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下乡镇调研 - 官梯

第三十一章 下乡镇调研

想领导之所想,急领导之所急,这也是秘书的必备技能。 在董中秋看来,聂新宇刚刚大学毕业,居然能够表态放弃单位的“优惠超规格分房”,这种对物质的免疫力还真不多见。 在此之前,董中秋也对聂新宇做过一些了解,知道聂新宇的家境条件并不怎么好。正因为如此,董中秋更觉得聂新宇这个年轻人难得可贵,是个可造就之才! 升官发财是官场不二的法则,可如何升官发财那就大有学问,该伸手的时候可以放心大胆伸手,不该伸手的时候如果伸手了,拿了不该拿的东西,那会出大问题! 给领导当秘书,不说发家致富,但怎么说也是人模人样,混个小康生活,超然于普通官员干部之上,那还是轻而易举的! 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在董中秋看来是不现实的,在经济问题上面,只要不违背原则,他也不反对默认下属拿一些该拿的东西! 为官多年,董中秋见过太多官员干部就倒在一个“贪”字上面,深有体会!而董中秋现在和聂新宇的关系已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然是希望聂新宇自律性更强一些! “新宇,听说你给县人大苟主任草拟了一份工作报告?”董中秋似笑非笑的看向了聂新宇,不紧不慢问了一句。 “是啊。”聂新宇没有问董中秋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他还没有那么弱智,而是认认真真解释着,“苟主任让我们秘书二股写一个官员乡镇财政预算与执行的工作报告,王志平让我来做这项工作。我当时觉得这个工作报告的主题思想有些不太适合县人大的工作内容,就大着胆子把主题略微做了一些调整,还好苟主任没有说什么。” “是吗?”董中秋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却是突然问了一句,“你和王志平就因为这件事情闹僵了?” 聂新宇愣了愣,随即大大方方说道:“县长,王志平当时虽然语气不太好,我还不至于为了这点事情和他闹僵。主要是觉得你马上要过来县政府主持工作了,而我又是您的秘书……” 聂新宇的话不言而喻,董中秋哑然失笑,这小子居然是因为即将成为水口县县政府第一秘,而故意和常务副县长的秘书王志平打擂台! 不过,对于下属们这点小矛盾,董中秋还真没太放在眼中。董中秋最关心的是聂新宇的品行性格怎么样,毕竟,聂新宇是他的秘书,要是过于争强好胜,那将是秘书工作的大忌,也有可能以后给他添麻烦。 况且,聂新宇这话的意思还真有给他这个新任县长争面子的意思,这也让董中秋颇为欣赏。董中秋初来乍到,身为县政府的一把手,一开始也不好表现得过于强势,而聂新宇出手,自然是要比他自己高调行事要强多了! 当然,让董中秋更满意的是:聂新宇没有任何扭捏,回答问题也是相当直接,一点都不转弯抹角,这样的秘书领导用起来会顺手很多,自然也很惬意! “来水口县工作几天了,有什么感想?”董中秋始终掌握着话语权,不动声色又问了一句。 聂新宇心中一动,董中秋这话应该是存有考校的意思。 想了想,聂新宇缓缓开口:“县长,我一来就被分配在秘书二股,是肖高望主任亲自决定的,然后吴秋燕副主任带我熟悉了一下县府办。这几天除了给县人大草拟了那一份报告外,正经事情还真没做什么,就是帮打字员蒲爱丽整理整理档案,然后把县委、县政府、县人大的二十多台电脑都修理了一下。” 顿了顿,聂新宇接着说道:“可能是因为我帮忙各个单位修理电脑的关系,这几天与同事相处得相当融洽,也对县府办有了一些基本的了解。个人觉得,肖高望主任不愧是我们县政府的常青树,在县府办里的威望很高……” 听到这里,董中秋的眉头皱了皱,他自然听出了聂新宇这是在提醒他肖高望这人必须堤防! 古往今来,御下之道最忌讳的就是下属功高盖主或者说下属的威望还超过上位者。聂新宇这话说得虽然好听,甚至称赞肖高望是县政府的常青树,董中秋却是一眼就听出了“县政府”和“县府办”这两个词语之间的差异! 严格意义上说,即便肖高望是县府办主任,却还不是县政府班子成员,如果说肖高望是县府办的常青树,这还情有可原。