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献计 - 官梯

第三十三章 献计

“县长,这个贮存问题倒不大。”邹品涛终于回过神来,接话道,“我们盘头乡是山区,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地窖和贮存红薯用的山窖,红薯存储到第二年开春都不会发霉,水蜜桃贮存个三四十天应该也没问题。” “嗯。”董中秋眼神一亮,神色终于缓和了一些,“老雷,老邹,这个工作一定要做扎实,做到有备无患。另外,也要先和农户通通气,都有个心理准备……” “好的,一切按县长您的指示办。”雷忠鹏赶紧表态说,显得异常恭谨,或许这是他唯一能够采取的方式了!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因为水蜜桃的销路问题,董中秋在盘头乡也呆不住了,很快就打道回府。一路上,董中秋阴沉着脸,似乎谁欠了他钱不还! “县长,或许这是个不错的契机呢。”快到县城的时候,聂新宇终于试探着说了句。 “哦……”董中秋抬起头来,看向聂新宇的眼神略微有些诧异。 “要真是国产的水蜜桃,都是夏季成熟,那还真的很麻烦。”聂新宇就笑着说,“县长,我在京城读书的时候,也吃过这种新西兰引进的水蜜桃。在京城里这种水蜜桃销售还是很不错的,价格也很高,每公斤在8块钱左右,批发价也在6元以上,两百吨的水蜜桃要真的打开了销路,可是上百万的收入。” 董中秋刚刚有些发亮的眼神很快又黯然了:“新宇,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先不说这个路途运输与贮存问题,光是这个销售,我们水口县在京城连一个办事处都没有,用什么打开销路啊。” “县长,我在书上看到过,水蜜桃是一种营养价值很高的水果,含有蛋白质、脂肪、糖、钙、磷、铁和维生素b、c等成分。水蜜桃中含铁量较高,在水果中几乎占居首位,故吃桃能防治贫血。另外,桃富含果胶,经常食用可预防便秘。中医认为,桃味甘酸,性微温,具有补气养血、养阴生津、止咳杀虫等功效。”聂新宇就笑着说,“更重要的是,水蜜桃常被作为福寿吉祥的象征。人们认为桃子是仙家的果实,吃了可以长寿,故对桃格外青睐。故桃又有仙桃、寿果的美称。或许我们可以用这个人们的惯性思维做做文章。” 聂新宇这话倒也不是虚假浮夸,水蜜桃有健美皮肤,清胃,润肺,祛痰等功能,它的蛋白质的含量比苹果,葡萄高一倍,比梨子多七倍,铁的含量比苹果多三倍,比梨子多五倍,素有“果中皇后”的美誉。 “你说的这些我也有些了解。”董中秋苦笑着摇了摇头,“关键还是时间太紧了,留给我们的时间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四十天。” “县长,据我所知,水蜜桃不只是可以鲜吃,还可以制作成果脯和蜜饯肉脯,无论是果脯还是蜜饯肉脯,都可以贮存超过五个月以上。”聂新宇就笑着说,“在京城的集贸市场里,经常可以见到用水蜜桃制作成的果脯和蜜饯肉脯,价格在每公斤二十块钱以上。” 这下,董中秋的眼神亮了,一直紧皱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来! “你这个小聂啊。”董中秋手指头虚敲聂新宇的额头,呵呵笑了起来,“在盘头乡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雷忠鹏和邹品涛这个办法?” 聂新宇讪笑着:“我这也只是初步想法,还很不成熟,具体怎么操作,还需要老板您拍板啊。” “嗯。”董中秋点了点头,对自己这个年轻的秘书又多了一丝欣赏。以董中秋的阅历,自然清楚聂新宇这话说的有水平,考虑问题也相当周到。 水口乡好几个乡镇都大规模种植了水蜜桃,产量据保守估计,也超过了两百吨。如果销售不出去,那就是一个天大的问题。可反过来,要是董中秋这个新任县长能够解决这个棘手的难题,那毫无疑问会在他的政绩上面添上浓重的一笔! 谋定而后动是官场上的不二法则,太早亮出自己的底牌是兵家之大忌,是为不智! 聂新宇选择单独向他阐述“不成熟”的想法,董中秋自然明白这是想让他这个新任县长好好谋划一下,争取一炮打响,并且获取最大的利益。 在董中秋看来,更难得的是,从盘头乡回县城这一路上将近两个小时,聂新宇硬是一声不吭,直到在这个时候才和盘托出,明显是考虑了再三,不是那种冒失之徒! 当秘书首先要稳重,万万不可冒冒失失,那样的秘书领导又岂能放心? “新宇,要把这么多的水蜜桃制作成果脯和蜜饯肉脯,只怕需要办一个中型加工厂才行。”