。 “钱书记!”伍铁生的声音有些颤抖,甚至带有几分央求的口吻。 可钱书明只是冷哼了一声,看都不看伍铁生一眼。 “停你的职还是轻的。”已经走到门口的副市长张树龙回头看了伍铁生一眼,表情有些阴森。 “胡闹!”雨花区区委书记陆涛狠狠瞪了伍铁生一眼,停顿了一下,却是缓和了一下语气,“这起事故你这个公安局长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明白吗?” 伍铁生脸色苍白一片,浑身发抖,身躯晃了一晃。 伍铁生不是傻子,很敏感的意识到陆涛这是让他这个区公安局长把所有责任都承担起来,不要往陆海青身上推! 很明显,陆涛这是要把伍铁生当“替罪羊”。 这个时候,似乎所有的都忘记了伍铁生直接被停职根本不符合组织程序。别说是市政法书记兼公安局长钱书明没有这个权力,就是区委书记陆涛也一样。一个公安局长的任免必须经过人大任免,才算符合组织程序。 当然,在特定的环境下,上级领导可以有这个有这个权力,那基本上在战争时期或者抗灾抢险等特定环境之下。 像刚才这样的场景,市公安局长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区公安局长给停职审查,可以说绝无仅有! 可问题是,同时有三个市委常委对伍铁生这么一个小小的区公安局长表达了严重的不满! 这三个常委中,除了副市长张树龙之外,其他两个市委常委其实都一定程度上掌握着伍铁生在仕途的前途与命运! 被钱书明指定暂为代理主持雨花区公安局日常工作的欧阳红河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之情,以至于嘴角都有些抽搐。 在欧阳红河看来,被三个市委常委同时问责,伍铁生这个区公安局长十有八九是当到头了! ————分割线———— 聂新宇确实被伤得不轻。 一个上午之内,被人围殴了两次,还是棍棒交加,就算聂新宇的身体素质再好,事后也有些扛不住了。 在蛇口市人民医院检查的时候,主治医生也一口断定聂新宇的伤势比较重,还说即便做法医鉴定也有可能是轻伤而不大可能是轻微伤。 得知聂新宇的生命没有危险,张树龙、陆涛、钱书明三个市委常委心里都松了一口气。至少,最坏的局面没有出现。 陆涛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也有些紧张。轻伤和轻微伤只有一字之差,可在司法上是截然不同。 一般来说,轻微伤只是民事纠纷不追究刑事责任,但轻伤就可以追究责任人的刑事责任了。 身为市委常委兼区委书记,陆涛心里自然很清楚,轻伤案件说大不大可说小不小,如果受害方坚持要追求责任人的刑事责任,那也是相当麻烦。 有些轻伤案件中,责任人甚至有过被判三年有期徒刑的特例! 陆涛就陆海青这么一个儿子,怎么可能舍得让陆海青受牢狱之灾? 可陆海青也知道,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一切都不在他这个区委书记的控制当中。对于一个官员干部来说,不可控制其实已经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信号! 陆海青马上把张树龙给拉到了走廊上的一个无人处,先是给张树龙敬了一支烟,然后又很是殷勤地帮他把烟给点上。 “老张啊,都怪我教子无方,给你添麻烦了。”陆海青陪着笑脸,“对不住啊。” 在张树龙的记忆当中,陆海青还真的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客气过。张树龙是从京城空降过来的干部,而陆海青是土生土长在蛇口市经营多年的本土干部可谓是根基深厚,平时陆海青还真没太把张树龙这么一个常委副市长给放在眼中。 今天,陆涛有求于自己,居然如此谦卑,这让张树龙心情愉悦的同时也增添了一份警惕感。 “老陆,你这是什么话?”张树龙微微一笑,“都是工作上的事情,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能不能跟我透个底,聂新宇到底是什么身份?”陆涛就试探着问了一句。 