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市委领导们的压力 - 官梯

第四十一章 市委领导们的压力

和蛇口市的一二把手相比,政法书记兼公安局长钱书明的压力最大,接电话的时候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 这也难怪,打电话给钱书明的是华南省政法委书记于生源,钱书明的直接领导。钱书明之所以能够成为蛇口市的市委常委,完全得益于于生源的提携。 政法书记进各级地方常委也就是两年前的事情,在此之前,所有的政法书记都不是地方常委。而在中央下达政法书记进常委的同时,各级党委政府内的官员干部都瞄准了这个常委席位,进行了一番明争暗斗。 并不是所有的政法书记都能够顺利进入各级地方常委,在这个关键时刻被调动的人不在少数。 当时,也是省委政法书记于生源极力推荐,钱书明才得以提了一个行政级别,由正处级的政法书记顺利成为蛇口市的市委常委之一。 “钱书明同志,你是怎么搞的?”因为钱书明是于生源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于生源一开口就是质问的语气,“我问你,你们蛇口市的治安环境是不是相当糟糕?” 钱书明丈二摸不着头脑,稀里糊涂被训了一顿,却是半点也不敢回嘴,只能是唯唯诺诺着。 见钱书明的态度不错,于生源这才缓和了语气:“听说你和雨花区的区委书记陆涛走的挺近是吧?” 钱书明心里更是一紧,难道陆涛出事了? “于书记,我和陆涛平时交往并不多。”钱书明赶紧先把自己撇清。 “嗯。”于生源也并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多说,叹了一口气,“书明啊,京城一个首长亲自给我打了电话,说他的孙女在你们蛇口市做生意,陆涛的儿子多次纠缠他的孙女,在溜冰场公开耍流氓,还把他孙女的女婿给打了。” 钱书明被吓了一大跳,赶紧说:“于书记,这事情我真的是一点都不知情。” 于生源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钱书明的话,沉声道:“这个案子你要慎重处理,不管牵涉到谁,都要秉公执法,追查到底。” “我明白。”钱书明想都没想,就马上表态,“一切听于书记您的指示。” “什么叫我的指示?”于生源就怒了,声音也提高了不少,“你是蛇口市的政法书记兼公安局长,有责任也有义务打造一个良好安定的治安环境。” “您息怒。”钱书明的额头上都开始冒汗了,他刚才的这句马屁随口而出,却是没有意识到不知不觉把领导也给拉下了水,犯下了官场大忌,声音都有些颤抖,“我马上让人调查这个案子,一定确保首长孙女的人身安全。” “你自己看着办吧。”于生源冷哼了一声,随即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书明啊,听说和这个女孩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来自京城姓聂的年轻人,已经进了雨花区公安局的一个派出所,还受了一些伤。这个姓聂的年轻人你还是最好不要招惹,他的背景有些复杂。” 说完,于生源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钱书明还只是额头上冒冷汗,雨花区区委书记陆涛这个时候却是心急如焚,杀人的心都有了! 刚开始接到儿子陆海青电话的时候,听说陆海青居然被人给揍了,陆涛被吓了一大跳。陆海青虽然一直不争气整天鬼混,却也是陆涛唯一的儿子。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陆海青被人给揍得不轻,再加上在电话里连哭带喊,陆涛还真担心儿子被人给卸了腿脚之类的严重后果! 可接下来,陆涛得知儿子居然是被军分区的一个少校带着大兵们给揍了,脸色就显得非常难看,知道儿子这次只怕是白白被人给揍了,想要出了这口恶气只怕很难。 陆涛和军分区司令员仇海打了多年交道,知道仇海为人非常护短,军分区的大兵们把人给揍了,基本上都是白揍。 陆涛心里也很清楚,即便自己找上门去,仇海多半也是打几个马虎眼敷衍了事。 陆涛心里尽管气愤,却也没有太当一回事情。知子莫如父,自家儿子是个什么样的胚子,陆涛心里很清楚。 甚至,陆涛觉得让陆海青这个不务正业的花花公子吃点亏上点当以后才会收敛一些对他只有好处。 