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乱套了 - 官梯

第四十二章 乱套了

市委书记孙丁全最后一锤定音:“这起事故发生在雨花区公安局,我看就由陆涛同志和钱书明同志一起去处理吧。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这起事故一定要处理稳妥,事态不能再升级,更不能出乱子。” 孙丁全这一手把自己完全撇清开来,却又带有一丝狠辣,把陆涛直接推到了风口浪尖! 孙丁全的意思很明显,你陆涛自己拉出来的屎,那就自己擦干净,不要牵累别人! 一直面无表情的常委副市长张树龙突然轻轻咳嗽了两声,接话道:“不知道书明同志口中的那个来自京城的年轻人是不是叫聂新宇?” 钱书明心头诧异,却还是点了点头。 “那我也跑一趟吧,聂新宇是我的客人。”张树龙叹了一口气,“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听到张树龙这句话,陆涛心里一咯噔,脸色更加难看了。 孙丁全却是脸色一喜,马上说道:“张市长一定要做一做聂新宇同志的思想工作,不要让他对我们蛇口市有什么不好的印象。” 张树龙面露难色:“书记,我尽力吧,他不一定听我的。” 事实上,孙丁全也就是说说而已。这种机会孙丁全自然是要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从张树龙的嘴里更加印证了聂新宇的独特身份,孙丁全对晚上和聂新宇的会面又多了几分期待。 ——————分割线———————— 雨花区公安局局长伍铁生回到了局里,坐在办公室里直发呆。 堂堂的公安局长居然被人当着手下的面扇了一记耳光,伍铁生一回忆起那一幕可怕的场景,现在想死的心的都有! 可年轻少校的狠辣和大兵们在派出所里横冲直撞的一幕让伍铁生一想起后背就有些发凉,还真不敢轻举妄动。 连那个年轻少校在聂新宇的面前都是唯唯诺诺,明显有些惧怕聂新宇。伍铁生心里也很清楚,那个叫聂新宇的年轻人的背景相当不简单。 可伍铁生心里同样清楚,他现在已经没有退路。这从聂新宇不让年轻少校把铐着他手腕的手铐打开这个举动中,伍铁生就可以推断出,聂新宇是准备把这件事情往大了闹,而且是底气很足有恃无恐。 伍铁生现在也很是后悔,不该去趟这趟浑水! 解铃还须系铃人,伍铁生现在是把区委书记陆涛当成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可让伍铁生焦灼不安的是,他往陆涛的办公室里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区政府的其他工作人员接的电话,说陆书记去市里开会还没有回来。 更让伍铁生觉得不妙的是,那个挨了打的陆海青自从出了派出所后就没有和他联系,似乎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伍铁生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甚至根本没有勇气去审讯那个叫聂新宇的年轻人。聂新宇轻蔑的眼神让伍铁生气愤不已,可同时又有几分畏惧! 从政这么多年大风大浪经历过不少,伍铁生还真的从来没有遇到一个这么让他觉得高深莫测的年轻人! 进了雨花区公安局,欧阳红河很是殷勤地请聂新宇去他办公室喝杯茶坐一坐,却被聂新宇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欧阳红河也不勉强,朝南门口派出所政委郭志明使了一个眼色,就径直去了自己的办公室,再没有露面。 这样一来,郭志明倒成了聂新宇的贴身保镖,紧紧跟着寸步不离,让派出所所长邹家华恨得牙关痒痒的! 房间里的情形有些诡异,一边坐着脸青鼻肿的聂新宇,一边坐着小半个衣襟都被鲜血染红阴沉着脸的邹家华,而其他人都分成两派站在这两个人的身后。 不同的是,聂新宇一直坐在那里面无表情稳如泰山甚至微微闭眼进入假寐状态,而邹家华时不时焦急地往门口望上一眼,有些坐立不安。 “小子,你让人把区委陆书记的公子给打了,今天想都别想出公安局的门。”最后,还是邹家华忍不住了,朝聂新宇瞪了一眼,恶狠狠道。 聂新宇的眼睛略微睁开了一条缝隙,却是不屑地摇了摇头,继续假寐。 “郭志明,你和我做对没有任何好处。”见聂新宇不搭理他,邹家华颇感无趣,又朝郭志明瞪了一眼,“我告诉你,我和你没完。” 