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事情不是想象中那... - 官梯

第三十七章 事情不是想象中那...

聂新宇并没有马上拨打电话,而是手指头在电话机旁的桌面上轻轻敲着,看向郭志华的表情似笑非笑。 这一刻,郭志华甚至有一种在面对自己的领导谈话那种忐忑的错觉! 郭志华总觉得,聂新宇看向自己的眼神是那种上位者俯视下属的目光,眼神里充满自信,似乎这一刻世界都在聂新宇的掌控之中! “郭指导员。”聂新宇漫不经心地叫了一声。 “是。”郭志华下意识应了一声,丝毫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刚刚往市政府打电话,张市长并不在办公室?”聂新宇的脸色很平静,波澜不惊。 郭志华心里一咯噔,更加坚信自己心里先前的判断,这个年轻人不简单。郭志华无论如何也难以想象,如果聂新宇是假冒张副市长的外甥,那他的这个演技早就超过影帝了! “张副市长有事情出去了,是市府办王副主任接的电话。”郭志华想了想,颇为谨慎地回答,“不过,王副主任说没听说过张副市长有你这么年纪的一个外甥。” “我不是张副市长的外甥。”聂新宇笑了笑,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郭志华。 郭志华心里一咯噔,要是聂新宇真是假冒的身份,那自己的乐子可就大了。 “不过,我和张副市长是亲戚倒是真的。”聂新宇淡淡一笑,“我是张副市长的远房侄子,先前之所以说自己是张副市长的外甥,是因为我姓聂而张副市长姓张,我说出来你也会心存疑惑进而产生怀疑。” 顿了顿,聂新宇接着说道:“你之所以现在还对我这么客气,应该是市府办王副主任告诉你说张副市长也是从京城空降过来的吧。” 这下,郭志华更加吃惊了。这个年轻人还真是厉害,在这样一个自身面临巨大危险的境况下,居然还能够将自己打电话时候的情景给猜得八九不离十,这实在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不过,郭志华心里倒是放心了不少。毕竟,张副市长是从京城里空降到蛇口市的消息,在蛇口市官场也是秘密,就算是郭志华自己,也是从王副主任嘴里得知,在此之前,他也根本不知情。 郭志华起码可以肯定一点,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或多或少和张副市长有些关系,绝不是空穴来风无的放矢! 事实上,聂新宇和这个张副市长有个屁的亲戚关系,就张副市长的名字都是姐姐聂美莲听说他要来蛇口特区出差以防万一在电话里唠叨了好几遍他才勉强给记住了! “郭指导员,等下这个电话还是你来打吧,免得你不放心,以为我在耍心机。”聂新宇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工作证,递给了郭志华,笑了笑,“这是我的工作证,你先看一看,心里至少有个底吧。” “水口县县县府办主任科员?”郭志华一看脸上就笑开了花,“对不起啊,聂科长,让你受惊吓了,我代表南门口派出所向您郑重道歉。” 郭志华在公安战线工作多年,一眼就看出聂新宇的这个工作证千真万确是真本,不可能是假造工作证,算是彻底放下心来。 不管怎么样,郭志华也坚信聂新宇身为体制内国家干部,又是这么年轻的正科级干部,不可能拿自己的前途命运开玩笑。 这个时候,郭志华已经相信聂新宇的话了。 聂新宇见郭志华挺上道,心里也轻松了不少,却是表情淡淡的摆了摆手:“郭指导员,道歉的事情先放下。再说,这事情也和你无关,我会和张副市长说清楚的。” 郭志华心里又是一惊,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简直是看透了他的心思,把话说得隐晦却又透彻,这是把一个天大的机会摆在了他郭志华的面前。 “聂科长,我现在打电话给张副市长?”郭志华看了看手表,下意识已经使用了请示的语气。 聂新宇点了点头。 电话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低沉又颇有威严的声音:“我是张树龙,你是郭志华同志吗?