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事态升级 - 官梯

第三十八章 事态升级

趁现场乱哄哄的机会,聂新宇赶紧把胡尔蝶拉到了一边,低声问道:“公司前段时期有得罪什么厉害人物吗?” 胡尔蝶先是一愣,随即脸色红了:“就是那个叫陆海青的纨绔子弟总是跑过来捣乱,我不理他,他说要让我们好看。” 聂新宇这下算是明白过来了,都是胡尔蝶长得漂亮惹的祸。 “陆海青是什么来历,有什么背景?”聂新宇也没有功夫去八卦了,直接问最关键的问题。 “听说陆海青的父亲是雨花区区委书记陆涛。”胡尔蝶也意识到了今天遇到的麻烦事情很有可能和陆海青有关,不敢对聂新宇有所隐瞒。 “你的身份这里没有谁知道吧。”听说只是个区委书记的公子,聂新宇心情略微放松,笑着问了一句。 事实上,陆海青的身份胡尔蝶在溜冰场的时候就告诉过聂新宇,他只不过是要确认一下而已。 胡尔蝶摇了摇头:“我在这里只是做生意,平时遇到一些小麻烦也是打电话回京城找朋友帮忙,这里应该没有谁知道我来自京城。” 聂新宇点了点头:“这一次把所有的问题一次性解决掉,免得以后再节外生枝。” “新宇哥,都是我惹的祸,让你都受伤了。”胡尔蝶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下来了。 “傻丫头,就是些皮外伤,我皮粗肉厚的,没事。”聂新宇笑着伸手替胡尔蝶抹了一把眼泪,“下面的事情你别管了,我来处理。” “嗯,新宇哥,我都听你的。”胡尔蝶哽咽着。 聂新宇点了点头,大步走向了欧阳红河。 欧阳红河冲聂新宇笑了笑:“聂先生,你的伤要不要紧,还是先去医院吧。” 聂新宇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冷声道:“欧阳政委,南门口的治安状况很令人担忧哪。一个公民会前来报案,却在派出所里受到了派出所所长带人围攻,想想都令人后怕。” 一听聂新宇这话,欧阳红河马上明白人家这是没准备放过派出所所长邹家华。 “让聂先生受惊了。”欧阳红河含笑点了点头,“你放心,这事情区公安局一定会严肃处理,给您一个交代。” 不知不觉间,欧阳红河已经下意识用了尊称。 可惜的是,派出所所长邹家华根本没有发现欧阳红河话里的玄妙,靠近欧阳红河,低声说道:“欧阳政委,陆海青昨天晚上去过我家里。” 一听这话,欧阳红河也是吃了一惊。 一看欧阳红河的表情,聂新宇就意识到欧阳红河在犹豫。 不过,聂新宇只是在一边冷眼旁观,并未说什么。 欧阳红河确实在犹豫,因为时间太短,欧阳红河从郭志华那里也只得知聂新宇是副市长张树龙的亲戚,并不知道聂新宇来自京城。 本来,欧阳红河很容易做出抉择,聂新宇有张副市长这么一个强硬的后台,而邹家华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想都不用想该站在哪一边。 可现在,区委书记陆涛的儿子陆海青也参与了进来,欧阳红河就觉得有些难办了。 要知道,区委书记陆涛光听职位是比副市长张树龙要低上一级,可欧阳红河心里却很清楚,其实双方的实力不相上下。 陆涛这个区委书记不同于一般的区委书记,因为他也是蛇口市的市委常委之一,级别其实和张树龙一样,都是副厅级别。 聂新宇不急,郭志华却是急了。 这也难怪,郭志华现在可以说已经完全和派出所所长邹家华撕破了脸皮,完全没有任何退路。 要是欧阳红河现在来个各打三十大板当个和事老,那他郭志华以后的境况可就糟糕了,变的里里外外都不是人。 郭志华一急,也顾不了尊卑之别,赶紧又把欧阳红河给拉到了一边,低声道:“聂新宇的身份不只是张市长的亲戚这么简单,据我所知,聂新宇的父亲的职位至少和张市长旗鼓相当。等下,张市长的秘书会亲自过来接聂新宇。领导,这个时候您可不能犹豫啊。” 情急之下,郭志华又把聂新宇和张市长都来自京城这一要紧身份给遗漏了! 欧阳红河神色一紧,知道自己干巴巴跑这么一趟,可能是把自己陷进一个巨大的麻烦当中了。 可欧阳红河仍旧颇为踌躇,这两方势力都不是他所能够得罪得起的! 怎么办? “邹家华同志,你这个派出所所长是怎么当的?”沉默了将近一分钟,欧阳红河突然板起了脸,“聂先生是客人,你怎么能对客人出手,还不赶快向聂先生道歉?” 想来想去,欧阳红河决定先照顾聂新宇的面子,至于派出所所长邹家华的面子,不在他的考虑范畴。至于接下来怎么处理,欧阳红河觉得还是等张副市长的秘书来了之后,把这个烫手山芋转手。 聂新宇似笑非笑地看了欧阳红河一眼,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可就是这么一个诡异的表情,却让欧阳红河心里一咯噔,心里下意识叫了一声不好! 