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领导定的标题都被... - 官梯

第二十六章 领导定的标题都被...

“新宇,县人大苟主任让我们秘书二股帮忙起草一份关于乡镇财政预算的报告。”刚上班,王志平就找上了聂新宇,给他布置工作。 聂新宇愣了愣,秘书二股的职责范畴似乎没有给县人大写报告草稿这一项吧。同时,聂新宇也注意到旁边的蒲爱丽也在连连摇晃着小脑袋冲他使眼色,也有了几分警惕心! 事物反常即为妖,聂新宇可不是什么职场菜鸟! 县委、县政府、县人大以及县政协构成水口县四大班子,这四大班子是互相协助但又互相制衡的关系,自成体系。按照常理,县人大的工作报告自然有人大的专职秘书负责,怎么也不可能让县府办的人起草! 聂新宇对水口县县人大主任苟福天也有一定程度上的了解,知道苟福天在水口县当了八年的县委书记,两年前才退而求其次,当了县人大主任。 按照官场惯例,县委书记即便退居二线,一般也是市地区的人大副主任或者政协副主席。而苟福天从县委书记位置下来,确仍旧是正处级别的县人大主任,这本身就有些不正常! 按照聂新宇的理解,这里面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衡耒市市委领导对苟福天的工作不太满意,或者是苟福天当县委书记的时候,犯了比较严重的错误!第二种可能是,衡耒市市委领导对水口县新一届的领导班子不太放心,让苟福天这个老同志继续留在水口县起定海神针的作用! 可就是是哪一种可能,这个答案只怕没有几个人知道,聂新宇更是只能猜测! 可不管是哪一种情况,身为当事人,苟福天对这种结果只怕都不会满意! 当然,聂新宇更为注意的是王志平嘴里的“财政预算”这个敏感词! 县长是财政一支笔,财政预算也是政府工作范畴。现在,县人大主任苟福天明目张胆的公然插上一腿,代理县长邱碧全该作何想法? “王股长,这不太合适吧?”略微一沉吟,聂新宇就笑着说,“我是个新人,对财政预算项目也不熟悉啊。” 听着“王股长”这么一个聂新宇对他的专有称呼,王志平心里恨得不行。不过,这一次,王志平的脾气似乎相当好,脸上居然挂着淡淡的笑容:“新宇啊,你可是我们县府办唯一的华清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写个报告还不是小菜一碟?再说,新人更应该多锻炼锻炼嘛。” 顿了顿,王志平接着说道:“等下县人大会有人把相关资料送过来,有范本的,不难写。” 说完,王志平根本不等聂新宇接话,径直走开了。 聂新宇苦笑着摇了摇头,王志平这明显是赶着鸭子上架,把这个烫手的山芋塞给了他!而且,这么一个跨部门的敏感性报告,被王志平给说得轻描淡写,弄好了是应该的,弄砸了就是能力问题! “这个王志平还真不是一般的阴险!”聂新宇暗自得出了结论。 “新宇哥。”蒲爱丽凑到聂新宇身边,低声说道,“苟主任对工作报告的审核那是出了名的严厉,哪怕只是错一个标点符号都有可能被上纲上线……,王志平这是明显没安好心,欺负你是新来的。” 聂新宇心里苦笑,要真的只是蒲爱丽说的这么简单,只是苟福天对工作报告审核得很细的话,他根本就无需担心,多多仔细复核几遍就行了! 让聂新宇最感头疼的是因为这个报告是给县人大写,而且报告的内容又属于县政府工作范畴,这是否会让县政府这边的领导有想法? 更何况,王志平明显是在使坏,要是他在常务副县长邱碧全面前再嘀咕几句,天知道邱碧全会怎么看自己这个刚进县府办工作的新人! 不过,事已至此,聂新宇想要回避也已经不太现实,只能面对了! 县人大送材料过来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把材料放下就走了,甚至都没有看聂新宇一眼。 一看材料,聂新宇更加头疼! 简简单单的两份材料,可每份材料上龙飞凤舞写着一行字。 第一份材料上写着:怎样做好乡镇财政预算。 第二份材料上写着:县人大代表评议县政府工作。 “这哪里是一个工作报告,分明是两个要命的文稿。”聂新宇也是心中一凛。 “新宇哥,这是苟主任的字迹。”蒲爱丽探过小脑袋,低声提醒道。 “是吗?”聂新宇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 一看这两个标题,聂新宇几乎就可以猜想到苟福天那双强势的眼神! 