可到了聂新宇嘴里,肖高望居然是县政府的常青树,这意味着什么? 县长一个个走了,可县府办主任肖高望这个位子却是雷都打不动,这里面本来就有太多耐人寻味的东西! 在衡耒市军分区司令员田友光家中,董中秋和聂新宇见过一面,对聂新宇也花了一些时间特意进行了解,他可不认为聂新宇这话是无的放矢,更不可能是聂新宇混淆了县府办和县政府这两个概念! “听秘书二股的一些同事说,常务副县长邱碧全论资历也是可以接任县长职位的。”聂新宇说得很是自然,可听在董中秋耳中却总觉得有些别扭,“县长,我们水口县县府办的人际关系我觉得颇为复杂,听说吴秋燕副主任的父亲以前是我们水口县的老书记,在衡耒市人大主任位子退下去的。电脑员蒲爱丽听说也是从衡耒市组织部大院出来的……” 说到这里,聂新宇戛然而止! 聂新宇说的轻描淡写,董中秋心里却是惊诧不已! 县府办副主任吴秋燕的背景董中秋是知道的,可电脑员蒲爱丽居然是市委组织部大院出来的,他还真的不清楚! “蒲爱丽?”董中秋笑了笑,“就是那个喜欢扎马尾辫的姑娘吧?” 聂新宇点了点头,讪笑着:“市委组织部蒲部长送您上任,我发现蒲爱丽长得很像蒲部长,就试探着问了一句,蒲爱丽当时也没有否认。” 董中秋自持身份,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而是正色说道:“新宇啊,从明天开始,我要去下面各个乡镇转一转,你就跟我一起下去吧。” “好的。”聂新宇赶紧说道。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董中秋的第一把火到底会烧向哪里,聂新宇心里也很是没底。不过,这是董中秋的事情,聂新宇这个秘书没必要皇帝不急太监急!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董中秋上任伊始,并没有准备大动干戈,而是选择先下乡镇调研,这也和聂新宇的想法一致,倒是乐于见到的! 事实上,跟着董中秋下乡镇,聂新宇需要做的准备并不多。车子的调配自然是由县府办主任肖高望负责,而聂新宇需要做的就是准备干粮和矿泉水以及雨伞毛巾之类的必备品! 水口县是农业大县,人口接近百万,下辖三十二个大的乡镇,有些大的镇下面设几个责任区。 董中秋选择调研的第一站是盘头乡,之所以取名“盘头”,就是因为这里的公路在山腰间绕来绕去,很像女人盘起来的头发。 因为是山路居多,吉普车一路上都是颠簸不停,摇晃得董中秋直皱眉头。这也难怪,董中秋一直在衡耒市市区工作,哪里受过这种苦! 不过,事已至此,董中秋也没有打退堂鼓的意思,否则的话就会闹笑话了。毕竟,这是董中秋当县长以后的第一次下乡镇搞调研。 身为领导,是不允许多次犯错误的,这也几乎是官场上奉行的一个准则! 盘头乡的书记雷忠鹏方面大耳,浓眉,但说起话来却斯斯文文的,细声细气。相反,乡长邹品涛骨瘦如柴,却是退伍军人出身,一开口就如同机关枪直往外突! “盘头乡的农业税和提留款不尽人意啊。”董中秋和盘头乡的乡领导们握手简短寒暄过后,就很不客气地说道,“老雷、老邹,这是怎么回事?” 雷忠鹏的脸色变了,嘴巴蠕动了好几下,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所谓的提留款,不过是名字说的好听,其实就是各种摊派!对这些摊派,聂新宇因为出自农村,心里倒是非常清楚。 “县长,您让粮食局把那些白条都给兑现了,我保证今年的农业税和提留款一分钱也不少县里的。”邹品涛嘴一张,就大大咧咧地说道。 董中秋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话?粮食局的白条和农业税与提留款的收取有什么因果关系?” “县长,这里面关系太大了啊。”邹品涛就苦着脸说,“您不知道啊,我们盘头乡的农户按照相关政策规定,每年都要往粮站送很多稻谷。可粮食局倒好,钱没有,尽打白条,有些白条还是三年前的。盘头乡本来就是贫困乡,农民连温饱问题都还没有解决,主要收入就是靠卖稻谷。现在,农户手头都没钱,很多人都说要用白条抵提留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