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股长算什么领导 - 官梯

第二十七章 股长算什么领导

“这个年轻人胆子不是一般的小!”仔仔细细把这篇不到一千字的工作报告看了三遍,苟福天得出了这么一个奇怪的结论。 苟福天本来是想给常务副县长邱碧全出个难题,琢磨着县府办那边怎么说也得花上几天时间才能鼓捣出这份工作报告来的。没想到,这份工作报告的起草者居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叫聂新宇的年轻人,而且是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人! 应该说,聂新宇玩的这一手够绝! 对于这一点,苟福天也不得不承认! 最主要的是,聂新宇剑走偏锋,打了一个时间差。按照一般的正常程序,这份工作报告聂新宇起草后,是要先交给县府办的副主任审核,然后给政府主管县领导复核过后,再转交给县人大! 如果是那样的话,苟福天就有话说了! 标题是苟福天这个县人大主任定的,如果这个改变了标题的报告在常务副县长邱碧全那边通过的话,就是和他唱对台戏!到时候,苟福天要发难也是师出有名! 可现在,聂新宇直接把草稿送到了苟福天手中,而且一共耗时只有半个小时。很明显,聂新宇这是在向他表明,这份草稿完全出自他聂新宇的手,和县政府那边任何领导无关,更没有哪个县领导的授意! 当然,苟福天也可以选择把聂新宇好好教训一顿。可问题是,苟福天不是聂新宇的直接领导。况且,以苟福天的正处级别身份,如果这样做的话,那还真的是很掉身份! 苟福天自然是不想给自己弄一个“以大欺小”的恶名! 更何况,聂新宇的这篇稿子确实写得很漂亮,简直让苟福天无可挑剔! 抛开标题不说,光是那个漂亮的排版,就几乎是苟福天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让人有一种赏心悦目的舒服感! 而且,这个报告一点都不像一个新人起草的,相反,文风非常老练。让苟福天更觉眼前一亮的是,聂新宇在这个工作报告中加入了他自己的一些想法! 聂新宇采取的是以点带面的思路,完全是在未征询苟福天这个县人大主任的前提下,擅自做主将财政预算报告规范化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先试点然后再推广。 更让苟福天惊讶的是,聂新宇选择试点的乡镇是曲兰乡。曲兰乡各方面的排名都在水口县的中间位置,用它来做试点还真的很有代表意义! 而对如何规范财政预算与执行,聂新宇表现的一点也不像门外汉,要不是苟福天知道聂新宇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还真的会以为他是财务人员! 在报告中,聂新宇提出了几个可圈可点的方案: 第一、规范预决算的报告范围。报告预决算的范围确定为乡级综合财政的预算和执行结果,其收支包括国家预算内、预算外和乡镇自筹资金三部分。 第二、规范预决算的项目划分。预决算项目按三类资金划分。将预算内收入分成,超收分成、追加支出、专项补助列入地方可用财力,纠正以往将预算内超收分成等项目归入地方自有资金的不规范做法,增加报告地方可用财力作为预算内总收入的其中部分,避免重复计算收入;把预算外地方留用项目作为预算外收入的其中部分,避免只报地方留用,不报预算外收入总额,实行财政预算收支两条线的乡镇,其核定支出基效、追加支出、超收分成、专项补助等可视同顶算内可用财力;预算内可用财力之和与预算内收入总额之差可视同独立预算的预算内。 专业的表述,点到即止,可进可退的文风都显得很是老辣,让苟福天很是欣赏。 当然,聂新宇擅自改掉了文章的标题,让苟福天心里有几分不爽。但苟福天心里不爽的同时,却又忍不住赞叹,因为聂新宇在把握主题方面实在是太精准了! 财政预算属于政府工作范畴,但监督属于人大权力范畴。正因为如此,聂新宇拟定的《实行乡镇财政预算和预算执行情况报告规范化,提高报告质量》这个标题可以说是绝了! 一个简单的标题把县政府与县人大的分工协作给体现得淋漓尽致,硬是让苟福天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当然,让苟福天惊叹不已的是,更难得的是,聂新宇拟定这个报告一共花费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刻钟! 聂新宇回到秘书二股的办公室,王志平马上黑着脸走了过来。 “小聂,你是怎么回事嘛?”