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嚣张的少校 - 官梯

第三十九章 嚣张的少校

“聂少,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对你下手?”看着还戴着手铐,脸上手上都伤痕累累的聂新宇,李大山想想都有些后怕,马上瓮声瓮气道。 聂新宇淡淡一笑:“是有人纠缠胡尔蝶不成,就另作文章。” 李大山的眼神马上看向了胡尔蝶,讪笑着:“蝶姐。” 胡尔蝶手指马上指向了一直蹲在地上却是不是惴惴不安偷窥周围动静的陆海青,咬牙切齿道:“就是他使的坏,还让新宇鹏受伤这么重。” 说着,胡尔蝶的眼圈又红了起来。 要是早知道向聂新宇求援会让他吃这么大的亏受这么多的委屈,打死她胡尔蝶也不会给聂新宇打电话。胡尔蝶有哪里知道,聂新宇这次来蛇口特区,固然是和她有关才主动请缨,却也是为了公务需要! 李大山二话不说,走上前去,抬起腿就是狠狠一脚。 军用皮靴“嘭”的一声与陆海青的下巴来了个亲密接触! 陆海青惨呼一声,痛的在地上直打滚,发出一阵鬼哭狼嚎般的惨嚎! 这一脚,李大山把陆海青的下巴给踢得脱臼,门牙也掉了两颗,鲜血从嘴里不断流出! 李大山却没有就此罢休,又是对着陆海青的身躯狠狠蹬了几脚,直到陆海青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惨嚎之后最后休克过去才住手。 “还有他!”胡尔蝶却是又指向了刚刚站起来的派出所所长邹家华。 邹家华大惊失色,求救的眼神看向了公安局长伍铁生。可伍铁生自己刚才还挨了李大山一巴掌,这个时候人在矮檐下哪里敢不低头,自然是不敢管邹家华的死活。 李大山手指朝邹家华指了指,然后脑袋一摆。 马上就有两个大兵举起手中的枪托对着邹品涛就是一顿狂揍,直把邹家华给揍得哭爹叫娘不已,最后也是头破血流,倒在了地上,惨呼不已! 对于这一切,聂新宇选择直接无视,似乎这一切都和他无关! 有时候,沉默就是默许,也比直接言语和行动更有效。 不管怎么样,聂新宇和胡尔蝶的身份还是不同,聂新宇怎么说也是国家干部,直接挑衅让大兵们去揍一个派出所所长,都会落人口舌,惹出不必要的麻烦。胡尔蝶就不同了,她现在就是一个公司的老板而已。 “大山,你带兄弟们回去吧。”聂新宇笑了笑。 “聂少?”李大山就急了,“我们一走,你的安全问题?” 聂新宇摆了摆手,沉声道:“雨花区公安局伍局长在这里,自然会秉公执法的。” 说着,见李大山还想说什么,就狠狠瞪了他一眼。 “收队!”李大山有些担心地看了聂新宇一眼,见聂新宇没有松口的意思,这才大喊了一声,带着一帮大兵快速撤离! 这帮大兵们来得快去的也快,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兵们一走,伍铁生的脸色也缓缓恢复平静,尽管右脸颊略微有些肿,看起来倒和没事人似的。 “聂新宇,你要对今天的这起严重冲突负责。”眼神阴森盯着聂新宇,伍铁生咬着牙齿说,“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叫部队的人攻击政法机关!” 聂新宇面无表情地摊了摊手:“伍局长,话不是这么说的,你不能平白诬陷好人。在这之前,我一直失去人身自由,也没有时间和外面联系。什么部队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这一点,我想区公安局欧阳政委和派出所指导员郭志华都可以替我作证。” 郭志华想都没想,马上接话道:“伍局,我可以作证,聂新宇和这起冲突完全无关。” 欧阳红河心里暗自叫苦,却也知道事情既然已经闹大,公安局长伍铁生吃了个哑巴亏,这个时候肯定也是恨上了自己。 不过,欧阳红河心里也很清楚,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已经没有了选择,只能是选择站队! 这个时候,欧阳红河也只能祈求聂新宇的背景有足够的实力和区委书记陆涛抗衡,甚至下意识希望聂新宇能够把陆涛给拉下区委书记的宝座。 可这个想法,欧阳红河也只能想想罢了。 欧阳红河苦笑了一声:“我来之前聂新宇和郭志华一直呆在那间办公室里,我想南门口派出所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欧阳红河看似在替聂新宇作证,实际上是耍了一个滑头,说的等于没说。 