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报到 - 官梯

第二十二章 报到

“难道还要八抬大轿送你这个科员去上任?”王军的眼神里带有几分戏谑。 “把战术手套还给我。”聂新宇心头有些冒火,手一伸。 王军的表情一僵,讪笑着:“我说兄弟,不就一副手套吗?你翻来覆去要了好几回啦。” “要么送我去水口县城,要么还我手套。”聂新宇却是一副翻脸不认人的表情。 “得嘞!”王军微微一愣,随即呵呵大笑,“成交!” 有便宜不占白不占,从衡耒市区到水口县成五塘镇可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要是聂新宇到市汽车站去等车,只怕要到下午五点钟才能到水口县县政府。到那个时候,只怕主管领导都下班了! 要是平时,聂新宇倒觉得无所谓。可问题是,他对水口县并不怎么熟悉,现在连住的地方都还没有着落,要是到时候还需要住旅店,那可就亏大了。 聂新宇身上也就不到一百五十块钱,还要用这钱支撑到发第一个月的工资呢。这个时候,一分钱都恨不得掰做两半用,自然是能省一点算一点! 一路上,聂新宇都在查阅塑料袋里有关水口县的相关资料,希望能够理出个蛛丝马迹来! 聂新宇心里很清楚,到一个新单位工作,给领导和同事留下一个好的印象至关重要!人和人打交道,第一印象特别重要,一旦形成,很难更改! 让聂新宇失望的,这些资料实在是太简陋了,看了半天,除了知道水口县县政府几个相关领导的名字和植物以外,他几乎一无所获。 “这就是你所说的资料?”聂新宇禁不住翻起了白眼。 “你别问我,这些资料我翻都没翻过。”王军却是嘿嘿一笑,似乎有几分幸灾乐祸。 进了县城不到一公里,王军就停下了军用吉普车,朝右手方向指了指:“兄弟,我就送到这啦,你顺着这条路走,不到五百米就到县政府了。” 这一次,聂新宇倒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主动伸手和王军握手:“感谢,给军哥添麻烦了。” 聂新宇一客气,王军的表情反而有几分不自在,干笑了几声,猛的一打方向盘,留下了“好说,下次来军分区,我请你吃饭”,军用吉普车就扬长而去。 提着个旧旅行包,聂新宇进了水口县县政府大院。 从门卫处得知,县府办主任肖高望的办公室在三楼,聂新宇就从楼梯间直奔三楼。通过王军提供的资料,聂新宇知道水口县县府办除了主任肖高望之外,还有四个副主任。一个小小的县府办居然有四个副主任,这也让聂新宇暗自咋舌不已! 刚上三楼,聂新宇正对着走廊上的一排门牌号辨认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穿西装年轻人走了过来,淡淡地问了一声:“你找谁?” 聂新宇微微一笑:“我是来县府办报到的,找肖高望主任。” “在那。”年轻人愣了愣,才伸手往走廊的尽头指了指,“肖主任的办公室在那,你直接过去吧。” “谢谢。”聂新宇客气着道谢,这才缓缓大步往前走去。 看着聂新宇的背影,这个年轻人脸上的表情有几分怪异。 这个年轻人是水口县常务副县长邱碧全的秘书王志平,因为最近传闻新任县长即将过来上任,王志平对来县府办的人都有几分警惕。 秘书和领导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本来,常务副县长邱碧全是很有希望接任水口县县长一职的,可现在这个希望却成了泡影,这也让王志平心里颇有几分失望。 要知道,要是邱碧全当了县长,他的秘书王志平自然会水涨船高,成为水口县县府第一秘! 县府办新分配过来一个年轻人,他居然没有提前得到消息,这也让王志平心里颇为诧异! 不过,身为秘书,王志平知道什么事情该问,什么时候不该问,倒也有这个自觉。不过,王志平心里也有了几分警惕! 县府办主任肖高望四十出头年纪,可头顶已经微微有些秃了,这也让他的整体形象显得略微有几分滑稽。 见进来的居然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手里还提着个旧旅行包,肖高望眉头皱了皱,淡淡的问了一声:“你有事吗?” 聂新宇微微一笑,很是恭谨地说:“我是聂新宇,特意过来找您报到。肖主任,以后还请您多多指导和关照。” 肖高望微微愣了愣,一般的年轻人过来报到都会说“我叫某某某”而不是“我是某某某”,这中间虽然只相差一个字,但字里行间的意思却截然不同。 前者略显拘束,甚至有几分自卑的成分。