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明智之举 - 官梯

第三十四章 明智之举

上兵划谋,不打无准备之仗。 防人之心不可无,董中秋为人稳重,行事方式也是非常谨慎,他并没有选择直接在县长常务会议上讨论水蜜桃的销售问题,也是为了避免与常务副县长邱碧全针锋相对过早发生冲突的可能! 董中秋虽然是县长,县政府这边理所当然的一把手,可他毕竟是初来乍到,而邱碧全却是在水口县经营了多年,要是真的在县长常务会议上发生争执,他还真没有能够掌控全局的把握! 可以说,上任伊始的董中秋输不起,轻易不敢冒这个有损他县长权威威信的风险! 聂新宇对此有些不以为然,一把手就应该有一把手的魄力,瞻前顾后退避三舍不是他的性格。更何况,在聂新宇看来,通过新西兰水蜜桃引进推广事件,完全可以看出邱碧全这个常务副县长属于那种好高骛远但工作却不踏实的一类人! 聂新宇痛恨官员的不作为更甚于贪污腐败,而对于官员不懂装懂拿老百姓的切身生存利益做赌注的更是深恶痛绝!不幸的,聂新宇把邱碧全已经归类于他最深恶痛绝的那种类型! 不过,对董中秋的这个选择,聂新宇也能够理解。毕竟,董中秋这样做显得稳妥一些,也算是明智之举! 在去见县委书记杨菊成之前,董中秋找聂新宇细聊过好几次关于水蜜桃问题的解决方案问题,可以说是考虑再考虑斟酌再斟酌,直到心里有了底气,才走进杨菊成的办公室。 杨菊成也是在水口县当了将近满两届县长,才爬上了县委书记的宝座。两鬓已经略显斑白,不过,因为经常焗油,外人很难发现杨菊成的这个秘密! 事实上,虽然如愿以偿当上了水口县的县委书记,杨菊成心里却一直不踏实。 老书记苟福天没有去市人大或者政协挂个闲职,却当上了县人大主任,这也让杨菊成如鲠于喉不吐不快却又偏偏吐不出来的憋屈感觉! 不能兼任人大主任让杨菊成心里总是有些不安稳,因为他心里很清楚无论是论资历还是能力他都未必就比苟福天要强! 更让杨菊成担心的,苟福天的脾气属于又臭又硬的那一种,像个定时炸弹一样埋在他这个县委书记身边,指不定哪天就要爆炸,而爆炸的中心点和余波将殃及到谁,他是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正因为如此,杨菊成并没有把新任县长董中秋这个班子搭档当做竞争对手看待,而是用怀柔策略。或许,杨菊成也想和董中秋形成一定的共识,至少也不能让董中秋被人大主任苟福天给拉过去,联起手来对付他这个县委书记,那样情形可就不太妙! “书记,有个工作向您汇报,需要您拍板。”董中秋言语略显恭谨但又颇为自然开门见山,微微笑着。 “老董啊,你太客气了,以前你在市机械厂主持工作的时候,我俩也没少见面。”杨菊成呵呵笑着,主动装了支香烟给董中秋,“现在,咱两更是一个锅里吃饭啦,别太见外了,说什么汇报不汇报的?工作上的事情咱们好好沟通沟通就行,政府那边的工作只要大方向是对的,我是不会过多干涉的。” 杨菊成这话说的很有技巧,让听的人舒畅,可同时又隐晦点出他是县委书记,政府工作还是必须在县委的领导下开展,至少大方向还需要他这个县委书记定夺! “行,大方向上书记您拿主意,我具体执行就是了。”董中秋也很干脆,“说句实在话,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贵啊,咱们水口县县财政还真是一贫如洗啊,这也接手县政府工作,我的头都大了。” 一边说,董中秋一边掏出打火机先帮杨菊成嘴上的烟给点上,然后才点燃自己的香烟,美美吸了一口。 “老董啊,你的能力我是信得过的。”杨菊成呵呵笑着,“得知市委安排你过来和我搭班子,我是举双手欢迎,高兴哪。” 一阵寒暄过后,董中秋就直接进入主题:“书记,这几天我去了盘头乡等几个乡镇走了一圈,发现有个问题相当严重,说句老实话,我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还得请书记您拿主意啊。” “哦?”杨菊成见董中秋说得郑重其事,脸上的笑容也缓缓收敛起来,“什么问题?” “我们水口县前年引进了新西兰水蜜桃并且大力推广,全县种植面积已经超过了一千亩,我看了下,今年肯定是大丰收啊,总产量应该超过两百吨。”董中秋就沉声道。 “这是好事情啊。”杨菊成的眼神里略微有些诧异,“水蜜桃可是个好东西,营养价值很高,在京城都卖到五块钱一斤了。我们水口县是贫困县,今年有希望打个翻身仗啊。” 