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新宇傥落成 - 官梯

第二十四章 新宇傥落成

事实上,综合二科除了那几个给县领导当秘书的之外,就剩下打字员、送报员、话务员几个打杂的,外加几个虽然西装革履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都是地摊货的年纪略微有些偏大的笔杆子! 聂新宇心里很清楚,这几个已经有些老态龙钟的笔杆子主要的任务就是写官面文章,包括一些领导的讲话文稿以及县府部分文稿的起草工作,负责办理农村工作以及农村经济、城市经济和社会事务等方面的专业性很强的文章! 在聂新宇看来,这个综合二科命名为“秘书二股”更加贴切恰当!而事实上,综合二科的书名名称还确实和聂新宇想象中的一样,就叫秘书二股! 秘书二股的工作职责除了这几个笔杆子的业务范畴之外,还有几个专职秘书专门为县政府领导服务包括替县领导写讲话文稿,负责全县财贸工作中重大问题的协调、指导,。当然,偶尔,秘书二股也要撰写一些领导署名的文章,完成领导交办的其他事物。 秘书二股的代理股长就是聂新宇先前在走廊上碰到的常务副县长邱碧全的秘书王志平,见聂新宇跟在吴秋燕身后进来,眼神里抹过一丝暴戾之气,转瞬即逝! 这也难怪,在吴秋燕这个俏美人身上,王志平没少花功夫,甚至为了她到了现在都没有结婚!而就在刚才,王志平注意到在进门之前,吴秋燕一直在频频回头对着身后的聂新宇媚笑! 如果说先前王志平还只是对萍水相逢的聂新宇抱有些许警惕心的话,那现在聂新宇已经被列成了王志平的情敌! “王科,你麻烦来了,这个帅哥比你还要帅耶!”站在离王志平不远地方有一个面容姣好扎着马尾辫的女孩,一开口就颇有几分童言无忌的味道。 这下,王志平的脸色变了! 在水口县县府办,王志平对自己英俊的面貌是相当自诩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在王志平看来,女孩这句话和指着他鼻子骂没有什么区别! 要是换做秘书二股其他任何一个下属,敢这么跟他说话,王志平只怕要记恨于心了!只是,对这个扎着马尾辫脸蛋精致如洋娃娃的年轻女孩,王志平却是不敢动这个心思。 这个女孩叫蒲爱丽,连县府办主任肖高望每次见了她都是满脸呵呵笑容,再联想到衡耒市市委组织部长也姓蒲,王志平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王志平甚至动过追蒲爱丽的心思,可这丫头除了上班外,基本上见不到人影,可以说他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再说,王志平也深谙有得必有失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他的主要目标还是这些年朝思暮想的县府办副主任吴秋燕。别人或许不清楚,王志平却是知道吴秋燕是衡耒市原人大主任吴成群的女儿。 吴成群以前在水口乡当过县委书记,后来到市里当副市长、副书记、人大主任。现在虽然已经退休,但吴成群在水口乡乃至整个衡耒市官场到处都是门生,很多官员干部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光是这份人脉关系,就足够惊人。 王志平死追吴秋燕,固然是因为吴秋燕貌如天仙,也和他想借助吴成群的人脉往上爬有关!要知道,在官场中,很多时候比的就是人脉关系。 不过,吴秋燕这女人更是让人琢磨不透,面对王志平的穷追猛打,她始终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距离,可以说是让他心头痒痒的,却又无可奈何! “小聂,欢迎啊。”王志平微微笑着,主动伸手和聂新宇握了握,“以后大家就是一个锅里吃饭的同事了,有你这个华清大学的高材生加入,我们综合二科实力大增啊。” “虚伪!”蒲爱丽的声音不高不低,却是足以让整个办公室里大部分人都能够听清楚。 “王股长好。”聂新宇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这个不经意的称呼却是让王志平脸色一寒!“初来乍到,不懂的地方还很多,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 秘书二股的人一个个脸上都挂上了诡异的表情,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打人不打脸,王志平好歹也是常务副县长邱碧全的秘书,即便是那些乡镇书记镇长科局长见了他,要么恭声“王秘”,要么很是恭谨的叫一声“王科”,就是没有人会直呼王志平这个“股长”实职! 