后者却是相当自然,言语里充满某种自信! 官场中人对语言相当敏感,肖高望在官场打滚多年,自然也不例外! 其实,聂新宇简简单单的自我介绍,也带有某种心理暗示,字里行间透露着他认为肖高望这个县府办主任应该知道他分配过来的信息的自信! “哦,你就是新分配来的聂新宇同志啊。”肖高望对聂新宇这个名字还真没有什么印象,可受到聂新宇的心理暗示,不由自主从自己的脑海里拼命搜索着相关信息,终于有了点脉络,语气缓和了一些,脸上也有了一丝笑意,“小聂,你是从市委组织部直接过来的吧?” “肖主任您的记性真好。”聂新宇一个小小的马屁不动声色就拍了过去,“我是华清大学的应届毕业生,在此之前没有,没有机关工作经验,以后还要靠主任您多多指点和关照。” 说着,聂新宇把自己的相关资料双手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这是一份姿态,尽管聂新宇这种刚刚分配单位毕业生在用人单位肯定有组织部门转过来的档案,肖高望自然也有机会看到。 在文人届,有请前辈高人斧正文章作品的做法,在官场照样有把自己的相关资料给领导审阅的恭谨行为! “嗯,华清大学的高材生,还是我们衡耒市的八七届文科高考状元。”肖高望接过料,略微浏览了一下,就笑着说,“不过,社会不同于学校,特别是在机关里工作,理论一定要联系实际。小聂啊,以后要多向领导和同事请教,习惯就好了。” “好的,谢谢主任的教诲。”聂新宇显得很是恭谨。 官场首重资历,学历固然重要,但在官场中与资料相比,那就几乎不值一提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肖高望只怕都会是他的直接领导,聂新宇不得不想方设法和他搞好关系。 本来,以聂新宇这么一个刚刚毕业分配大学生的身份,肖高望能够看他的档案一眼,那都已经了不起了。而且,按照正常的领导关系,聂新宇也就一个普普通通的科员,分配到县府办还有股长、副主任等一大堆的领导管辖着呢。 当然,因为聂新宇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名牌大学华清大学毕业,属于重点本科毕业生,在这个年代,分配到县一级机关单位,挂个主任科员也算是正常待遇。 不过,聂新宇还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在水口县县府办享受主任科员待遇。 聂新宇心里自然清楚,他被分配到水口县县府办工作,肯定是市委常委田友光的出手,而且,他肯定是要给新任县长董中秋当秘书的! 县长秘书的直属领导一般都是县府办主任,一般的副主任还真的不一定能够使唤得了县领导的秘书,更何况是县府第一秘!正因为如此,聂新宇更觉得和县府办主任肖高望搞好关系至关重要! 县府办主任是县政府的大管家,一般都是县长的心腹人士。可董中秋来水口县担任县长属于空降,初来乍到,一时之间也不大可能马上对县府办主任这么一个至关重要的位置进行调整。相反,为了不惹人诟病,董中秋还应该相当尊重肖高望这个县府办主任。 正是对这种即将面临的局面有着充分的认识,聂新宇更不想在肖高望心目中留下坏了印象,以免给即将上任的县长董中秋添堵! 秘书是干什么的? 秘书是给领导服务的,可不是给领导添堵的! 不过,和领导搞好关系这样的事情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心想事成的,聂新宇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但该做的面子工程还是要做,做下属就要有下属的自知之明! “小聂啊,既然你是华清大学的高材生。”肖高望略微一沉吟,就笑着说,“那就先去综合二科,学一学怎样给领导写讲话稿和相关材料,希望我们县府办又多一支笔杆啊。” “谢谢主任。”聂新宇赶紧说道。 应该说,肖高望的这个工作安排对聂新宇这么一个刚刚分配的大学生来说确实不错了,毕竟,给领导写材料是县府办很多年轻人都梦寐以求的,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得到这种机会! 能够给领导写材料就意味着可以多一些和领导接触的机会,受到领导赏识的几率也要大一些。近水楼台先得月,很多官场中人都是通过先给领导当秘书起步的!

上一篇   第二十一章 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