《怎样做好乡镇财政预算》这个标题如果出自县政府的工作报告里,那倒无可厚非,可问题是县人大只有监督权力,选用这么一个标题的工作报告却是非常不妥! 从某种意义上说,苟福天这个人大主任伸手过长,已经开始对政府工作指手画脚! 聂新宇也一眼就看出,苟福天之所以让人送两份材料过来,那是一种无形的威胁!苟福天的言下之意是:如果乡镇财政预算方案无法让他满意,那县人大评议县政府工作的报告就要好好琢磨琢磨! 聂新宇觉得有几分可笑,堂堂县人大主任居然会玩这种低级游戏! 聂新宇可不是什么菜鸟,县人大这份标题为《怎样做好乡镇财政预算》的报告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写的!屁股决定脑袋,聂新宇不可能为了县人大的一个工作报告把县政府的领导都给惹火! 不过,苟福天可不是一般的县人大主任,他是从水口县县委书记位置上退居二线的! 聂新宇不得不考虑其中的厉害关系! 更重要的是,新任县长董中秋很快就会过来上任,作为董中秋的既定专职秘书,聂新宇必须解决这个麻烦,不能给董中秋添堵,更不能因为自己的缘故让人大和政府之间的关系搞僵! 仔细考量了一番,聂新宇坐到了电脑旁边,下笔如有神,噔噔噔不到十分钟就敲出了一份关于乡镇财政预算的报告,并且打印了出来! “新宇哥,苟主任可凶了,你要不要再斟酌斟酌,明天再把报告送过去?”蒲爱丽有些担心的提醒了一句。 “放心吧,我有分寸。”聂新宇淡淡的笑了笑,“谢谢你,爱丽。” “不用谢。”蒲爱丽俏脸一红,小脑袋低了下去。 水口县县人大和县委在一个大院,离县政府大院还不到五百米的距离,聂新宇走了不到一刻钟,就出现县人大主任苟福天的办公室。 苟福天属于那种“聪明绝顶”的人,头发秃得没剩几根了,身材却是很高大,一双眼睛又特别小,整个外形显得很不协调。 “苟主任,关于乡镇财政预算的工作报告我已经起草好了。”聂新宇站在离办公桌大约半米远的地方,低垂着双手,微微弯腰,显得很是恭谨,“请您过目,要是有什么地方用词不当,我马上修改。” 苟福天微微一愣,随即眯着小眼睛饶有兴趣的上上下下打量着聂新宇! 事实上,苟福天心里也颇为惊诧! 当然,苟福天更为惊讶的是聂新宇话里的言下之意以及那种与他年龄不符的沉稳劲! 聂新宇的话看似恭谨,却是透着一股傲气! “要是有什么地方用词不当”看似谦虚,却锁定了范围!苟福天觉得有些好笑,聂新宇这个小伙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傲气! 苟福天心里估算了一下,从自己派人过去县政府送材料再到这个叫聂新宇的小伙子送材料过来,一共也就半个小时左右,除去一来一回路上的时间,这份材料的耗时绝对没有可能超过一刻钟! 这种速度可以说是骇人! 要知道,政府机关的工作报告要求非常高,甚至连标点符号都很讲究,一个工作报告的出台,一般是要经过好几道关卡的审核! “小聂是吧。”苟福天花了大约三分钟时间把这份草稿看完,“嗯,排版不错……” 聂新宇不动声色,知道苟福天肯定还有下文,领导说话一般都是这样,或者先抑后扬,或者先扬后抑! 果然,苟福天看似随意地说了一句:“小聂啊,我们县人大的报告是要给全体人大代表和干部群众看的,来不得半点马虎啊。“ 聂新宇的眉头动了动,却仍然是不吭声! “小聂,听说你是个电脑高手。”苟福天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有时间帮我们县人大几台电脑也修理一下吧。” “好的。”聂新宇微微一笑,“一切听苟主任您的吩咐。” 顿了顿,聂新宇又接了一句:“苟主任,这份文稿……” “你要不要拿回去再斟酌斟酌?”苟福天似笑非笑的看着聂新宇。 聂新宇摇了摇头:“要是用词有什么不当的地方,您多多批评,我马上修改,不敢耽搁您的宝贵时间。” “那行。”苟福天笑了笑,叹了一口气,“先放这里吧,辛苦你了啊,小聂。” “苟主任再见。”聂新宇没有半句废话,微微弯腰行了一礼,转身快步离开。 “有意思的年轻人。”看着聂新宇快步离开的背影,苟福天的脸上浮现一丝诡异的笑容,视线重新落在了草稿上。 这份工作报告的标题为《实行乡镇财政预算和预算执行情况报告规范化,提高报告质量》,而苟福天给出的命题为《怎样做好乡镇财政预算》! 两个标题看似都以乡镇财政预算为主题,但内容却已经大相径庭,基本上不怎么搭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