听说你有事情找我?” 郭志华没有见过张树龙的面,却是经常在电视里听过他的声音,一下子就辨认出来了。 而张树龙的话更是滴水不漏,根本让人无法从中间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这也是上位者的语言习惯,一般人根本就模仿不了。 “张市长您好,我是郭志华。”郭志华的身躯不知不觉就弯了下去,一脸的恭谨谦卑表情,“是这样的,有个身份证上面叫聂新宇的同志今天来到了我们南门口派出所,和所长邹家华同志产生了一些争执。” 郭志华也很是上道,根本不提聂新宇和张树龙之间的关系,而且很聪明地把发生的一切用“争执”两个字来概括,言简意赅,透露的信息却已经足够。 “哦,你让聂新宇接电话吧。”张树龙淡淡地说道。 “张市长让你接电话。”郭志华不敢怠慢,赶紧把电话递给了聂新宇。 聂新宇对着郭志华笑了笑,手指往下点了点,却正好点在了免提键上。 聂新宇的这个举动也让一直紧张不已的郭志华老脸一红。 “张叔叔您好,我是老聂家的新宇,聂美莲是我亲姐姐。”聂新宇的表情很是自然轻松,脸上一直挂着微笑,“我爸说有办法用屏风马破您的中炮盘头马,让我来挑战您呢。” 电话那头微微一沉默,随即传来了张树龙呵呵的爽朗笑声:“你爸是屡战屡败,掉不下面子,让你来打前站啊。” 因为开了免提键,电话那头张树龙的声音郭志华听得一清二楚,禁不住暗暗咋舌不已。聂新宇的父亲能够经常和副市长张志华对弈中国象棋,很明显身份至少是和张志华相当! 聂新宇和张树龙的通话看似非常随意,却也是聂新宇早就精心设置的。 短短两句话聂新宇就向张树龙证明了自己的身份,而且只是用到下中国象棋这样的休闲词语,聂新宇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这种秘密平常人不可能得知,聂新宇不可能假冒。 “我现在工作比较忙,就不亲自去接你了。”张树龙很快又笑着说,“等下我让秘书刘勇去接你,中午一起吃饭。” “谢谢张叔叔。”聂新宇笑了笑。 “和张叔叔还这么见外啊。”张树龙呵呵笑着挂断了电话。 聂新宇等张树龙挂断了电话,才放下手中的电话筒,眼神看向了郭志华。 “聂少,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哪。”郭志华地脸上马上堆起了恭维的笑容。 “你确定能够控制目前的局势?”聂新宇凝神看向郭志华。 “我马上打电话给区公安局政委欧阳红河。”郭志华看了一眼仍旧躺在地上装死额头上却冒着冷汗的派出所所长邹家华一眼,低声道。 邹品涛虽然小半个衣襟都被血给染红了,看起来很是吓人,其实却只是一点点皮外伤,血也已经凝固,基本上没问题了。 可见,聂新宇的下手还是很有分寸。 聂新宇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至于邹家华有没有听到刚才的电话内容,两个人心里都没有把握。 一见郭志华抓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机,邹家华在地上也躺不住了,赶紧爬了起来,讪笑着说:“老郭,这点是事情还是不要惊动区公安局领导了吧。今天这事情就算是一场误会,我也不追究了。” 邹家华一开口就露陷了,足以证明他并没有听到刚才聂新宇和张树龙的电话通话内容。 郭志华心里一喜,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笑着说:“邹所长,我没别的意思。周阳那小子和聂新宇的朋友已经跑去了他姐夫欧阳政委那里,这件事情欧阳政委肯定是已经知道了,我们主动汇报一下没有坏处。” “老郭,事情还是不要做绝了的好。”邹家华的声音也冷了下来,“我和这位先生无冤无仇,先前之所以有些误会,也是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郭志华愣了一愣,聂新宇却是神情一冷,从邹家华的话语里敏感意识到这件事情还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邹所长,是谁在搞鬼?”