王志平劈头就质问道,“给县人大起草的报告,怎么不先报县府办相关领导复核就送过去了,你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性?” 聂新宇本来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一听这话,脸上的笑容缓缓凝固了! “王股长,你也说了,这是给县人大起草的报告,本来就不属于县府办工作范畴,我也是纯粹的义务帮忙性质。”聂新宇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我拟好草稿后,自然是要去向县人大苟主任征求指导意见。” 针尖对麦芒! 聂新宇寸步不让,一下子就和王志平给杠上了! 秘书二股办公室寂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看向了这个方向,寂静得有些可怕! 在秘书二股,代理股长王志平一直是一种上位者姿态,很多人都早就看不惯他的这副高姿态与嘴脸,可都顾忌王志平是常务副县长邱碧全的秘书这一独特身份,可以说是敢怒不敢言! 现在,聂新宇突然和王志平干上了,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但一个个都开始兴奋起来! “聂新宇!”王志平变了脸色,声音也一下子提高了很多,“你一个新人才上班几天,就这么自大?我告诉你,这里是县政府机关单位,不是在大学校园里!你这么做就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马上给我写一份深刻的书面检讨!” 顿了顿,王志平似乎意犹未尽,又冷哼了一声:“否则的话,你暂时是不需要来秘书二股上班了?” 聂新宇突然轻笑一声:“是吗?要是我坚持不写这份书面检讨呢?” 说完,聂新宇似笑非笑的看着王志平。 不知为什么,面对聂新宇淡淡的眼神,王志平心头竟有些发毛,同时,恶向胆边生,怒吼了一声:“那你明天就不要来上班了,给我滚出县府办!” 聂新宇的声音也突然提高了:“你说让我滚就滚?要开除我,只怕要县府办领导发话吧?” 说着,聂新宇突然往前走了一步,眼神逼视着王志平,却是压低了声音:“王志平,你少吓唬我,我也不是被吓大的,股长算什么领导?” 说完,聂新宇一转身,径直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后面椅子上,再也不理会王志平。 王志平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胸膛起伏很大,似乎被气得不轻。 要说,聂新宇这话对王志平的打击还真是挺大!在官场中,股长确实是最基层的领导干部。可问题是,在国内的行政体系当中,还真没有股长这个级别。所以,从严格意义上说,股长还真不是什么领导岗位! 聂新宇因为毕业于名牌大学,刚分配下来,就是主任科员,享受科级待遇,在行政级别上面,还真的比王志平这个股长还要高! “聂新宇,你给我等着,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王志平一直给县领导当秘书,平时就是下面的乡镇和县局一把手见了他,大多数都会恭恭敬敬叫一声“王科”,没想到今天却被聂新宇这个新人给奚落了,脸上挂不住,恼羞成怒了,一伸手,猛的在桌子上面拍了一巴掌,气冲冲转身扬长而去! 秘书二股所有人都眼神怪异的看了聂新宇一眼,然后快速把头扭过去,各忙各的。 “新宇哥,你刚才和王志宇说什么了?”蒲爱丽凑过了小脑袋,一脸好奇的表情,“怎么把他气成那样?” 聂新宇嘴角一撇,脸上扬起一股促狭的笑容,低声道:“我只是提醒他,他裤子的拉链没有拉上……” “我呸!”蒲爱丽俏脸一红,轻谇了一口,“你坏死了,一点都不正经。” “爱丽,帮我把给县人大苟主任的那份草稿再打印一份出来存档吧。”聂新宇突然正色道,“要是领导真的问起来,还真有些麻烦。” “嗯。”蒲爱丽点了点头,“新宇哥,你要小心一些,王志平这人别看衣冠楚楚一副人模人样,其实憋着一肚子坏呢。” 蒲爱丽这声音不低,整个办公室里的人都可以听到她的声音,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怪异的神色,又都拼命憋着不笑出声来,实在是有些难受! 这也难怪,没有几个人会看好刚参加工作就得罪了王志平的聂新宇,尽管基本上都站在他这一边,可他们都没有蒲爱丽那种的背景,又不敢轻易得罪王志平,自然是都只能装作没有听到,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