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蛇口特区行 - 官梯

第三十五章 蛇口特区行

“老董啊,人代会马上要开了,你这段时间还是要多和乡镇长们接触接触吧。”谈好了水蜜桃的事情,杨菊成马上“善意”提醒道,“程序还是要走的,你也不能掉以轻心哪。” “谢谢书记的关心。”董中秋微微笑着,他现在还只是水口县代县长,前面挂着个“代”字,必须通过人大选举任命后才正式生效。 这个选举结果直接关系董中秋的仕途,尽管不太有可能出啥幺蛾子,毕竟,他来水口县任县长是组织决定,没有谁敢胆大妄为公然和组织作对! 不过,这年代可以说是怪事年年有,别说代县长,就是代市长也有落选的,董中秋初来乍到,摸不清水口县的深浅,倒还真有必要谨慎一些。 当然,如果董中秋真的落选,那杨菊成这个县委书记也是要负直接责任的。党领导一切是前提,要是杨菊成这个县委书记无法贯彻组织意图,那就证明他还无法掌控水口县的全局! 在县一级的人大选举中,人大代表们大多数都是来自各个乡镇,带队的也基本上是各个乡镇长。这基本上是惯例,人代会的各个代表团的团长是行政长官,而党代会的各个代表团的团长则是书记! 所以,杨菊成才会让董中秋和各个乡镇长多多接触接触。 “老董啊,还有件事情。”杨菊成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半月时事》上的那篇《发展才是硬道理》出自你的秘书聂新宇手笔吧?” 董中秋心里一咯噔,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书记,什么文章?我还真的不清楚有这个事情。” 杨菊成打了个哈哈,摆了摆手:“我也就是随口问问,你不清楚就算了。聂新宇这小伙子工作能力不错,我就担心他走歪路啊。” “是啊,水蜜桃的事情上,聂新宇也出了不少主意。”董中秋也是故意装傻,马上跟着转移了话题。 “是吗?”杨菊成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有些事情点到即止就行了,杨菊成相信他传递出的信息足够让董中秋领会到。对聂新宇的《发展才是硬道理》这篇文章,杨菊成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大问题,毕竟,全文都是在拿苏联说事,也没有谁能说发展经济不好,伟人都说过“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嘛。 同时,经历过那个激荡年代的杨菊成又是敏感的,特别是对意识形态领域东西,杨菊成可以说是记忆犹新心有余悸。聂新宇的那篇《发展才是硬道理》虽然从字里行间挑不出任何毛病,但明眼人都可以从中瞧出一些不对味的端倪,这其中也包括杨菊成。 正因为如此,杨菊成才特意点了点,让董中秋约束一下聂新宇,免得到时候发表一篇更激进的文章来! 当然,聂新宇出事才不干他杨菊成的事情,问题是他担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毕竟聂新宇是水口县的干部,真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他这个县委书记也脱不了干系! 蛇口特区火车站。 灯火阑珊,路上行人匆匆。霓虹灯用它们的闪烁宣示着特区的辉煌,行人的快节奏步伐也在宣示着特区的忙碌与紧凑! 相对于内地城市的慢悠悠,蛇口特区尽管也只是试探着改革开放,却也已经初具现代城市的特色。 眼前的这一切,也让聂新宇有恍如隔世的错觉!这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让聂新宇有些不适应。 聂新宇主动请缨,董中秋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让聂新宇过来蛇口特区打前站,看有没有机会把水口县的水蜜桃在南方沿海城市打开市场的可能。 可很快,聂新宇的目光凝聚在不远处一个身穿粉红色连衣裙的艳丽女孩身上,心头一阵荡漾。 聂新宇一眼就认出,这个女孩就是他前世今生朝思暮想的初恋情人胡尔蝶。估计是已经站在那里等了不短时间,娇小的胡尔蝶有些疲惫,两只脚交叉着跺地,两只小手紧紧捏在一起,不时搓揉着。 胡尔蝶的目光不时往出口方向眺望,一看见聂新宇,脸上马上露出了欣喜的笑脸,娇笑着,对着聂新宇飞奔而来。 “新宇哥。”