聂新宇想了想,沉声问了一句。 “叶先生,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邹家华的自信度似乎在急剧恢复当中,声音也提高了,“看在老郭的面子上,今天这事情就算过去,你赶紧离开蛇口市。” “邹所长,你好自为之。”聂新宇见邹家华不识抬举,心里叹了一口气,“有些人,也是你得罪不起的。” 一听这话,邹家华撇了撇嘴,郭志华却是精神为之一振! 郭志华最怕的就是聂新宇见好就收,就这么放过邹家华,那他今天算是白忙活了,至少没有能够获取他梦想中的利益。 对派出所所长这个位子,郭志华是垂涎已久。只是,郭志华的后台没有邹家华硬,只能是给邹家华打下手,心里很是不情愿。 “那就走着瞧吧。”邹家华丢下这句话就向门口走去。 “邹所长,现在你最好不要动。”聂新宇的声音马上变得冰冷吓人。 邹家华身躯一顿,回头看了聂新宇一眼,却是再也不敢往前迈一步了。对聂新宇的狠辣手段,邹家华算是领教过了,不敢再次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这个时候,郭志华抓紧了时机,拨通了电话:“欧阳政委,我们南门口派出所出现了一点紧急情况,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几秒钟,才传来了让郭志华兴奋不已的声音:“我马上过来看看。” 殊不知,这个时候,周阳和胡尔蝶就在区公安局政委欧阳红河的办公室里。 一见自己的小舅子周阳和站在他身边的漂亮女人胡尔蝶,欧阳红河就知道这小子准是犯了花痴病。 不管周阳好说歹说,欧阳红河就是不松口。很明显,欧阳红河不想趟这趟浑水。 对自家的这个小舅子,欧阳红河算是伤透了脑筋。在欧阳红河眼中,周阳就是那种典型的不务正业的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郭志华的这个电话来的非常及时,对郭志华这个心腹手下,欧阳红河还是信得过的。既然郭志华能够打电话请自己,欧阳红河觉得局面不至于太糟糕。 虽然,欧阳红河也不清楚南门口派出所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局面,但欧阳红河认为以郭志华的精明,自己跑上一趟应该是有利可图。 正因为如此,欧阳红河只是略微一犹豫,就决定亲自去跑一趟。 蛇口市就这么一点点大,从区公安局到南门口派出所坐车也就十分钟的路程,很快,欧阳红河的小车就出现在南门口派出所大门口。 一下车,欧阳红河也被吓了一大跳。 整个派出所大院里人潮涌动,所有的警察和穿迷彩服的联防队员都几乎是全副武装,手中拿有武器,而更让欧阳红河担心的是,有不少老百姓也挤在门口看热闹。 这个动静可不小! “你们在干什么?”欧阳红河阴沉着脸,大喝了一声,身为领导,先把场面给镇住再说,“都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象什么话啊。” 一见区公安局领导来了,所有的联防队员一哄而散。 联防队员不比正式的警察,他们都是派出所聘用过来的,相当于临时工,惹上了领导,那可就要丢饭碗,谁也不是傻子,自然是要开溜。 蛇口市的联防队员虽然不是派出所的正式编制,可待遇挺高的,没有人想丢掉这个饭碗。 似乎在响应区公安局政委欧阳红河的到来,欧阳红河才吼上一句,办公室一直紧闭的门就打开了,郭志华和聂新宇当先走了出来,后面跟着有些垂头丧气的派出所所长邹家华。 郭志华也顾不上和领导寒暄,急匆匆跑了过来,先在欧阳红河耳朵边低声说了几句。 欧阳红河看了聂新宇一眼,神情很是诧异,同时眼神里又露出一丝兴奋。 胡尔蝶一见聂新宇,却是马上哭着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他,哽咽不已。 “新宇,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打你?”胡尔蝶哭得很伤心,听者为之动容心碎,不远处的周阳却是眼神一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