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极品女人 - 官梯

第二十三章 极品女人

聂新宇分配去的综合二科,名义上是个科室,其实也就是一个股级单位。 要知道,县府办主任肖高望也仅仅是正科级别,其他副主任大多数都只是副科级,要是县府办里面还真的设科级单位,那让这些副主任如何管理这些科室负责人? 要说官场和社会的区别,只怕最明显的就是官场中人最会讲官话,也最会互相吹捧借以抬高自己! 和聂新宇有过几面之缘的衡耒市军分区警卫连长王军就是最不习惯官场中的这一套,特别厌恶喜欢讲官话的官员干部。 譬如说,在官场,称谓一个副市长都是会叫“某姓市长”,而不是直呼“某姓副市长”,否则就是给人添堵也总得罪人的官场白痴。 而为了体现县委办和县府办的特殊性,明明是一个股级单位,给挂个科室牌子,也是顺理成章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王军甚至当着他的面控诉官话空洞,官场虚伪,官员人格分裂,说得聂新宇心旌摇曳,但心里却也颇为认同! 在聂新宇看来,官话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空话套话,这是有一定的理论与历史依据的。 体制内的空话套话废话来自苏联,是斯大林为了让人听不懂,而故意编造出来的话语体系。他说出了部分真理,那套话语确实是由苏联传入国内,但是归功于斯大林一人,太看高斯大林的能力了。 而且,斯大林使用那套话语的用心,不是故意让人听不懂,而是驾驭群氓的技术。斯大林话语与希特勒、戈培尔的话语是一奶同胞,他们共同把法国人古斯塔夫?勒庞的著作《乌合之众》奉为葵花宝典。 古斯塔夫?勒庞认为聚集在一起的人,满足两个条件就会形成心理群体:首先是成员个性受抑制,其次是他们都在关注同一事件。一旦形成心理群体,其中的个体思想情感会全部朝一个共同的方向演变。无论群体当中的个体原本是什么民族,什么阶级,什么职业,什么学识,一旦他们组成一个群体,他们就会获得一种集体心理。 群体呈现出来的品质特征一般都等而下之,所以群体不能完成高智力工作。在群体之中,每个个体叠加在一起只会让愚蠢增加,也不会让天赋才智得以凸显。 如果群体中个体把各自最基本的品质汇聚,那么带来的必将是平庸而不是新颖的东西。群体如此之愚蠢,往往会把自己潜意识中的希望,寄托在几个似是而非的词语上。 有的时候,那些最不明确的词语,引起的反响反而最大。 比如说,像民主、社会主义、平等、自由等等,它们的含义极为模糊,即使一大堆专著也搞不清它们究竟在说什么。然而,正是这区区几个词语,却蕴含着神奇的威力,它们被看成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 各种极不相同的潜意识中的抱负及其实现的希望,全被它们集于一身。 实际上无论是群体的弱智,还是空话的力量,中国先贤早已发现,只是他们没有恶意去玩弄群体和语言。 荀子曰:“名无固宜,约之以命。约定俗成谓之宜。”即使是谎言重复一千遍,也会约定俗成,这个推论,荀子没有说出来,勒庞说了。 《孟子?尽心上》:“行之而不著焉,习矣而不察焉,终身由之而不知其道也,众也。” 一般人对于道即便在行之、习之、由之而不知不觉。 还有一个推论,群众即使每天作恶,也不知不觉,孟子没有说出口,勒庞说了。 仁义礼智信,先贤把仁、义、礼放在智、信前面,可谓用心良苦,因此之故,国人觉悟得也比较早。希腊版空洞词汇在西方还很有市场,而国内群众早已经散去,有些人还在恋恋不舍地乌合着,企图在希腊版空话之外创造出一套有我国特色的梦话来。 而在聂新宇看来,这也仅仅是个梦话,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真要坚持,那也只是徒增笑料罢了! 当然,官话不但是一门学问,更是一门高深的艺术。 三人行必有我师,更何况,聂新宇即将混迹于精英荟萃的官场,还真的有必要好好研究官话这门高深的艺术。吸其精华去其糟粕,才是真正的官场精英! 或许是聂新宇的几句恭维话以及态度很恭谨的作用,县府办主任肖高望亲自打电话叫来了一个副主任,专门领他去综合二科报到。 让聂新宇想不到的,这个副主任居然是个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岁的漂亮女人,一袭蓝色职业西装,妩媚的脸蛋,白皙的皮肤,再配上突兀有致的身材,很是养眼! 