可陆涛刚挂断电话,准备回会议室继续参加市委常委会议的时候,桌子上面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陆涛同志很忙嘛。”一个陆涛非常熟悉却又有些畏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一听就是省委副书记齐少群的声音。 “齐书记好。”陆涛赶紧解释道,“刚才在接一个电话,让您久等了。” 在官场上,不管是见面还是电话,让领导等待都是失礼行为,陆涛不得不解释一下。 “工作再忙也要先管好家里的事情,陆涛同志。”齐少群的声音很是低沉却让陆涛倍感压力。 多年的官场经验让陆涛敏感意识到这事情肯定和今天上午自家儿子被人揍有关联,可领导不主动提及这个话题,陆涛也只能是唯唯诺诺不敢接话。 “管好你家儿子。”齐少群冷哼一声,“这次他踢到了铁板上面,你也脱不了干系。” 说完,齐少群就挂断了电话。 陆涛坐在椅子上面发了一阵呆,这个时候气得杀人的心都有了。 连省委副书记齐少群都亲自打电话过来告诉陆涛说他儿子这次踢到了铁板上,足以说明陆海青这次招惹的是什么样的人,陆涛心里很清楚这个人的背景至少是让齐少群也颇为顾忌! 而齐少群只是给陆涛一个警示,根本没有透露对方的任何具体背景,这就更让陆涛心里没底。 按照陆涛的理解,齐少群应该也是想置身事外,只不过出于某种原因才给自己打了这个电话。即便如此,陆涛也欠下了齐少群一个天大的人情。 心里再愤怒,市委常委会也是不能够提前退席,陆涛在整个常委会议上几乎是一言不发。而好几个市委常委偶尔看向陆涛的时候那种古怪的眼神,也让陆涛心头更是不安。 会议临近结束,市委书记孙丁全合上了手中的笔记本,站了起来,缓缓说道:“今天的会议就到此结束吧,我再说句题外话。” 市委书记特别强调的“题外话”自然不是口里说的那么简单,所有的常委都重新坐直了身躯,凝神静听。 “我已经多次在会议上强调过,身为政府领导干部,不但要注重自身修养,也要加强对家属特别是子女的管理。”孙丁全说着说着声音又提高了很多,“可是,最近这段时间有个别领导干部子弟又开始出现了不好的苗头,狐假虎威以权谋私的现象很是严重。我希望在座各位身为蛇口特区的市委常委,要密切关注这个问题。” 说着,孙丁全的眼神有意无意从陆涛的脸上停留了好几秒钟。 孙丁全的话才落音,市长楼晨光就马上接话道:“孙书记的指示精神非常重要,也非常及时。临近年关,各部门更是要把维稳工作放在首要位置。就在刚才,我接到了来自京城首长的重要电话,提到了今天上午发生在我们蛇口市雨花区的一个恶性事件,说到一个来自京城的年轻人居然在派出所里被几十个警察和联防队员围殴,要求我们蛇口市委市政府一定要严肃处理政法部门的害群之马。” 顿了顿,楼晨光叹息了一声,压低了声音:“我还听说了,在这起恶性事件中,有我们蛇口市重要领导的儿子出现在现场,并且和当事人发生了一些纠纷。” 如果说刚才市委书记孙丁全说的还有些隐晦含蓄的话,市长楼晨光这下是把这层薄纸给完全捅破了! 陆涛意识到自家儿子陆海青这下可能是真的闯下了大祸,惹了惹不起的人! 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同时当着所有市委常委的面提到这起事故,可见这个事情已经相当严重。 在官场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就算是市委书记和市长这要身居要职的人,也不会平白无故跑出来得罪同为市委常委的陆涛,肯定是这件事情触犯了他们的利益。 对于这一点,陆涛心里很清楚,也因此更加焦灼,恨不得马上把儿子陆海青叫过来,把事情的经过详细询问了解清楚。 可陆涛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时和他关系挺不错的政法书记兼公安局长钱书明这个时候居然也跳了出来,出言更是丝毫没有顾忌陆涛的面子。 “蛇口特区发生这样一起不该发生的恶性事件,造成非常坏的影响,我这个政法书记难逃其咎,在这里先向各位常委做个检讨。”钱书明的脸色有些黑,表情很是不好看,沉声接话道,“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京城一个首长的子弟去我们蛇口市雨花区南门口派出所报案,却被派出所的干警和联防队员的围攻。据悉,雨花区公安局局长伍铁生同志和政委欧阳红河同志都赶去了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