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手痒 - 官梯

第二章 手痒

贵客来临,不用李家明吩咐,老伴罗玉梅就张罗着让老大李天阳去买猪肉,让老二李志刚帮忙逮住了一只好久没下蛋的老黑母鸡给宰了! 李家明则陪着田友光爬上了后山,也不知道两个老头怎么有那么好的精神劲。聂新宇也有些诧异,后山上只有一些不成材的松树,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看头! 不过,田友光的身后跟着一个身材很是魁梧的年轻人,两个老头的安全问题倒用不着李家人担心。聂新宇一眼就看出,这个年轻人是田友光的警卫,身手矫健得很。 聂新宇其实也有些手痒。 从小被李家收养,聂新宇孩童时候就被其他孩子给安上“野崽子”的外号。为了这个叫“野崽子”的外号,聂新宇没少和其他孩子干架。 打架这玩意,也讲究个熟能生巧,然后就看谁心狠手辣下得了手。李家人一个比一个老实,也只有聂新宇这个异类或许是因为血统不同的缘由,性格比较火爆,没少打架斗殴。 上初中以后,聂新宇更是在自家屋后的老槐树下吊起了一个沙袋,每天都要折磨这个沙袋半个小时以上。 好在李家明虽然是个谦谦君子,倒也不是什么迂腐之人,学文习武之事,在他看来倒也天经地义,并没有阻止聂新宇。 每次见到块头比较大的年轻人,聂新宇都有些手痒。而在聂新宇的高中年代,几乎是只要看见手臂上有纹身的小青年,基本上都会看不顺眼,有机会就出手教训一二! 田友光的这个警卫面相有些阴沉偏冷,这也让聂新宇瞧着不太顺眼。不过,聂新宇虽然手痒,却也有自知之明,没有和这个叫王军的警卫较量一番的意思。 聂新宇有自知之明,在格斗技术上,他完全是自学成才,在真正的行家眼中或许根本不值一提。能够给军分区司令员当警卫的人自然不会是等闲之辈,聂新宇自问不一定会是王军的对手。 再说,上门都是客,聂新宇也不好出手是不? 不过,聂新宇还是有些手痒! 要知道,田友光一看是个纯粹的军人,要想获取田友光的青睐,不给出点真才实学的话,只怕很难打动他的眼球。 可以说,时光稀里糊涂倒退了二十多年,聂新宇重新回到了九十年代初期,对这个世界有着太多的期盼! 回到这个熟悉而陌生的世界已经一个星期,可以说,这几天聂新宇一直就在围绕着衡耒市市委常委、军分区司令员田友光布局! 而现在,聂新宇的第一步棋有了一些效果,田友光对他印象似乎还不错。 可接下来该怎么办? 聂新宇也颇为踌躇。 心里烦躁,聂新宇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屋后的老槐树下,习惯性的开始双拳左右开弓击打沙袋。打沙袋好多年了,聂新宇的动作倒也有板有眼,自我感觉蛮好。 “沙袋是死的。”一个突兀的陌生声音突然在聂新宇背后响起,让聂新宇的动作为之一僵。 不用回头,聂新宇也知道说话的是田友光的警卫王军。在整个泮塘乡,恐怕也没有人能够对他说出这样藐视而又霸气的话来! 聂新宇也是心中一凛,他根本不知道王军是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王上尉,你来试试?”聂新宇瞥了王军一眼,淡淡的笑着。 “沙袋是死的。”王军摇了摇头,面无表情,还是这句让聂新宇很郁闷的话。 “打一场?”聂新宇似乎有些生气了,干脆直接挑衅。 王军的眼神亮了起来,盯着聂新宇看了半响,谈口气,摇了摇头:“我出手很重的,你不行。” 聂新宇似乎完全被激怒了,深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遛才知道。” 王军转头往山上看了一眼,这才回过头来,眼神微微眯了起来,似乎有些意动。 聂新宇开始活动躯体,双臂不紧不慢地做着伸展运动,缓缓向王军靠近。 “砰!”的一声响! 那是聂新宇的拳头和王军的小腹凶猛接触时所发出的声音,而这个时候,聂新宇的嘴里才冒出了一句:“小心!” 小腹是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之一,再加上聂新宇这一拳的力道相当猛,王军猝不及防,吃了个不大不小的暗亏,痛的额头上都冒出冷汗了。 趁你病,要你命! 聂新宇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一招偷袭得手,得势不饶人,对着王军就是一顿拳脚相交的暴风骤雨式攻击! 饶是王军彪悍无比,也不得不在用手臂格挡聂新宇的同时,脚步连连后退,嘴里发出了好几声闷哼! 聂新宇也是有苦说不出。 每一拳打在王军的手臂上,聂新宇觉得自己的拳头打在了铁板上面,手腕都隐隐作痛! 每一脚踢在王军的腿上,聂新宇都觉得自己的脚踢在了一根钢条上面,随时都有骨折的可能! 