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来自京城的电话 - 官梯

第四十章 来自京城的电话

此时,蛇口市市委常委例会正在市委书记孙丁全的主持下有条不紊的开着,气氛很是热烈。 孙丁全已经年过半百,两鬓已经略显斑白。 从京城空降到蛇口市主持工作已经将近四年,这四年中,孙丁全顶住了各种压力,在蛇口市大刀阔斧进行了一些列的改革,推出了一系列重磅经济措施。 而孙丁全的努力也得到了巨大回报,这四年,蛇口特区的经济取得了快速发展,成了全国首屈一指的经济增速最快城市。 痛并快乐着,这就是身为市委书记的孙丁全最大的感受。 这几年,关于“姓资还是姓社”的意识形态争论一直没有停止过,孙丁全也一直没有脱离这个争议“漩涡”! 可孙丁全也知道,他现在的处境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妥协的办法。 孙丁全的秘书黄刚轻步快速走到孙丁全背后,在他耳朵边低语了几句。 “同志们,你们接着讨论。”孙丁全马上站了起来,“我去接一个来自京城的重要电话,马上回来。” 说着,孙丁全的眼神有意无意从常委副市长张树龙的脸上扫过。 下意识的,孙丁全觉得这个来自京城的电话和张树龙脱离不了关系,因为在常委会会议期间,张树龙曾经两次出了会议室去接电话,每次接了电话回来后脸上的表情都显著变化。 这很不正常! 要知道,常委例会在一个星期之前就已经通知到各个市委常委。按道理,每个市委常委都应该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安排好了各自的工作才对。 如果不是重要事情,常委们都不会轻易离开会议室。中途离开,不只是对孙丁全这个市委书记的不尊重,也是不尊重参会的所有常委。 孙丁全相信,以张树龙的政治智慧和沉稳性格,没有理由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孙丁全心下也有些忐忑,这两个月从京城传来的消息不断,有好也有坏,他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就在市委书记孙丁全离开常委会议室后不到一分钟内,不断有秘书模样的人快步走入会议室,在各自的专职领导耳边低语了几句。 很快,市长娄光晨、雨花区区委书记陆涛、纪委书记许锋,政法书记兼公安局长钱书明,军分区司令员仇海等人相继快速离开会议室! 这下,会议室里所有还没有离开的市委常委心下都紧张起来。 “到底出了什么大事?”这是所有未得到消息的市委常委们心头最大的疑惑。 在官场上,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市委书记孙丁全小跑着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抓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机,深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这才很是恭谨地说道:“老领导,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丁全,你正在主持市委常委会议吧。”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沧桑厚重的声音,语气颇为亲切,“我长话短说,老聂家那个在《半月时事》上发表了《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小辈聂新宇,今天上午在你们蛇口市公安局的一个派出所里受到了很大的委屈。” “聂新宇?”孙丁全微微一愣,随即恭声道,“老领导,请您放心,我会妥善处理的。” “丁全啊,这事情我本不想多嘴的。”沧桑厚重的声音似乎叹了一口气,“可这段时间,聂家这下子可以说是帮了你这个特区市委书记不少忙,我也算是欠下了聂老的一个人情。” 孙丁全心里一紧,想了想,试探着说了句:“老领导,我一定会确保聂新宇的人身安全。” “嗯。”沧桑厚重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只要不违背原则,你这个市委书记也要强势一些嘛。特区不同于一般的地方,现在又正是风口浪尖的时刻,可不能因为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老领导这话是话里有话,透露的信息也足够多,让孙丁全一下子消化不过来。 “聂家那小子有些意思,丁全,你有时间和这小子接触接触,没有坏处。”电话那头说完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就挂断了电话,里面传来了咚咚咚的忙音。 孙丁全苦笑着摇了摇头,放下了手中的电话,转身往门外走去。 “书记,刚才好几个市委常委都出了常委会议室接电话去了。”还没出门,秘书黄刚就迎面走来,低声说道。 