聂新宇也不在意,扬了扬铐住自己双手的手铐,眼神里带有几分戏谑:“伍局长,你一来就让警察同志把我当做嫌疑犯给铐了起来,我也没有做任何反抗。不过,我强调一下,你这是滥用职权,非法羁押公民的行为。” 伍铁生见聂新宇手上居然还戴着手铐,脸色一僵! 伍铁生知道自己现在是接了个烫手的山芋,丢也丢不掉了,禁不住狠狠瞪了派出所所长邹家华一眼。 可看了看刚从地上爬起满脸伤痕狼狈不堪盯着聂新宇两眼冒火的陆海青,伍铁生还是咬了咬牙:“聂先生,你涉嫌袭警,还是跟我回区公安局一趟吧。我们公安机关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犯罪分子。” 陆海青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清醒过来,只是一个劲地盯着聂新宇看。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桑塔纳轿车驶入了大院,从车上下来一个身穿深褐色西服打着灰色领导的秘书模样的年轻人。 伍铁生一见这个年轻人,脸上马上挤出一丝笑容,大步迎了上去:“刘科长,欢迎来我们雨花区公安局指导工作。” 不用看,聂新宇也能够猜测出这个年轻人就是蛇口市副市长张树龙的秘书刘勇。 “不敢当。”刘勇的脸上带着公式化的笑容,这种笑容让人从心底觉得很是疏远,“伍局也在啊,我是过来接张市长的客人的。” 说着,面对伍铁生伸出来的手,刘勇只是象征性地握了一下,随即迅速松开。 应该说,身为秘书,刘勇的眼力劲很不错,眼神只是在院子里众人脸上转了一圈,最终落在了看起来有些狼狈的聂新宇身上。 “刘科长好,我就是聂新宇。”聂新宇笑了笑,表情丝毫没有因为戴着手铐而有什么不自然,“手上有些不便,失礼了。” 刘勇略微一愣,随即眼神看了伍铁生一眼,这才对着聂新宇笑着道:“聂先生客气了,您是张市长的贵客,本来,张市长是要亲自来接您的,可工作太忙脱不开身,这才让我来接您。” 一听这话,伍铁生的额头上就开始冒冷汗了,心里把派出所所长邹家华的八辈子祖宗全部问候了一遍,懊悔透顶。 虽然从欧阳红河嘴里得知聂新宇是张副市长的客人,可伍铁生也没有想到聂新宇居然是张副市长的贵客,而张副市长的秘书亲自跑过来迎接,可见聂新宇的身份不是一般的简单。 聂新宇的神情逐渐转冷:“不敢当,我现在是伍局长嘴里的犯罪嫌疑人呢。刘科长,你先回去吧,麻烦帮我转告张市长一声,就说我改天登门拜访。” 刘勇的表情略显尴尬,想了想,居然从公文包里摸出了一个很是威武的“大哥大”出来,“叮叮叮”开始拨打电话。 聂新宇也是一愣,虽然这种砖头式样的手提电话在后世里已经成为老古董,可在这个年代却是个稀罕品。在衡耒地区的官场中,也只有副厅级以上领导干部才配备,整个水口县官场连一个“大哥大”都没有。 可现在,刘勇一个小小的副市长秘书居然配有“大哥大”,看来蛇口市的经济状况还不是一般的好,公务员福利也够可以的! 过了老一阵,“大哥大”才拨通。刘勇把这边的大致情况说了一下,随即就是闭口不言,只是鼻孔里面不断发出“嗯嗯”之类的恭维应答。 很快,刘勇就挂断了电话。 “聂先生,张市长吩咐了,让我陪你去雨花区区公安局一趟。”刘勇笑着说,“事情的经过张市长已经知道了,让您好好配合雨花区公安局的调查。” 一听这话,伍铁生更加紧张了,讪笑了一声:“刘科,张市长有什么指示?” “没有什么指示。”刘勇淡淡说道,“让我不要干涉司法工作。” 伍铁生心里苦笑不已:“嘴上说得好听,说是不干涉司法工作,却让自己的秘书陪同犯罪嫌疑人去区公安局,这不就是监督吗?” 伍铁生还在犹豫之间,欧阳红河就凑了过来,笑着说:“聂先生,您坐我的车去区公安局吧。“ 对欧阳红河这种骑墙派官员,聂新宇心里不是怎么喜欢。不过,在这个时候,聂新宇也并不排斥欧阳红河。 毕竟,以后胡尔蝶的公司在雨花区也需要人照顾着,或许这个欧阳红河是不错的人选。 “我没意见。”聂新宇面无表情道,“刘科,请你帮忙照顾一下这位胡小姐。” 这个时候,聂新宇就担心胡尔蝶乱来,打乱他的计划。 见聂新宇没有排斥自己,欧阳红河心里松了一口气,却是根本不看局长伍铁生一眼,径直把聂新宇扶上了自己的专用警车。 欧阳红河心里很清楚,从这一刻起,他算是彻底把雨花区公安局局长伍铁生给得罪了,也很有可能成为雨花区区委书记陆涛的眼中钉! 眼睁睁的看着聂新宇上了欧阳红河的专车,陆海青脸色阴沉不定,呆了半响,最后闷不作声地拨开了伍铁生的手臂,大步走出了派出所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