这个副主任叫吴秋燕,据说已经在这工作有将近五年时间了,算是水口县县府办的老人了! 在聂新宇默默关注她的同时,吴秋燕也在偷偷打量着这个新分配到县府办的小帅哥! 聂新宇倒不是惊艳于吴秋燕的姿色,主要是他发觉了某个不同寻常的东西。吴秋燕的副主任办公室就在主任办公室的斜对面,可在接到肖高望的电话之后,她足足过了将近十分钟才过来! 而且,吴秋燕根本没有做任何解释,对肖高望这个直接领导也是相当冷淡,甚至连一个尊称都俸缺! 这么年轻就能当上县府办副主任,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女人,聂新宇可不认为吴秋燕是个官场白丁或者说是个好看的花瓶而已!道理很简单,吴秋燕要真的是个官场白丁或者是花瓶,就不大可能穿职业西装上班。 这年代,职业西装并不是什么流行元素,别说是在水口县县城五塘镇这样的小地方,就是在衡耒市和京城,聂新宇都很少见穿职业西装上班的女性官员干部! 那么,在聂新宇看来,只有两种可能的解释。一是吴秋燕和肖高望有过节,而且这过节还不小。二是吴秋燕根本就是有恃无恐,没怎么把肖高望这个主任放在眼中! 而在官场中,敢不把直接领导放在眼中而有恃无恐,有且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上面有人,根本不怵这个直接领导! 白痴混不了官场! 在官场上,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是绝大多数人的共识。不过,在聂新宇看来,也不能一概而论,应该分情况而定! 聂新宇还真不大敢盯着吴秋燕看太久。一来是礼节问题,一个男人盯着女人看,会有登徒子的嫌疑。二来吴秋燕这女人天生媚骨,特别是那双水汪汪的丹凤眼,总给人以欲语还休似羞非羞的挑逗感觉! 吴秋燕是那种典型的熟女媚骨型女人,风情外露,正常男人很难拥有这种免疫能力,容易想入非非! 听着女人的红色高跟鞋叮咚叮咚很有节奏的踏地声,看着面前女人微微有些上翘饱满的臀部摇晃着,聂新宇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 女人风骚不可怕,可你老在男人面前扭来扭去就有些不厚道了! 吴秋燕偏偏在这个时候突然回头,冲他嫣然一笑,这一笑的风情,让聂新宇也忍不住心头一跳,暗骂了一声:“天生尤物,十足的妖精!” 骂归骂,聂新宇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要是能在床上征服这个极品女人,想想她在自己胯下婉转承欢的场景,还真不是一般爽! “新宇,我先带你认识一下同事,熟悉一下综合一科。”吴秋燕似笑非笑的看着聂新宇,“然后,我再带你去宿舍。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别客气啊。” 聂新宇心头一跳,自己和这个漂亮的女上司貌似还不熟,她却叫的这么亲昵。不过,聂新宇嘴上却是微微笑着:“谢谢吴主任。” “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啦,别这么客气。”吴秋燕娇笑着,这话里也透着股歧义。 聂新宇几乎可以肯定,女人这是故意在挑逗自己。 不过,聂新宇倒也不是很反感,官场中的女人很多和欢场中的女人一样。越是那种一声不吭的往往是闷骚,属于骚到骨子里的那种。相反,总喜欢用肢体语言挑逗引诱异性的漂亮女人反而要保守得多,当男人真正采取行动的时候,早就如同受惊的小鸟逃得远远的! 而且,吴秋燕这女人是天生的媚骨,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诱惑,聂新宇也无法判断这女人话里的真假! 女人心,海底针,最是难测! 所以,最好不要对某个女人产生好奇心,好奇心往往会害死猫的! “您是领导,今后还要靠您多多关照啊。”聂新宇客气着,这一声领导,又有意无意把双方之间的距离给拉开了。 吴秋燕微微一愣,眼神里似乎多了一丝诧异,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一些。 一进综合二科大办公室的门,吴秋燕妩媚秀气的脸蛋一下子就没有了笑容,俏脸板了起来,这也让聂新宇很是感叹这女人还真是天生的演员料子!

上一篇   第二十二章 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