见杨菊成对两百吨水蜜桃这个数据居然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董中秋心里一咯噔! “书记,这两天我也做了一番调研,发觉我们整个楚南省只怕连二十吨的水蜜桃都消化不了。”董中秋苦笑了一声,“而且,水蜜桃的保鲜期一般也就十几天,过了保鲜期就会腐烂霉变。为了这个问题,我这两天都睡不好觉啊,书记。” “什么?”杨菊成一下子也被吓得不轻,“不会吧,听邱碧全说,省城和市里都有不少商人已经下了水蜜桃采购订单,光是已经签约的就有好几吨了,还说有多少要多少呢。” “书记,您看见过那些订单?”董中秋微微一愣。 杨菊成的脸色僵了僵,略微有些不自然:“水蜜桃引进推广工作一直是邱碧全同志负责的,我也没有怎么过问。” “书记,两百吨的水蜜桃产量还只是个保守估计,没准要超过三百吨呢。”董中秋忍不住提醒了一句,“那可是好几十大卡车的水蜜桃啊,用火车装都需要几个专列……” 顿了顿,董中秋接着说道:“盘头乡、苦泉镇、上岸乡等五个乡镇都大面积种植了水蜜桃,很多农户都是把所有家当都压在了这个水蜜桃上面。这水蜜桃的销售要是出了问题,后果不堪设想啊,书记。” “真的种植了这么多?”杨菊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下意识问了一句。 董中秋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吭声。 “这个邱碧全同志啊,真是乱弹琴!”杨菊成突然提高了声音,“都火烧眉头了,也没见向我汇报一下。老董啊,要是你今天不过来提起这件事情,我还真不知道事情严重到了这个程度啊。” “是啊。”董中秋马上附和着,“我也是早两天跑了盘头乡一趟,才注意到这个情况。乡镇和农户们都有一种错觉,认为县里会统购统销,他们只需要把水蜜桃交给县里就行了。” 杨菊成的这个反应也在董中秋的预料当中,因为杨菊成采取的是和他一样的态方式:先撇清自己! 不同的是,杨菊成把自己撇得更干净! 董中秋也只能感叹:在官场中行走,没有最无耻的,只有更无耻的!在体制内行走,没有最狡猾的,只有更狡猾的! 可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真要出了大事,不管是县委书记杨菊成还是县长董中秋,都脱不了干系。在官场中,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撇清就能够撇清的。只是,遇到紧急事件的时候,首先想方设法撇清自己是很多官员干部的第一个自然条件反射! “老董,你有什么想法?”想了想,杨菊成沉声问道。 “书记,我看这事情必须马上着手解决,刻不容缓。”董中秋凝声道,“两条腿走路,一路由县农办牵头,争取把水蜜桃卖到京城等大城市和南方沿海地区去。” 顿了顿,董中秋接着说道:“两百多吨的水蜜桃想要在短短三四十天时间内全部卖出去,也不太现实。所以,我个人觉得有必要针对水蜜桃保鲜期太短的问题进行一些思路上的变化。” “你有什么好办法?”杨菊成就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 “对水蜜桃进行深加工,制作成果脯和蜜饯肉脯,既可以赚取一些加工费,解决一部分剩余劳动力问题,另外,也是延长了水蜜桃的保鲜期。据我所知,用水蜜桃制作成的果脯和蜜饯肉脯的保鲜期都超过五个月……”董中秋就缓缓回答。 “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杨菊成的眼神亮了,“老董啊,这个工作就由县政府牵头吧,你把握全局,有什么需要我协助的地方,尽管开口。” 董中秋略微一迟疑:“书记,这个水蜜桃引进推广工作一直是邱碧全同志负责的……” 杨菊成这下是彻底明白了董中秋的来意,略微一沉吟,就笑着说:“老董啊,政府工作是由你主持的,我相信邱碧全同志有大局观,会协助好你的工作的。” 杨菊成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和废话差不多。 “书记,水蜜桃的深加工对我们水口县来说是一个挑战,同时也是一个机会。”董中秋就试探着说道,“光是建一个加工厂,只怕需要不下三十万的资金投入。兹事体大,您看是不是走一走县委常委会程序?” 杨菊成略微一沉吟,就很是爽快地说道:“我看行,就这样决定吧,后天我们就召开县委常委会,专门研究解决这个难题。”

上一篇   第三十三章 献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