张树龙是什么人,早就想好了托词,叹了一口气:“老沈啊,这事情还真让我头疼啊。你说,我的一个老领导的儿子来我们蛇口特区做客,却在派出所里被人打了,这让我怎么向老领导交待?” 陆涛也知道,“老领导”这么一个词从张树龙嘴里出来,估计也是半真半假。不过,结合省委副书记齐少群先前给他打的那个电话,陆涛心里很快得出结论,那就是聂新宇身后的背景绝对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副厅级干部所能够得罪起的。 这一次,是真的踢到了铁板上面! 可话说到这个份上,陆涛知道不可能从张树龙嘴里得到更多的消息,再问下去也犯了官场忌讳。 想了想,陆涛陪着笑脸说道:“老张,无论如何,这次你一定要帮我一个忙,我一定记得这个人情。” 张树龙又是叹了一口气:“老张啊,我们同事也有一段时间了,能帮的忙我一定会帮。不过,这一次,我也只能说是尽力而为了,有些事情我也做不了主啊。” 陆涛一听张树龙打马虎眼,心里更是着急。 不过,天下熙熙,都为利往,陆涛就不相信自己提的筹码不让张树龙动心! 心里咬了咬牙,陆涛脸上却是微微一笑:“我们雨花区区委一直空缺着一个区委副书记,我肩头的担子实在是太重了。下次市委常委会议上,我准备推荐市府办副主任罗栋梁同志来我们雨花区区委担任副书记。老张,你可不能把着人才不松手啊。” 张树龙心里一动,还真的对陆涛提出的这个筹码动心了。 罗栋梁是张树龙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对他也很是忠心。一个市府办副主任如果下去挂职,能够当个副区长都已经算是了不起了,而现在陆涛居然提出让罗栋梁去雨花区担任区委副书记一职,还真的是舍得下血本了。 “瞧你说的,虽然我舍不得罗栋梁这个人才,我们市府办的很多工作也离不开他。”张树龙马上笑着回应,“可我也不能阻挡他的前程啊,再说,你陆大书记都开口了,我敢阻拦吗?” “那就太感谢了。”陆涛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好像沾了张树龙很大的光似的。 张树龙想了想,才缓缓开口:“老陆啊,我个人觉得,伍铁生同志不太适合继续担任雨花区公安局局长一职。还有,南门口派出所的那个姓邹的所长必须撤职严办。你认为呢?” 陆涛脸色一僵,随即苦笑了一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南门口派出所所长邹家华是肯定要撤职严办,可伍铁生同志担任雨花区公安局长多年,工作能力和业绩都有目共睹,你看是不是可以给他一个机会,先给个行政处分,以观后效?” 这个时候陆涛还想保住公安局长伍铁生,让张树龙心里直冷笑,可嘴上却说着:“老陆啊,孙书记可是当着所有常委表态说,这个案子不管牵涉到谁都要严查到底的。要是等到孙书记亲自出手,那我们可就被动了。” 张树龙嘴里说的好听,是“我们”被动了,其实还不就是他陆涛一个人被动? 可张树龙把市委书记孙丁全搬了出来,让陆涛不由自主想到了今天市委常委会议好几个市委常委都中途曾经短暂离开和散会的时候市委书记市长政法书记等人当时的表态,心下又是一咯噔。 不过,陆涛能在官场上有今日的成就,有岂是被吓倒的。不到最后,陆涛觉得自己不能轻易在重大利益问题上做出让步。 官场如棋局,往往是下了一招软着,就会一退再退,最后全盘皆输。这个道理,陆涛非常清楚。 “老张,你先帮我做一做聂新宇的思想工作吧。”想了想,陆涛就笑着说。 张树龙又叹了一口气:“老陆啊,不只是聂新宇那边的思想工作难做,你知道那个和聂新宇在一起的女孩是谁吗?” 陆涛心里又是一紧,却也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是谁?” “那个那孩子就胡尔蝶,她的舅舅是解放军总后勤部的一个中将,叫莫土发,你应该听说过吧。”张树龙对胡尔蝶的身份倒也不隐瞒,干脆直白了说,“现在,胡家这些年虽然没落了,可越是这样,问题就越大,更何况,胡家要是和聂家联姻?”

下一篇   第四十四章 指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