想了一会儿,董中秋缓缓说道,“况且,这个果脯和蜜饯肉脯的制作程序,也需要请相关专业人员过来。” 顿了顿,董中秋似笑非笑的看向了聂新宇:“既然这个想法是你提出来的,那你就再辛苦辛苦,先制定一份可行性方案出来,然后我先在县长常务会议上通过,再拿到县委常委会上去讨论可行性。” “县长,您是不是先和县委杨书记通通气?”聂新宇却是笑着提醒了一句,“水蜜桃的推广种植工作是邱副县长主抓的,县长常务会议上只怕很难形成一致意见。” 董中秋马上听出聂新宇这是在公然质疑他这个县长是否能够主导水口县县长常务会议大局,心里有几分不悦! 不过,董中秋也明白“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的道理,要是聂新宇不是他的秘书,两个人不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休戚与共的关系,聂新宇也不至于把话说得如此直白! 这样一想,董中秋心里又舒畅了一些! 事实上,领导与秘书都需要一个磨合期,只有顺利通过磨合期,领导和秘书之间才会产生相互的信任与默契! 身边无伟人,枕边无美人,相近不如怀念。通常来说,领导想要在自己的秘书心中形成伟人形象,几乎是不可能的! 董中秋在默默观察和考校聂新宇的同时,聂新宇又何尝不是在想方设法弄清楚董中秋这个老板是否值得自己跟随? 要是董中秋连好话坏话都听不出来谁真心为他好都分辨不出来,聂新宇也只能叹息自己命运多桀遇人不淑,只能是另谋出路了! 在官场上混,跟对人就是站对队,这比什么都要重要! 董中秋如果真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聂新宇再厉害也没有任何办法!身为上位者,度量很重要!官场上讲究中庸之道、平衡之道,中庸之道从某种意义上上说就是海纳百川,要有容人之量!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一个不能兼听的领导干部,他的前景也可想而知! 观察到聂新宇一脸的坦然表情,董中秋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暗骂自己糊涂! 董中秋能够走上县长的位子,自然是有他的过人之处!稍微一想,他就明白过来:自己想法设法千方百计苦思冥想来解决水蜜桃销售的难题,可这未免有些一厢情愿了! 要知道,引进新西兰品种水蜜桃并且在全县推广种植是出自常务副县长邱碧全的手笔,董中秋认为其中的问题非常严重,可邱碧全不太可能苟同他的看法! 更甚的是,董中秋突然插手,在邱碧全眼中完全有可能认为董中秋这是在伸手从他手中“抢桃子”,此桃子亦彼桃又非彼桃! 试想一下,邱碧全辛辛苦苦为这个水蜜桃项目忙活了两三年,又岂甘心眼睁睁看着董中秋这个新任县长把即将到手的“桃子”摘走? 一旦邱碧全误会了,董中秋虽然是县长,可他毕竟初来乍到,强龙未必能够压得过邱碧全这个地头蛇! 这么一想,董中秋还真的是如梦初醒,暗骂自己太大意了,还没有聂新宇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看得明白,差点就有可能要阴沟里翻船! “嗯。”董中秋点了点头,赞许的看了聂新宇一眼,“你考虑的也有道理,这件事情先取得杨菊成书记的支持,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还是县长您站得高看得远。”聂新宇心里一松,就马上恭维了一句。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董中秋也不例外,被聂新宇给拍得通体舒畅! 这一刻,董中秋觉得和聂新宇这个年轻的秘书有些套上节拍了! “新宇,周末跟我回市里,去我家里吃顿饭吧。”董中秋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聂新宇微微一愣,自己这么快就被董中秋给完全认同了?聂新宇知道,董中秋刚刚过来水口县上任,也没有把家从衡耒市区搬到县城的意思。 董中秋能够主动邀请他这个秘书去家里吃饭,自然是初步认同了聂新宇。事实上,很多秘书跟了领导好些年,都有可能从没在领导家中吃过饭! “怎么,不乐意?”董中秋见聂新宇微微有些发呆,禁不住乐了。 “愿意,我愿意。”聂新宇惊醒过来,连声道,随即心里暗自有些鄙夷自己,自己这话怎么有些像教堂婚礼里男女双方该说的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