聂新宇一直没有开口,欧阳红河却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这也让欧阳红河心里很是不安,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欧阳红河一发话,派出所所长邹家华却是苦了脸。 邹品涛不是傻子,区公安局政委欧阳红河大老远特意跑过来,自然不是无中生有,证明聂新宇这个人的背景不简单。 好汉不吃眼前亏,邹家华很快决定还是先顺从欧阳红河的意思比较好,反正道歉又死不了人! 可邹品涛还没有开口,三辆警车呼啸而来,驶入了派出所大院。 欧阳红河一眼就看出了当头的警车是区公安局局长伍铁生的专车,心里暗自叫苦:“麻烦果然来了!” 一见从警车里下来的公安局长伍铁生和他旁边一个短发红衬衣衬衣的油头粉面年轻人,邹家华心里很是松了一口气。 伍铁生矮胖身材,头顶已经秃了一大半,似乎并没有把眼前的这一切放在心上,和身旁的年轻人有说有笑。 “伍局,您来了?”欧阳红河大步迎了上去。 “嗯。”伍铁生点了点头,和欧阳红河简单握了握手,随即皱起了眉头,“欧阳政委,听说有人居然在南门口派出所闹事,还劫持了派出所所长邹家华同志,我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 伍铁生一开口就把案件定性为聂新宇劫持派出所所长,根本没有征询先到现场的欧阳红河的意见,这也让欧阳红河心头很是不满,可看了看伍铁生旁边的年轻人一眼,心里又颇多顾忌。 “伍局,这起事件有些复杂。”欧阳红河想了想,才压低了声音说,“听郭志华说,聂新宇是副市长张树龙的亲戚,等下张副市长的秘书会亲自过来。” 刚开始听欧阳红河居然说这不是个案子而是个事件,很明显是和自己唱对台戏,这也让伍铁生心头很是不快,可接下来听说聂新宇是副市长张树龙的亲戚,有些恍然,也意识到这里面有些麻烦了。 伍铁生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看了旁边的年轻人一眼。 欧阳红河这才冲年轻人笑了笑:“陆公子,好久不见了。” 对这个年轻人,欧阳红河其实相当不陌生,盖因为年轻人就是雨花区区委书记陆涛的儿子陆海青。 相对于欧阳红河的强作镇静,邹家华则是如同溺水的人找到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走上前去双手握住了陆涛勉强伸出来的右手,腰部几乎弯曲成九十度,显得很是谦卑,很是恭谨地陪着笑脸:“陆少,您来了。” 小半个衣襟都被鲜血染红的邹家华这个动作与表情显得很是滑稽,聂新宇撇了撇嘴,心里直冷笑:“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家的儿子就可以称呼为陆少,这也未免太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让聂新宇略感惊讶的是陆海青并没有想象中的飞扬跋扈,相反还显得颇为沉稳,和溜冰场里的那副流氓派头判若两人。 “邹所长怎么伤成了这样?”陆海青英俊的脸蛋上露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关切地问了句,“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有劳陆少关心。”邹家华满脸感激涕零的表情,“等这事情一了结,我马上去医院。” 等陆海青将视线落在聂新宇脸上的时候,表情却是逐渐转冷。 “年轻人胆子不小嘛,居然敢在派出所里殴打派出所所长。”陆海青看着聂新宇阴笑着。 “你是执法人员吗?”聂新宇淡淡一笑,说完把头扭向了另外一边,根本不再搭理他。 陆海青微微一愣,紧接着脸色阴沉了下来。 在雨花区内,陆海青还真没有遇到过聂新宇这样不给他面子的人,心头怎么能不火冒三丈? 可聂新宇一开口就说在了点子上,也点中了陆海青的要害。既然你不是执法人员,有什么权力来这指手画脚? “如果你现在对我道歉,我可以看在小蝶的面子上饶过你的出言不逊。”陆海青先是看了一眼泪眼婆娑的胡尔蝶一眼,随即才冷笑了一声,“否则的话,等下会出现什么事情,我无法保证。” 聂新宇来蛇口市才一上午,就已经被人围攻了两次,心里本来就非常不爽,现在陆海青大言不惭居然对他进行人身威胁,更是让聂新宇心头火起! 想都没想,聂新宇反唇相讥:“小蝶是你这样的人可以叫的吗?你配吗?” “就是。”见聂新宇主动发难,胡尔蝶也马上对着陆海青娇嗤道,“陆海青,你算什么东西,以为有个当区委书记的爹撑腰,就敢耍流氓。” 