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酒量几何 - 官梯

第三十章 酒量几何

事实上,肖高望推荐聂新宇给新任县长董中秋担任秘书,固然和他本人的眼力劲厉害有关,但打铁还需自身硬,要不是聂新宇本人硬件还不错的话,他也不会轻易开这个口的。 再说,给领导推荐秘书不只是要承担责任,同时,也是在做人情。要知道,能给领导当秘书是很多年轻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好运气的! 在此之前,肖高望也是仔细看过聂新宇的档案。聂新宇不只是华清大学的高材生,更是在大学期间就已经入了党,而且家庭成分是贫农,出身清白,在这个年代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而在看了聂新宇给县人大草拟的报告之后,肖高望发觉聂新宇这个年轻人文笔也不错,也就更坚定心思。 这个时候,肖高望首要的是和新任县长董中秋搞好关系,快速取得他的信任,其他的东西都必须为这让路。给董中秋推荐一个优秀的秘书,在肖高望看来,也是重中之重! “小聂,你酒量怎么样?”肖高望突然问了一句。 聂新宇微微一愣,略微迟疑了一下才试探着说道:“主任,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具体酒量是多少,读大学的时候,最多喝过六十多度的京城二锅头,有些上头,但没醉。” 在聂新宇的记忆当中,前世今生,他好像还真的没有醉过。聂新宇一直自诩为理智的人,下海经商后更是洁身自好,基本上不去酒吧,即便是在他最潦倒的时候,也不屑于买醉! 至于酒量,聂新宇自认为还算不错,白酒喝上一斤估计问题不大!不过,酒量这东西不好说,特别是在酒场,那更是枪打出头鸟,每每最先醉倒在桌子底下的都是那些吹嘘自己海量的人! 所以,聂新宇也是给了比较模糊的答案! 聂新宇自然知道肖高望问他酒量几何的意思所在,毕竟,在官场中,特别是给领导当秘书,帮领导挡酒也是一门高深的必修课程! 在衡耒市官场,一直流行这么一个段子:能喝一两喝三两,这样的干部要表扬!能喝三两喝半斤,这样的干部党放心;能喝半斤喝八两,这样的干部要培养;能喝八两喝一斤,这样的干部树典型;能喝一斤喝一箱,这样的干部能力强,能喝一箱喝一桶,明天下文当老总;能喝一箱喝一缸,市委书记让你当!能喝一缸喝一车,这样的干部……没听说! “嗯,年轻人能有这酒量也算难得了。”肖高望点了点头,“董县长刚来我们水口县不久,应酬多。小聂啊,平时你一定要照顾好董县长,特别是喝酒的时候,要注意让董县长喝好但不要喝醉,酒喝多了会伤身的。” 聂新宇心里暗自鄙夷,你都知道酒喝多了会伤身,还想让我去给董县长挡酒,难道我的身体就不重要? 当然,这样的话聂新宇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否则的话,他得罪的不只是肖高望这个县府办主任,只怕董中秋听了后也会立即撤掉他这个秘书! “谢谢主任提醒,我会注意的。”聂新宇赶紧表态说。 “嗯。”对聂新宇的这种谦虚恭谨的态度,肖高望颇为满意,点了点头,“明天早上我就带你去见董县长,你先有个心理准备。” “好的,谢谢主任。”聂新宇微微弯腰施了一礼,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出了肖高望的办公室。 第二天刚上班,肖高望就领着聂新宇进了县长办公室。 “县长早上好!”肖高望满脸的毕恭毕敬。 “嗯。”董中秋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老肖,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和新宇聊聊。” 董中秋和聂新宇早两天已经在礼堂里见过面,可以说是众人皆知,董中秋也没有藏着掖着,“新宇”这个昵称一出口,足以让肖高望明白这两个人的关系不简单! 领导和秘书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或许董中秋这也带有某种故意的成分,也是想让肖高望以后关照一下他的这个秘书,以免以后聂新宇掉了他这个县长的面子。 把肖高望打发走,董中秋朝沙发方向指了指:“新宇,你先坐吧,我看完这份报纸,就过来和你聊几句。” “好的。”聂新宇很是恭谨地回应着,“县长,我先去烧一壶开水吧。” 董中秋看了聂新宇一眼,表情不置可否。 