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聂新宇心里很清楚,要是他这个时候不保持持续攻击,自己只怕会死的更难看,只能继续苦苦支撑! 好不容易抵挡住了聂新宇的第一轮暴风骤雨般的攻击,王军终于稳住了阵脚,也有守有攻,开始寻找机会后发制人! “啊——!”随着王军的一声雷鸣般的怒吼,聂新宇的胸口被他一个转身侧踢踢中,整个身躯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飞出了一米开外! 不过,王军的脸色却是很不好看,眼神更加阴沉。 王军打斗经验丰富,知道自己刚才给聂新宇的那一个侧踢虽然看起来吓人,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对聂新宇的伤害并不大,顶多就是点皮外伤罢了。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在王军的脚踢中聂新宇胸口的同时,聂新宇的手臂在他的胸口上用力推了一把,借助这一推的反作用力整个身躯往后急退! 可以说,王军这一脚的力道事实上顶多只有三成的力量作用到聂新宇的胸口上。而聂新宇练了这么多年的沙袋击打,抗打能力也是相当彪悍,不可能因为这三成的力量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不过,即便是这样,聂新宇的模样看起来也很凄惨! 为了卸力免得受内伤,再加上王军这一脚的速度相当快,聂新宇根本来不及做任何闪躲动作。 聂新宇四肢朝下,整个身躯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下巴在地上也磕巴了一下,嘴唇都流出血丝来了。 王军略微一迟疑,咬了咬牙,伸腿往前迈了一步,就准备再给聂新宇来两下狠的,算是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 “不打了,你比沙袋要硬很多!”聂新宇却是伸手抹了抹嘴角的血丝,连连摇手,苦笑了一声。 “你还没有丧失战斗力。”王军却是摇了摇头,不同意休战。 开什么玩笑,王军刚才可是吃了不少的亏,虽然挡住了自己的要害部位,可脖子和脸颊都被聂新宇的拳头给摩擦了好几下,早就红起来了!尤其是小腹被聂新宇那一拳给轰的,几乎是前胸贴后背,肠胃现在还有些不适应! 王军现在身体很多部位都生疼生疼的,他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 “住手,小军。”田友光的声音从山上转角处传了过来,声音不高,但威力很大,王军所有的攻击动作都戛然而止! 而这个时候,王军的右手铁拳离聂新宇的左脸颊不到二十公分距离! 奇怪的是,聂新宇也根本没有躲避的意思,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王军! 王军心里的那个郁闷啊,就别提了! 王军虽然四肢发达却也不是头脑简单之辈,自然是马上意识到了聂新宇早就看到了田友光的身影出现然后才动手的! “新宇,你怎么和王连长动手了?”李家明小跑着过来了,见聂新宇的嘴角都流血了,脸色也有些不好看,“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你是人家的对手吗?” “家明,别这么小气嘛。”田友光看向聂新宇的眼神里倒是有几分诧异几分欣赏,呵呵笑着,“年轻人精力旺盛切磋切磋没坏处,再说,你家新宇刚才可是占尽了便宜,一点亏都没有吃。” “爸,我是在向军哥请教求指点呢。”聂新宇嘿嘿笑了两声,“军哥已经是让着我啦,要不然这一脚下来我只怕要在床上躺三天。” 听聂新宇这么一解释,李家明的脸色缓和了不少。 田友光也是嘿嘿笑着在李家明的肩膀上拍了拍,意思上是说:我说的没错吧。 不过,田友光一转头,看向王军的眼神却是凌厉了很多! “小军,刚才要是真正的战斗的话,你早就躺在地上了,完蛋了。”田友光的语气也颇为严肃,没有了开玩笑的意思。 “报告首长,他那是偷袭!”王军的站姿很笔挺,嘴角撇了撇,明显是不服气。 田友光的脸色马上阴沉下来了,沉声道:“打仗有规定不准偷袭吗?要是刚才新宇手上有一把匕首或者是个小石头,此刻倒在地上的只怕也是你。” 这一次,王军沉默了好几秒钟,才蹙着眉头回答了一声:“是,首长,我错了。” “好啦,你的官腔别打到我这个小老百姓面前来。”李家明赶紧打圆场,“新宇这孩子就是瞎胡闹,还不向王连长道歉?” 聂新宇嘿嘿笑了两声,走上前,向王军伸出了右手。 王军略微迟疑了一下,这才有些不情愿的和他握了握手。

下一篇   第三章 诛心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