性格一向柔弱的胡尔蝶的小嘴里居然也骂出了脏话,让聂新宇也是大跌眼镜。 怕胡尔蝶越说越难听,聂新宇马上打断了胡尔蝶的话:“就事论事,别把什么东西都牵涉出来。” 殊不知,聂新宇这话听着让人更加难受,别说是陆海青,就算是旁边的公安局长伍铁生和政委欧阳红河也是怎么听怎么别扭! 好好的一句话,怎么到了聂新宇嘴里区委书记陆涛就变成了“什么东西”? 不过,伍铁生心里也很是惊诧,总觉得面前的这一男一女的底气很足,不像是故作高深。这也难怪,看胡尔蝶的表情,人家连区委书记都没有放在眼里。 为此,伍铁生心里也暗暗警惕起来。 “伍局,今天这事情你看着办吧。”陆海青几乎是被胡尔蝶指着鼻子骂,即便对胡尔蝶的漂亮再垂涎三尺,也落不下这个面子,恼羞成怒,看向了伍铁生,“反正今天这事情没完。” 陆海青这话一出口,伍铁生心里就暗自叫声“糟糕”,知道今天这事情没法善了。 “聂先生籍贯是哪?”想了想,伍铁生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 见伍铁生居然想打太极拳套出自己的底细,聂新宇心下冷笑,从口袋里掏出了工作证递了过去:“这是我的工作证。” 伍铁生双手接过了身份证,仔细一看,嘴角禁不住露出一丝冷笑,眼神里也露出一丝狠色! 虽然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只不过二十出头却已经是县府办的一个科长让伍铁生这个公安局长有些惊讶,却还不足以让他顾忌! “聂新宇,你身为国家公务人员,却是知法犯法,居然敢在派出所里行凶,还劫持了派出所所长,真是胆大妄为。”伍铁生手一扬,把工作证往聂新宇怀里一丢,突然提高了声音,“你的这种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是恶性犯罪行为。” 说着,伍铁生突然往后退了几大步,双手一摆:“给我铐起来,带回警局审问。” 应该说,伍铁生经验非常老到,这退后的几步,让他保持了与聂新宇之间的安全距离。派出所所长被人劫持还好说一些,要是他堂堂一个公安局长被人给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劫持,那面子可丢大了! 公安局长伍铁生一发话,一直站在伍铁生身后不远处的十几名身穿制服的警察马上对着聂新宇围了过来! 聂新宇心头苦笑,好事不过三,看来自己今天注定要被人围攻三次! 饶是聂新宇再好的修养,这个时候也是脸色彻底阴沉下来,双眼圆瞪,盯着伍铁生,几乎是一字一句从牙缝里冒出:“伍局长,你身为公安局长,最好是先把事情调查清楚,不要妄下结论。我再提醒一句,一切后果自负!” 见聂新宇又要挨揍,胡尔蝶急的不行,向前两步,娇躯挡在聂新宇的面前,冲着伍铁生柳眉顿竖娇斥:“姓伍的,你要是敢让人动新宇,我发誓你这个公安局长当不了三天。” 伍铁生微微一愣。 聂新宇却是手一伸,把胡尔蝶给拉到了身后,然后双手一摊,面无表情地说了句:“你抓吧,我不会反抗。” 聂新宇也颇感无奈,先前在派出所内能够拿派出所所长邹家华当肉盾,那是趁邹家华太大意的时候,可现在想要故技重施,几乎已经不可能。先不说公安局长伍铁生已经心生警惕聂新宇基本上不可能接近他,再看看围上来的警察里,明显有几个精干的刑警! 一个人对付十几个刑警队员,聂新宇自问没有这个本事。 再说,就算冒险成功实施“擒贼先擒王”行动,把伍铁生抓来当人质,聂新宇也无法保证刑警中间没有人会对自己开枪! 这个险,聂新宇还真不敢冒! 毕竟,血肉之躯无法和子弹比硬度。 聂新宇不傻! 见聂新宇很是识时务地主动伸手让手下用手铐给铐住了,多年的官场生涯伍铁生心里反而隐隐有些不安! 更让伍铁生不安的是,胡尔蝶这个漂亮的女孩也不再哭闹,甚至根本没有阻扰这几名刑警队员的行动,反而一脸平静地往自己的菲亚特小车走去! 可到了这个时候,伍铁生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 可就在几个刑警队员推搡着聂新宇往警车方向走的时候,巨大的发动机轰鸣声在派出所院外突然响起! 紧接着,一辆绿色的军用吉普车冲进了派出所大院,差点没有撞在公安局长伍铁生身上,把他吓得接连往后退了几大步! 伍铁生勃然大怒! 可就在伍铁生张嘴就要怒骂的时候,一抬头,却是把要骂的话给生生咽了下去。 因为这个时候,伍铁生清清楚楚看到一辆装满士兵的军用卡车紧跟着军用吉普车冲进了派出所大院。 从军用卡车上迅速跳下来的士兵一个个手中都是荷枪实弹杀气腾腾! 此刻,伍铁生的脑子有些短路! 伍铁生记得很清楚,自己并没有请军队帮忙处理这个案子。