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两只蝴蝶 - 官梯

第二十章 两只蝴蝶

“那个叫新宇的男孩又来了吧。”胡向阳嗯了一声,“你呀,闺女大了,感情方面的事情就别管那么多了吧,只要她幸福就行啦。” “聂新宇只是个农村出来的大学生啊,咱家闺女跟了他,还不得受苦?”秦月馨颇觉委屈,“我还不是为了闺女好?” “我看新宇那孩子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华清大学的高材生,斯斯文文的,知书达理,不会委屈了咱家闺女。”胡向阳笑了笑,“老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硬要弄个什么门当户对?再说,林文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花花公子一个,闺女交给他我还真有些不放心。” “向阳,我今天听到了一个消息,说聂浮生多了个私生子,也是叫聂新宇,传的有鼻子有眼的。”秦月馨却是突然说道,眼神有些发亮,“这事要是真的,咱家闺女嫁给聂新宇我觉得也行。” “哪有你这样做妈的?”胡向阳冷哼了一声,“朝三暮四,你让咱家闺女以后怎么受得了那些闲言杂语?再说,你都说了是小道消息,这事情能当真?” 秦月馨却是来劲了:“我觉得是真的,小蝶今天傍晚和林文生去了‘金太阳’饺子馆,林文生就是在这家饺子馆被聂新宇给揍了一顿,伤的不轻。听说当时还有一个叫葛青山的教授在场,就是这个葛青山偏向了聂新宇,林文生才不敢把事情闹大,硬是咽下了这口恶气。” 一听到葛青山这个名字,半梦半醒的胡向阳一下子完全没有了睡衣,一个翻身,压在了秦月馨身上,急声道:“老婆,你是说聂新宇和这个葛青山教授很熟?” “干什么呀,大半夜的,又想坏主意了是不?”秦月馨吃吃笑着,搂着丈夫的脖颈,在他耳朵边吐气如兰,“人家在和你说正事呢。” “聂新宇是不是和葛青山教授很熟?”胡向阳就急了。 秦月馨这下听清楚了,倒是有些纳闷:“怎么,葛教授很出名吗?再厉害,他也只是个燕京大学的教授吧。” “你知道什么?”胡向阳没好气说道,“葛青山不只是燕京大学的知名教授,也是中央党校的名誉副校长,上次我们民政部邱部长想请他过来当副部长,人家都不愿意呢。” “啊——”秦月馨的眼睛睁的大大的,这一声啊倒是很像某种让人联想翩翩的声音,“能当中央党校的名誉副校长,那一定是组织部领导的意思。” “你倒还有些见识。”胡向阳撇了撇嘴。 “当时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咱家闺女又是什么都不肯说。”秦月馨叹了一口气,随即很是兴奋地说道,“明天我亲自去饺子馆打听打听,一定能了解清楚。不过,听说葛教授读过聂新宇写过的什么朦胧诗,聂新宇也去燕京大学听过葛教授的课,估计就是这样熟悉的。” “嗯,这倒是很有可能。”胡向阳点了点头,“要是聂新宇攀上了葛教授这条线,去中央党校进修一下,倒也是一种不错的上进途径。” “我还是觉得聂新宇真的有可能是聂浮生的私生子。”秦月馨却是说道,“虽然私生子比嫡出的聂家子弟待遇上低了些,但以聂老爷子的性格,倒也不会区别对待。” 胡向阳有些哭笑不得,自家老婆说来说去,最关心的还是聂新宇的出身问题。殊不知,在官场上,出身好固然是会有一个不错的起点,但更重要的还是自身能力,打铁还需自身硬。 对这一点,胡向阳是深有感触的。胡家的衰败并不是因为胡家的背景不够硬,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林家的后一辈能力缺乏,人才的衔接上有些青黄不接。在胡老爷子因病逝世过后,胡家的参天大树倒了,胡家也因此快速走向了没落! 一个家族衰败起来非常迅速,可一个家族想要重新振作起来那难度确是相当的大。身为胡家子弟,说胡向阳不想重现家族昔日的辉煌那是假的,也是自欺欺人。 可胡向阳心里也很清楚,他现在虽然已经是正厅级别,但上面缺乏有力的牵引力量,这辈子只怕最终也只能是在副部级上退休,能够在退休前夕捞上一个正部级待遇,那就已经是胡家祖宗积了大德! 而胡家的第三代子弟,更是人才缺乏。胡向阳就一对儿女,闺女胡尔蝶性格柔弱,根本无心仕途,儿子胡尔群大学还没毕业,倒也天资聪颖,只是胡向阳还真没觉得自家儿子有什么从政方面的天赋! 正因为如此,与老婆秦月馨不同,胡向阳在给自家闺女胡尔蝶找对象的问题上,更看重的是未来女婿自身的能力,而不是家庭出身! 