郭志明的修养明显比邹品涛要高一个档次,再说,能够见到平常一直很嚣张的邹家华今天这个狼狈样子郭志明心情也是出奇的好,反正今天已经把邹家华给得罪光了,也算是豁出去了,笑着接话:“邹所长,我是派出所的指导员,总不能看着你知法犯法还把兄弟们都拉下水吧。” “你——”邹家华气的半响说不出话来。 “身体要紧,邹所长您别气坏了身体。”郭志明今天的口才出奇的好,马上一副关心的表情。 “老子死不了,你想当所长,我告诉你,门都没有。”邹家华破口大骂,“平时就看你他妈的不对劲,没想到这么阴险。” 胡尔蝶一听邹家华说粗话,马上蹙起了好看的眉头,对着郭志明说:“郭指导员,别和疯狗一般见识,就当被疯狗咬了一口好了。” 胡尔蝶把邹家华比喻成疯狗,聂新宇仔细看了看此时的邹家华的狼狈样子,还真有些像那么一回事情,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臭婊子,你敢骂老子?”邹家华恼羞成怒,干脆骂街了。 一听这话,聂新宇的眼神里冒出一丝寒光,两眼突然怒睁,盯着邹家华几乎是一字一句:“你最好嘴巴放干净一些,否则,我不介意把你剩下的牙齿全部一颗一颗敲碎。“ 聂新宇一副择人而噬的凶狠表情,还真有些吓人,吓得邹家华马上站了起来。 可很快,邹家华突然醒悟这小子还戴着手铐呢,有什么可怕的,又开始嚣张起来:“老子就说了,你咬老子啊。” 聂新宇突然恢复了平静,叹息了一声:“真没素质,警察中的败类。” 或许是刚才凶猛的表情作用,聂新宇的脸颊处一阵尖痛,额头上又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新宇哥,你没事吧。”一见聂新宇脸色不对,胡尔蝶也顾不上和邹家华对骂,一把搂住了聂新宇的脑袋,连声说道。 可聂新宇头一摆,干脆直接“晕”了过去。 这一下,整个屋子里乱套了,连刚刚坐下的邹家华也吓得站了起来。 “这小子不会真的翘尾巴了吧。”邹家华心下也泛嘀咕,“这小子要是死在公安局,那乐子可就大了。” “快来人啊,救命啊。”胡尔蝶尖叫了起来,声音非常尖锐,把整个区公安局大院都给震动了。 公安局长伍铁生和政委欧阳红河也突然从各自的办公室里跑了过来,两个人都是满头冷汗气喘吁吁,脸色阴沉如水。 身为区公安局的领导,要是当事人死在了公安局里,领导责任是肯定推卸不了! 更何况,这个当事人的背景还莫测高深! 可无论是伍铁生还是欧阳红河,刚赶到现场,一个个都愣住了。 房间的门口,站着三个脸色阴沉的中年人。 这三个中年人赫然蛇口市政法书记兼公安局长钱书明,副市长张树龙,还有雨花区区委书记陆涛。 三个蛇口市市委常委几乎同时出现在了雨花区公安局,立马引起了轰动! “新宇,你别吓我,快醒醒。”张树龙虽然是蛇口市市委常委成员,却几乎是排在常委最后一位,这个时候,一见有个年轻女孩怀里抱着个年轻人,还一口一个“新宇哥”,禁不住脸色大变,却是顾不了礼节,急步跑了过去,连声道。 事实上,在这之前,张树龙根本就没见过聂新宇。要说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演员,还真的非官员干部莫属。 “张市长,先救人要紧。”最着急的其实是陆涛这个区委书记,也跟着跑了过来,一把把张树龙给拉到一边,低声说道。 “我,我被你害死了。”张树龙一把摔开了陆涛的手,神色也有些气急败坏,“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聂老——” 说到这里,张树龙突然又打住了,然后转了一个弯,并且压低了声音:“要是聂新宇出了事情,只怕蛇口市有很多人要跟着倒霉了。” 陆涛还从来没有见过张树龙这样慌张的表情,也被吓得不轻。还好,他这个区委书记应对过许多突发事件,很快就强行稳定了情绪,大声说道:“马上把这位同志送市人民医院,用我的车,快。” 区委书记一发话,马上有不少干警跑了过来,帮忙把聂新宇往外面抬。 胡尔蝶本来一直抱住聂新宇的头部不肯松手,可很快觉得自己柔软的胸部好像有个东西一直在不安分的悄悄蠕动着,再低头一看,却是发现聂新宇冲她“眨”了“眨”眼睛,又飞快闭上了。 这下,胡尔蝶禁不住脸色绯红一片,忙不迭把抱着聂新宇脑袋的双手给松开了。 胡尔蝶这个时候哪里不明白,聂新宇这家伙这是在“装死”? 想着自己的柔软的胸部刚才一直把聂新宇的脑袋给包裹着,胡尔蝶心里一阵娇羞,意乱情迷。 还好,这个时候,也没有谁有罅隙来注意胡尔蝶的表情。 蛇口市政法书记兼公安局长钱书明一直是冷眼打量着这一切,面无表情。可等众人把聂新宇一抬出门,脸上马上变了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