况且,就算要请,也该请武警才对,现在来的却是荷枪实弹的解放军士兵,不是武警战士。 从军用吉普车上跳下来一个身穿身穿军服的年轻人,一看年轻人的肩章,伍铁生就知道这个年轻人的军衔是少校! 少校长得很帅,端正的五官,标准的身材,再配上笔挺的军装,显得更是英气逼人! 年轻少校似乎很在乎自己的仪表,跳下车做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用双手把自己的军帽很是仔细地整了整,尽管他的军帽戴的很正很正。 紧接着,年轻少校又伸手去整理自己的军装上衣…… 可很快,年轻少校发现了正在被几个警察推向警车戴着手铐的聂新宇…… 这下,年轻少校什么风度也没有了! “麻辣隔壁的!”想都没想,一句粗话从少校嘴巴里吐了出来,“敢动聂少,你们不想活了!” 说着,少校扯下腰间的皮带就对着聂新宇冲了过去。 几个离少校比较近的刑警见状,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伸手去拦少校。 少校已经是急怒攻心,见居然有人给阻扰自己,手中的皮带噼里啪啦就朝挡在自己身前的几个刑警没头没脑抽了过去! “啪!” “啪!” “啪!” ………… 皮鞭与皮肉接触的渗人声音不断响起! 可这几个刑警的身手也都不错,反应速度也很快,挨了几皮鞭之后,终于有一个刑警伸手把少校手中的皮鞭给拽住了! 可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少校的反应速度更快,皮鞭被人抓住,想都没想,丢下皮鞭转身就跑! “全体都有!”少校一边往回跑一边大声喊着。 随着少校的一声喊,士兵们快速聚拢排成了整齐的两行。 “一级战斗准备!”少校跑到队列前,喘着粗气,又是一声大喊,“子弹上膛,给我控制整个大院。” 一听少校这句话,所有人都傻眼了,包括公安局长伍铁生在内,一个个都瞠目结舌! “少校同志,你好,我是雨花区公安局长伍铁生,请问……”伍铁生一看不好,赶紧跑了过去。 “你大声一点!我没有听见!”少校连头都没有回,反手就是一个耳光,甩在了伍铁生的脸颊上面。 “啪!” 伍铁生挨了结结实实响亮的一个耳光! 伍铁生养尊处贵已经很多年,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情况? 伍铁生被少校这一个耳光给扇了个云里雾里头晕脑胀,眼冒金星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蹲下!” “不许动!” “蹲下!” “哎哟!” “妈呀!” “蹲下!” ………… 一连串的暴喝声音在伍铁生耳朵边响起,就在他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膝盖窝处被人给狠狠踢了一脚,腿一软不由自主跪在了地上。 等到伍铁生反应过来的时候,回头一看,整个院子里几乎已经没有站着的人! 所有人的人都被分成了十几个小堆,一个个蹲在了地上,而每个人堆前面,都有一个士兵用黑洞洞的枪口给对准着! “鹏少,你没事吧。”年轻少校一把抱住了戴着手铐的聂新宇,很快反应过来,又开始嚷嚷着,“钥匙在哪,混蛋,哪个不开眼的家伙居然敢铐鹏少,老子崩了他!” 一个刑警从口袋里掏出了手铐钥匙,本来准备递给他面前的士兵,被年轻少校这么一吓,干脆把钥匙往年轻少校方向一丢! 年轻少校手忙脚乱着,捡起地上的钥匙就要给聂新宇打开手铐,却被聂新宇给躲开了。 “胡闹!”年轻少校还没有开口,却被聂新宇给一顿训斥,“李大山,你越活越有出息了,敢用枪对着人民警察了。” 刚刚走回到聂新宇身边的胡尔蝶一听这话,差点没笑出声来! 见过无耻的,还真没有见过聂新宇这么无耻的。 就在半个小时之前,聂新宇还用钢笔的金属件对准派出所所长的脖子并且扎出血来,现在却堂而皇之教训起李大山来! “还不让兄弟们把枪给我赶紧收起来!”聂新宇却是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板着脸对李大山说。 开什么玩笑,大兵们用枪对准警察逼着蹲下的镜头如果被记者给偷拍了,那将绝对是蛇口市最大的新闻! 李大山看来有些惧怕聂新宇,根本不敢回嘴,讪笑了几声,这才大喊了一声:“都把枪给收起来吧。”事实上,聂新宇和李大山也只是在京城里有一面之缘而已,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深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