胡向阳心里也很清楚,即便胡尔蝶嫁入林家,先不说林文生本来就是个花花公子,就算林文生浪子回头迷途知返在仕途上有所作为,可林家对胡家的帮助并不会很大。 政治联姻讲究门当户对礼尚往来,如今的胡家已经根本无法和林家相提并论,处于绝对的劣势。这种地位上的悬殊,也注定了林家人未必会把胡家人当成一回事情! 可问题是,在老胡家,可以说是夫纲不振,而胡向阳也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之一,有些惧内! 而现在,如果聂新宇真的是京城聂家子弟的话,胡向阳觉得这事情还真的有了某种可能,这么一想,也开始有些兴奋起来。 胡向阳在计划着胡家的未来,陷入了沉默。 “老公,你把人家的兴致挑逗起来了,只管放火不负责熄火呀?”秦月馨媚眼如丝,一双纤纤小手顺着丈夫赤着的胸膛一路向下探索…… 胡向阳嘿嘿笑了两声,一个翻身,又跨上了妻子的娇躯。 很快,屋子里响起了男人的沉重喘息与女人难以压抑的不断呻吟…… 殊不知,在胡向阳夫妇兴奋难耐颠倒鸾凤的时候,自家一向的乖乖女胡尔蝶却是正在准备实施一项大逆不道的计划!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的时候,聂新宇准时出现在京城护城河边的那颗巨石旁边。远远的,聂新宇就看见胡尔碟一袭白裙飘飘,早就等候在那里,禁不住心头一暖。 之所以选择在这里见面,聂新宇也是想绕过聂家、林家、胡家的长辈们,不想因此而出现一些尴尬局面。 而这颗巨石,也是大学时代两人周末经常踏青约会的地方。 一见聂新宇,胡尔蝶的眼圈就红了,如同一只乳燕飞快投入他的怀里,低低哭泣着。 紧紧搂住心爱的女人,聂新宇柔声道:“宝贝,是我错了,我差点失去了你,以后再也不会了。” 胡尔蝶只是低低呜咽着,泪水打湿了聂新宇一大片衣衫。 双手颤抖着捧起胡尔蝶娇嫩的脸蛋,聂新宇头一低,就吻上了她红嘟嘟的小嘴! 这一次,胡尔蝶比聂新宇记忆中的任何一次回应都要热烈,甚至还主动把丁香小舌伸进了他的嘴里,让他吸吮着。这一吻,两人都很动情,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已经凝滞了! 这一吻,吻的天翻地覆,吻得胡尔蝶差点窒息,透不过气来! “新宇,你真好。”等聂新宇有些依依不舍松开了吻她的嘴唇,胡尔蝶粉嫩的脸蛋上腾起一朵娇羞的红晕,柔柔道,“人家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在我心目中,我的小蝶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最好的女孩。”聂新宇拉着她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一脸的深情。 “新宇,你写给人家的那是朦胧诗吗?”胡尔蝶娇笑着,“我怎么看不太像你以前写的朦胧诗那种风格呀。” 聂新宇心下惭愧,嘴上却说着:“那是我专门为我的小蝶写的歌。” “歌词?”胡尔蝶愣了愣,在她的记忆力,聂新宇可没有写歌词的习惯,唱歌似乎也不是他的什么专长。 聂新宇笑了笑:“小蝶,我唱给你听,好吗?” “嗯。”胡尔蝶的眼神亮了。 “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亲爱的,你张张嘴,风中花香会让你沉醉。亲爱的,你跟我飞,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亲爱的来跳个舞,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飞跃这红尘永相随。追逐你一生,爱你无情悔,不辜负我的柔情你的美……” 聂新宇的声音低沉而嘶哑,这首《两只蝴蝶》又是他后世里能够唱得出口的为数不多了几首歌之一,倒也唱得深情并茂,很有几分歌星的风采! 更重要的是,聂新宇一首盗版《两只蝴蝶》唱的心爱的女人胡尔蝶听得痴了! 一首专属自己的歌曲,把胡尔蝶的一颗芳心给彻底俘虏了! “新宇,我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胡尔蝶把粉嫩的脸蛋贴上了聂新宇的脸颊,声音里带有几分哽咽,“今生有你,我知足了。” “嗯,我也是。”聂新宇听的心花怒放,伸手与她十指相扣心心相印。 这一刻,这一对情人眼中只有对方,别的东西似乎都不存在了!

下一篇   第二十一章 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