聂新宇只来得及伸出双臂,胡尔蝶娇柔的身躯就已经扑入他的怀里,温玉满怀。 给了胡尔蝶一个很是有力的拥抱,聂新宇的右手在她后背上拍了几下,就松开了双手。毕竟,这里是蛇口特区火车站不是私人聚会场所,必须注意影响。 “近来还好吧。”聂新宇笑了笑。 “嗯。”或许是因为有些日子未见,胡尔蝶比预想中的还要温柔了许多,抬起头来冲聂新宇很是妩媚地一笑,声音中甚至带有几分娇柔,“就是你不在,林家老三比过去嚣张了许多,很是讨厌。” 聂新宇禁不住呵呵笑了起来:“放心吧,哥们有的是机会收拾林家那小子。“ 一听这话,胡尔蝶咯咯咯开心笑个不停。受到胡尔蝶的感染,聂新宇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到了停车场,聂新宇一见胡尔蝶的座驾,禁不住乐了:“小土豆?” 胡尔蝶很是妩媚地翻了翻白眼:“去水口县呆了一段时间,你怎么混成了土包子?什么土豆,这是进口车菲亚特126p,识货吗你?” “切。”聂新宇撇了撇嘴,“不就是欧洲那个被希特勒几个小时给灭国的小国产的菲亚特吗?外号小土豆或者大头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车是通过易货贸易进口的。” 胡尔蝶见聂新宇了如指掌,一下子也没有脾气,娇笑着:“算你识货,这辆车是我通过关系从珠海那边弄过来的,花了三千多呢。” 聂新宇禁不住咽了一口口水:“才三千多,这车市场价应该超过八千吧,你该不会是强买强卖吧。” 胡尔蝶得意地扬了扬秀气的小下巴,却是有些心虚,没有正面回答聂新宇,把车门给拉开了:“上去,让你享受享受。” 聂新宇翻了翻白眼,就这种破烂小车,还好意思说享受。不过,要说这种菲亚特126p型小车简单娇小,在这个年代已经是流行元素。 聂新宇很快发现,胡尔蝶这台126p的型号是650e,属于早期产品,车里只有一个仪表就是时速表,这对于经历过到了九十年代末才大面积“普及”了转速表的聂新宇来说倒也正常。面板很干净也很整洁,上面除了时速,另一项可以提供给驾驶者的数据就是里程表了。 不过,聂新宇心里很清楚,胡尔蝶也只比他先来蛇口特区半个月而已,手头资金也很缺乏,要不是知道他要过来,以她的性子,是不大可能这么快就买小车的。 聂新宇心头一暖,伸手在胡尔蝶娇柔的肩膀上拍了拍。 聂新宇习惯性的一个简单亲昵动作,胡尔蝶却是心头一颤,差点没把方向盘给打反。 “小蝶,公司附近有溜冰场吗?”聂新宇突然问了一句。 胡尔蝶眼神一亮,很是妩媚地瞥了他一眼,却是柔声道:“新宇哥,坐了一天的火车,一定累了吧,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人家陪你去溜冰。” “不累,我坐的是卧铺,在路上睡了差不多十个小时,正想松松筋骨呢。”聂新宇呵呵笑着。 胡尔蝶一颗芳心暖融融的,性格柔弱的她几乎没有其他的爱好,除了溜冰。大学时代,溜冰场里留下了她和聂新宇太多美好的回忆。 只有在溜冰场上,胡尔蝶才有飞起来的感觉。 “那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胡尔蝶柔柔道,“空腹运动不好。” “行,听你的。”聂新宇就笑着接话。 在路边的一个小排档里随意对付着吃了晚饭,胡尔蝶就熟门熟路驾着小车来到一个挂着“半岛溜冰场”牌子的地方。 让聂新宇想不到的是,这家溜冰场里居然使用的颇为时髦的滚轴溜冰鞋。要知道,这种滚轴溜冰鞋可是价格不菲,一双鞋的售价在三十元以上,相当于一个机关工作人员一个月的工资了。 即便是在京城,聂新宇的记忆当中似乎还没有滚轴溜冰场。大学时代,他和胡尔蝶都是去旱冰场溜冰,脚上套着的是一块下面带有四个轮子的铁板,然后用绳子把铁板与自己的鞋子套紧,就算是溜冰了! 铁板溜冰鞋和滚轴溜冰鞋完全是两个概念,相对来说,用铁板溜冰鞋溜冰更累,速度也要慢很多。别的不说,光是铁板溜冰鞋的重量,起码就在滚轴溜冰鞋的两倍以上。 使用铁板溜冰鞋的时候,自己的鞋子不用脱,两个鞋子套在一起。而滚轴溜冰鞋本身就是鞋子,需要脱掉自己的鞋子,把脚套进滚轴溜冰鞋里。 这其中的舒适感,简直是天壤之别! 在后世里,聂新宇也偶尔去滚轴溜冰场里玩过,倒也不怵。事实上,能够使用铁板溜冰鞋溜冰的人,穿上滚轴溜冰鞋之后,滑起来只需要经过最初的几分钟不适应后,马上如鱼得水。毕竟,技术底子在那,而装备却是改朝换代,更先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