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憧憬 - 官梯

第二十一章 憧憬

“新宇,我已经准备好了。”胡尔蝶娇躯侧卧,伸手搂住聂新宇的脖子,高耸丰满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胸部与他紧紧依偎,语气却是非常坚定,“过两天,我就去南方沿海的蛇口特区。” “什么?”搂着心爱的女人火热的娇躯,聂新宇有些心猿意马,却被吓了一大跳,“小蝶,你怎么突然有这么个想法?” “人家还不是为了你嘛。”胡尔蝶翘着红红的小嘴,很是诱惑人,娇声道,“在京城,受的约束太多,人家只想和你在一起。” 聂新宇沉默了,好半天没有说话。 胡尔蝶眼神呆呆地看着聂新宇,脸色微微有些变了。 终于,聂新宇展颜一笑:“也好,小蝶,我们不需要依靠任何人,也一定能过上幸福生活的。” 胡尔蝶这才放下心来,又把小脑袋埋进了聂新宇的怀里。 “不过,小蝶,我暂时还不能和你一起去蛇口特区。”聂新宇却是有些怜惜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我要在衡耒市工作,一有时间我就去蛇口特区看你。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咱两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嗯。”听聂新宇说不和她一起去蛇口特区,胡尔蝶芳心略微有些失望,却也理解,“新宇,我知道你想在仕途发展,男人最看重的就是事业,你放心,我会等你的。” “小蝶,你去蛇口特区具体有什么想法吗?”想了想,聂新宇就笑着说。 “我也不知道。”胡尔蝶愣了愣,眼神变得有些迷茫了,“有几个同学在蛇口特区打工,我想先过去看看,然后再决定。” 聂新宇就呵呵笑了起来,低头在她粉嫩的脸蛋上亲了一下:“小蝶,打工会很辛苦的。” “人家不怕累。”胡尔蝶好看的脸蛋上又腾起一朵红晕,说的却是一本正经,“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苦都能吃。” “嗯。”聂新宇颇为感动,想了想,就笑着说,“小蝶,咱两一块在蛇口特区办个公司吧。” “好呀!”胡尔蝶的眼神亮了起来,可很快又黯淡下去了,“可是,办公司需要一大笔钱,我手头上也没有多少钱……” 聂新宇就乐了,伸出手指头在她挺直小巧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小傻瓜,你当老板娘,我投资。” 说着,聂新宇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存折塞进了她的手中,笑着说:“小蝶,这里有二十万,密码就是你的生日。这可是我的老婆本,要是亏了,那你一定要嫁给我,做我的新娘,可不许耍赖。要是赚钱了,那咱们就买房买车,生十二个儿女……” “人家又不是猪,生十二个……”胡尔蝶听得又痴了,吃吃笑着,随即又马上反应过来,“新宇,你怎么有这么多钱?” 聂新宇苦笑了一声,把自己的身世之谜一五一十告诉了胡尔蝶,听得她泪眼婆娑,又哭又笑的。聂新宇家里的事情,胡尔蝶知道的还真不多。在华清大学读书的时候,聂新宇也从来没有告诉老师同学说他从小就是个孤儿被李家收养的事情。 “妈妈和姐姐每人硬是塞给了我十万,我推辞不掉。”聂新宇笑了笑,“我留着也没有用,小蝶,这笔钱咱两正好可以开家公司。听说现在蛇口特区的股市很火热,说不定利润可以翻好些翻呢。” “那也不用这么多。”胡尔蝶摇了摇头,“新宇,你身边也要留些钱,男人身边没钱太寒碜,别太亏着自己了。” 聂新宇呵呵笑了起来,抓着她的小手摸了摸自己的另一个口袋:“你摸摸,这里面鼓鼓的,都是钱呢。” 说着,聂新宇还真从里面抽出了几张十元的钞票,晃了晃:“小蝶,你看,都是十元一张的,有差不多五百块啦,我在衡耒市上班,也花不了几块钱。” 胡尔蝶呆呆的盯着聂新宇看了半响,小手突然伸进了聂新宇的口袋,把那一把钞票拿了出来! 聂新宇脸色变了。 胡尔蝶的脸色也变了! 握在胡尔蝶的小手中的确实都是钞票,可那是一打的零钱,也就聂新宇抽出来的那几张钞票是十块一张的,其余都是零钞,甚至有不少是一毛和五分钱一张的! “小蝶,我上班不用花什么钱的,真的。”聂新宇略微有些尴尬,讪笑着。 聂新宇的话还没有说完,嘴唇就被胡尔蝶的小嘴给堵住了! 良久,两人的嘴唇才分了开来。 “新宇,我不值得你这样的……”胡尔蝶把小脑袋埋进了他的怀里,又开始低低呜咽着。 “小傻瓜,你的就是我的,我整个人都是你的,有必要分的这么清楚吗?”聂新宇紧紧抱住心爱的女孩的娇躯,柔声道,“不就是钱吗?以后我们会有很多钱,你也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 “嗯,我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胡尔蝶呜咽着,“新宇,有了你,我就拥有了整个世界。” “好啦,不哭了,宝贝。”聂新宇呵呵笑着安慰她,“再哭就变成小花猫啦。” “你才是小花猫呢。”胡尔蝶破涕为笑,又撅起了小嘴。 欢聚的时光总是很短暂,一男一女紧紧依偎相依了一个上午,却不得不分离! 两人心里都很清楚,要是约会被胡家或者林家甚至聂家发现,都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而一旦胡尔蝶离开了京城,那就是海阔天空任鸟飞。 这对恋人都对未来充满憧憬与希望! 今日的分离是为了他日的相聚! 让聂新宇惊讶的是,当他在晚上再一次提出回衡耒市的时候,聂家人都没有反对。甚至,到了晚上十点钟,姐姐聂美莲就把一张京城通往楚南省省城沙市的机票放到了他的手中! 聂新宇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抵达沙市的后一趟航班上,坐着他的亲生父亲聂浮生和亲姐姐聂美莲。 聂浮生妇女两是特意去衡耒市金峰县泮塘乡接李家明夫妇的,也是奉了聂老爷子之命! 一下飞机,聂新宇就见到了王军那张甚至有几分讨好表情的笑脸! 对这张笑脸,聂新宇并没有太多的好感,甚至有几分鄙夷的鄙夷表情。 同时,聂新宇心里也有几分警惕,总觉得在这里碰到王军这小子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又想抓我?”聂新宇瞥了王军一眼,冷声道。 “哪里呢?”王军讪笑着,“新宇,你的工作分配定下来了,去水口县给新任县长董中秋当秘书,我是奉田司令之命特意过来接你的。” 聂新宇愣了愣:“这么快就定下来了?” “田司令说了,要是你不想去水口县,也可以把你安排进衡耒市市委机关工作的。”王军就笑着说。 “是吗?”聂新宇的表情中带有几分狐疑。 “当然是真的,兄弟,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王军信誓旦旦着。 “你什么时候说过真话?”聂新宇撇了撇嘴。 王军尴尬地嘿嘿笑了两声,没有做声,谁让他得罪过聂新宇,还从他手里得到过一双市场上买都买不到的战术手套,有些心虚呢? 这段日子,王军可没少在他的战友们面前显摆那双战术手套! 聂新宇心里倒是很清楚,以他的面子,只怕田友光未必有这份热心,十有八九是姐姐聂美莲发了话! 田友光和京城聂家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聂新宇并不清楚。但据聂新宇猜测,田友光应该是聂老爷子以前当将军时候手下的兵! 当然,这也仅仅是聂新宇的猜测而已,无从考证。 有车不坐白不坐,不但方便了许多,也省了一笔车费。正好,聂新宇口袋里的钱不多! 要是母亲和姐姐知道聂新宇把二十万都送给了心爱的女人,而他现在口袋里只剩下一百多块钱,只怕会骂他败家子的同时又会有几分心疼! 从省城沙市到衡耒市有两百多公里路程,军用吉普车行驶了足足有四个多小时,一路颠簸得聂新宇浑身都快要散架了。瞧王军那副一点都不受颠簸之苦影响的强壮身板,聂新宇心里还真有几分羡慕。 “董厂长的事情这么快就定了?”聂新宇终于主动开口,“机械厂那边都搞定了?” 王军却是摇了摇头:“新宇,我只是一个大头兵,对政治上的事情不感兴趣,说句实话,对你的新老板董中秋,我还真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 聂新宇撇了撇嘴,知道自己想从王军嘴里套出什么话来,要么是对牛弹琴,要么这家伙的嘴巴太紧了,无论是哪一种情形,都不太可能! 军用吉普车进了衡耒市市区,王军突然笑了笑:“兄弟,你在哪下车?” 聂新宇禁不住愣了愣,这家伙居然让自己下车? 王军却是在座椅下面拿出了一个黑色塑料袋,递给了他,笑着说:“你工作分配档案等文件,还有水口县县府办相关领导以及同事的基本资料,都在这里面。我的任务就是把你从省城接回衡耒市,到此为止。” “我就这样直接去水口县县府办报到?”聂新宇微微觉得有些意外,禁不住问了一句。

下一篇   第二十二章 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