聂新宇看似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愣头青,其实却是早就观察到王志平看向自己眼神里的敌意,再联想到王志平看吴秋燕那种火辣辣的眼神,心里哪不明白王志平的那点小心思! 要知道,聂新宇虽然年龄比王志平要少很多,但王志平也只是个秘书,平时那些县领导称呼王志平要么“小王”,要么“志平”,而现在王志平初次见面就称呼聂新宇为“小聂”,毫无疑问,这是以一种上位者的姿态在说话! 要是聂新宇真的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刚刚大学毕业分配的新人,或许不清楚这里面的弯弯道道,或许即便知道也会默默承受! 可问题是,聂新宇是要给新任县长董中秋担任秘书的,将是水口县县政府第一秘书,要是被王志平公开叫“小聂”,以后未免会引发一些不好的影响! 聂新宇自己的面子不要紧,可要是掉了县长董中秋的面子,那可是大问题! 正因为如此,聂新宇直接一个“王股长”回敬了过去,算是礼尚往来! 事实上,两个人的称呼都没有问题,字里行间都让人挑不出毛病,只是里面大有玄机罢了! 王志平似乎愣了愣,嘴巴蠕动了好几下。 可聂新宇却是很快接着说道:“大家好,我是聂新宇,以后还请各位多多支持和协助工作,大家叫我新宇好了。” 这下,所有人都听出来了,聂新宇是有的放矢,对王志平嘴里的“小聂”这个称谓不满! 吴秋燕颇为诧异地看了 “新宇,新宇,好名字。”蒲爱丽突然出声,且摇晃着小脑袋,““新宇傥落成,端庄厉忠直。滔滔奸佞夫,见使心怵惕。” 聂新宇颇为诧异地看了蒲爱丽一眼,没想到这个小女孩的古文造诣居然也相当不错。 “新宇傥落成”出自宋代文人卫宗武的《赠赵月麓之霅》,都说唐诗宋词,宋代的诗歌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偏僻,若不是父亲李家明博学,也取不出这样的名字! 应该说,李家明给聂新宇起这么一个名字,也是抱有很大期望的。这也是聂新宇第一次听一个女人能够说出自己名字的出处,自然是高看了一眼,连带对蒲爱丽的印象也好了很多。 人和人之间的感觉,就是这么奇怪! “新宇,我先带你去宿舍看看,先安顿下来,明天再正式上班吧。”吴秋燕嫣然一笑。 “谢谢吴主任。”聂新宇微微笑着。 跟在一摇一曳的吴秋燕身后,聂新宇来到了县政府家属大楼。应该说,县政府家属大楼比起一般的机关单位宿舍楼还是要好上不少,六层混泥土结构,外墙也装修过,看起来蛮不错的。 聂新宇分到的是一个两居室,还带有卫生间和厨房! “吴主任,这合适吗?”聂新宇禁不住愣了愣,“有没有单身宿舍?” “让你住你就住吧。”吴秋燕微微有些惊诧,娇笑着,“怎么还有嫌房子太好了的人啊?新宇,你可能不知道吧,我也是从市委组织部分配下来的,对你这个小老弟,自然是要特殊关照一下呀。” “谢谢吴主任。”吴秋燕的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聂新宇要是再扭捏,那就是故作姿态了,只能表示感谢,承她这个人情。 “好好收拾一下吧。”吴秋燕娇笑着,“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新宇,好好努力,我很看好你的。” 看着吴秋燕扭着肥臀一摇一曳的离开,聂新宇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总觉得这个女人有些不对劲,可具体什么地方不对劲,他却说不上来! 吴秋燕说两人都是从市委组织部分配下来的这一点所谓的交情,实在是有些过于牵强!从吴秋燕的话里,聂新宇也听出她是在有意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可聂新宇和吴秋燕素未平生,两人其实还真的没什么交情。 聂新宇又哪里知道,王志平一直在对她死缠烂打,吴秋燕早就不胜其烦,见了聂新宇之后,也是心生一计,想用聂新宇做挡箭牌,让王志平知难而退! 正因为如此,吴秋燕甚至利用手中的权力,超规格给聂新宇分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 当然,似是而非的暧昧距离也是吴秋燕这种女人的专长!聂新宇固然长相颇为帅气,吴秋燕却是早就过了花痴的年龄! 而事实上,吴秋燕这一手确实玩得漂亮,王志平记恨于聂新宇,第二天就开始采取行动了。 刚上班,聂新宇就被王志平这个秘书二股的代理股长安排整理档案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