前世今生,聂新宇都没有给人当过秘书,这还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不过,没吃过猪肉,但聂新宇也是见过猪跑的,以他比一般人多出了几十年的后世经历,对干好秘书工作,他还是有充分的信心的! 再说,聂新宇可没有只给县长董中秋倒茶递水打杂的那种初级秘书的自觉,他也不屑于当那样的秘书! 秘书首要的就是了解领导的需求,而要知道领导的需求就必须先弄清楚领导的一些行为习惯。对董中秋的工作以及生活习惯,聂新宇一概不知,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聂新宇相信,只要董中秋主动开口,然后自己注意观察,总能够适应这个秘书工作的! 一般来说,疏大背头发型的领导都喜欢喝浓茶,因为这种领导一般都属于大开大合型,太淡的茶水不适合他们的口味。当然,聂新宇也注意到董中秋办公室里准备的是上好的碧螺春茶叶,这种碧螺春茶也是适合泡浓茶的。 聂新宇并没有太多迟疑,就给董中秋泡了一杯很浓的茶。 董中秋一边看报纸,一边也是在观察着聂新宇的动静。一叶落知天下秋,董中秋当了多年的领导,很注意从细微处观人! 聂新宇泡茶的时候,显得很关注,目不斜视。 先用开水把茶杯里里外外烫了一下,光是这个细微动作,就让董中秋的眼神略微有些诧异。烫杯是泡茶的首要动作,以利于茶叶色香味的发挥! 烫杯之后,聂新宇缓缓将开水冲入杯中,然后取茶投入,不加盖。此时茶叶徐徐下沉,干茶吸收水分,叶片展开,现出芽叶的生叶本色,芽似枪叶如旗;汤面水汽夹着茶香缕缕上升,如云蒸霞蔚。 事实上,碧螺春茶泡起来的时候似雪花飞舞,叶底成朵,鲜嫩如生。叶落之美,有“春染海底”之誉。 外行人泡茶一般是不管什么茶叶,都是先放茶叶,然后再用开水冲,其不然也!当然,如果条索松展的茶叶,先放茶叶再冲开水,也无不可! 泡好茶后,聂新宇并没有马上端给董中秋,而是放在自己面前的茶几上,然后静静地坐着。 董中秋的脸色微微变了,在他看来,聂新宇把茶杯放在自己面前是一种比较失礼的行为,他总不好意思从聂新宇面前把茶端过来喝吧! 官场是全世界最讲究排资论辈的地方,董中秋虽然颇为欣赏聂新宇,但也绝对容不得他放肆! 两个人似乎僵住了,董中秋静静地看着报纸,而聂新宇则正危襟坐,腰身挺得笔直!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聂新宇才伸出手来,用手掌托起茶杯,略微迟疑了一下,这才把茶杯往自己侧面方向移了过去。 董中秋也适时站了起来,走到了主沙发上坐了下来,看似开玩笑的笑了笑:“新宇,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居然对茶道也有研究啊。” 聂新宇欠了欠身,笑着说:“县长,在您面前我可不敢班门弄斧。只是,这茶汤饮用和闻香的温度均为45-55c。若高于60c,则烫嘴也烫鼻;低于40c,香气较低沉,味较涩。这个时间不太好控制,我也是从书上看到的,不知道对不对?” 董中秋这才恍然,心里也舒畅了许多,敢情聂新宇刚才是在掌心感受茶水的温度!这份细致,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把握的! “是吗?”董中秋点了点头,看向聂新宇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欣赏,语气也缓和了许多,嘴上却是说着,“新宇,我没那么多的讲究,以后你只需把本职工作做好了就行。” 董中秋是这么说,聂新宇可不会这么听。领导对秘书的要求,只会越来越低,绝对没有把档次降低的可能。对于这种人性方面的把握,只怕董中秋也赶不上聂新宇! “县长,感谢您的信任,我以后会努力的。”聂新宇似乎在表决心与衷心。 “住下来了吗?”董中秋轻轻泯了一小口茶,味道还真是不错,香浓适宜,嘴有余香,笑着问了一句。 这才是董中秋的高明之处,身为领导,对待下属不能一味的威严,也要在合适的适合恰当表示对下属的关心,这样才会让下属感激涕零,心头涌起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想! “吴主任给我分配了一套两居室。”聂新宇不敢隐瞒,赶紧坦白,试探着说道,“我也不知道县府办其他人的住房条件怎么样,一直在担心这个规格是不是高了,会惹人诟病?” 董中秋略微一沉吟,摆了摆手,笑着说:“没事,你分房是在给我当秘书之前,住了就住了吧。” 聂新宇能够考虑到是否会因为分房子的事情引人诟病,证明他进入角色很快,这一点倒是让董中秋颇为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