孙丁全皱了皱眉头,略微一沉吟,就沉声道:“你和副市长张树龙的秘书联系一下,问是不是有一个叫聂新宇的人在我们蛇口市遇到了麻烦。” “好的。”黄刚见孙丁全面色凝重,知道这事情很重要,赶紧回答说,“我马上联系。” 想了想,孙丁全又停住了脚步,回头压低了声音:“你去见一见聂新宇,就说今天晚上欢迎他来我家做客。” “是。”黄刚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声。 等孙丁全走远,黄刚才意识到这个叫聂新宇的人非常不简单。在黄刚的记忆当中,孙丁全基本上不请人在家里吃饭,在家里也从来不谈工作上的事情。 殊不知,孙丁全也是在脑海里极力思索了好一阵子,才把在《半月时事》上发表标题为《发展才是硬道理》的作者聂新宇这个名字搜索出来,并且和京城聂家联系起来。 换做一般人,即便是京城豪门弟子,以孙丁全的背景以及今天的地位,也未必能放在眼中。 可这个叫聂新宇的名字一旦清晰出现孙丁全的脑海,再想到老领导亲自打这个电话过来,孙丁全马上意识到这对于他来说很有可能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于是,孙丁全很快果断做出了决定。 打电话给市长楼晨光的国家对外经济贸易部的部长,也是聂新宇的父亲聂浮生。 “部长,您好。”楼晨光心下也泛嘀咕,不知道聂家的这位大佬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嘴上却是赔笑着,“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楼晨光是本地干部,出身草根,从基层一步一步打拼上来的。不过,楼晨光的老婆娘家也算是京城的小世家,这才在一个偶然机会和聂浮生有了一面之缘。 平时,楼晨光对京城世家豪门也是敬而远之。 可现在聂浮生亲自打电话过来,楼晨光却是必须小心翼翼应付。 聂浮生身居要职,光是正部级别的行政级别就比他楼晨光高了好几个档次,更别说还是对外经济贸易部这样紧要部门的一把手,可以说权威显赫。 要是换做一般地级市市长,还真没有什么地方需要找聂浮生这个外贸部的部长帮忙的。可蛇口市市特区,对外贸易可以说蛇口市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 无论如何,楼晨光要想当好这个特区市长,还真不敢轻易得罪聂浮生这个外贸部部长。 相反,如果聂浮生能对楼晨光抛来橄榄枝,那楼晨光绝对是求之不得。有了外贸部的大力支持,楼晨光这个特区市长就会如鱼得水。 “娄市长,我打电话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聂浮生淡淡地笑着,“你们蛇口特区三个月前报过来的那几个外贸项目经过审批,已经通过了。” “谢谢部长,谢谢部长。”得到这个消息,楼晨光喜出望外,这几个外贸项目资金高达好几个亿,一旦实施将为他添加一笔浓浓的政绩。 不过,楼晨光也知道这天下不会凭空砸下馅饼来,聂浮生出了这么大的手笔,肯定是还有下文。 果然,聂浮生一番客套之后,终于进入了正题,缓缓说道:“娄市长,有件事情可能需要麻烦你一下。” “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有什么事情您直接吩咐就是了。”楼晨光得到了这么大的好处,想都没想就马上表态说,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是不违背原则的事情,这个忙一定是要帮。 “犬子聂新宇在你们蛇口市出差,不知道怎么的一个上午就被人给围殴了好几回。”聂浮生的声音一下子低沉了许多,“听说,还有不少雨花区公安局的执法人员参与了围殴。” 楼晨光一听,也是被吓了一大跳。 聂家子弟是什么身份,居然在蛇口市被执法人员给围殴了好几次,这个乐子可就大了。 “部长,请你放心。”楼晨光赶紧表态说,“这个事情我马上亲自过问,调查清楚后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待。” “娄市长,要是聂新宇真的有违法行为,你不要给我面子。”聂浮生笑了笑,“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不过,要是真的有人知法犯法以权谋私,也请你秉公处理。” 说完,聂浮生就挂断了电话。 相比市委书记孙丁全的漫不经心,楼晨光的反应速度要快上了许多。 放下电话,楼晨光就马上把市府办主任赵喜党给叫了过来。 “老赵,你马上去雨花区公安局一趟。”楼晨光也不废话,沉声吩咐,“看看伍铁生这个公安局长是怎么当的,居然纵容公安人员围殴一个叫聂新宇的年轻人。” 赵喜党被吓了一大跳,听楼晨光这个语气,是准备拿伍铁生开刀了! 不过,身为市府大管家,赵喜党的工作就是为领导排忧解难,想都没想,马上表态说:“请市长放心,我马上亲自过去。” “对这个叫聂新宇的年轻人要客气一些。”楼晨光又叮嘱了一句,“我还要去开常委会,有什么事情你自己做主好了,不过,有一点你一定要牢牢把握住,那就是一定要确保聂新宇的人身安全,不能掉一根毫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