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这一辈子我不会再让... - 官梯

第十九章 这一辈子我不会再让...

聂新宇记得很清楚,在后世里,是胡尔蝶主动提出来分手的,说是她已经找到了真正的幸福,有了真正喜欢的男孩。胡尔蝶嘴里的新男朋友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还对她格外的好,总的说来就是比聂新宇强多了!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聂新宇当时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虽然觉得有些诧异,也有些狐疑,但出于男人的自尊心作祟的缘故,他是抬着头笑着离开的! 现在想来,聂新宇觉得自己那个时候实在是太幼稚了,稚嫩得可笑! 聂新宇在后世里也曾经消沉过,甚至曾经风花雪夜流连于风月场所。今天一见到胡尔蝶,他就看出自己的这个初恋情人还是个含苞欲放的黄花大闺女。 聂新宇清楚记得胡尔蝶当时的目光,在见到他之前是黯然的,见到他后眼中所散发出来的欣喜让他动容! 很明显,胡尔蝶根本就没有找新的男朋友,和聂新宇的分手只是因为有难言之隐! 解开了自己的身世之谜,尽管还不到一个星期,但聂新宇对京城豪门世家的轮廓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印象,略微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奥秘所在! 聂新宇几乎已经可以断定,胡家和林家肯定也是想利用胡尔蝶进行政治联姻,虽然胡林两家在这个年代里并门当户对了! 这么一想,聂新宇彻底明白过来,胡尔蝶这小妮子是真真切切为了他好才主动提出分手的,并且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要是两人不分手,被家里的长辈所反对,更有可能聂新宇被苦苦追求胡尔蝶不成的林文生给记恨上,以林家在京城里的势力,想要动他实在是轻而易举! 更重要的是,胡尔蝶还记得两人曾经幽会的“金太阳”饺子馆! “小蝶是担心林文生伤害我才主动提出分手的。”聂新宇心里愧疚不已,为自己年少时的无知与轻浮,也为自己居然错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爱情! “既然老天给我机会重新来过,我就一定不会放弃,小蝶,你等我!”聂新宇捏紧了拳头,“小蝶,上辈子我辜负了你,这一辈子我不会再让你伤心了,我一定要弥补上一辈子的遗憾!” 房门吱嘎一声,母亲刘腊梅穿着睡衣走到了床前,眼神里满是关切:“儿子,是不是做噩梦了?” 一股暖流在心头涌动,聂新宇笑了笑:“妈,我没事,刚才有只蚊子叮了我一口,我把它给消灭了。” “啊——,有蚊子?”刘腊梅吃了一惊,“这个房间里有纱窗,蚊子进不来,肯定是你弟弟风良进你房间拿东西忘记关门了。儿子,让妈看看,叮在哪了?” “就小小叮了一口而已,我皮粗肉厚,不碍事,妈,您早些休息吧。”聂新宇老脸一红,支吾着。 “你这孩子,蚊子咬你一口,你不知道涂花露水,还把自己的脸都打红了。”刘腊梅却是伸手在他的脸颊上摸来摸去,唠叨着,“这么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跟蚊子叫什么劲啊。来,儿子,妈帮你点个灭蚊片,过阵子就好了。” 一个人撒下一个谎言,往往需要重新编织一百个谎言来圆谎!聂新宇对这个道理深有体会,心里暗自鄙夷自己,也有些愧疚。 灭蚊片被刘腊梅给点燃,房间里烟雾环绕,有些呛人,聂新宇也被她拉了出来。 心中一动,聂新宇推着母亲回隔壁的卧室,嘴上说着:“妈,您睡吧,我去院子里看看月亮,等烟雾散了,就回来睡。” “儿子,是不是想衡耒市的李爸爸妈妈和家里人了?”刘腊梅却是有些不放心,“要不,妈陪你唠嗑唠嗑吧。” “妈,我没事,在京城读了四年大学,我都是一个人过来的。”聂新宇心里有些着急,嘴上却是笑着,“您睡吧,等下把姐姐和弟弟都给吵醒了。” “哦,乖,儿子真懂事。”刘腊梅伸手摸了摸聂新宇的脑瓜子,倒是让聂新宇有些哭笑不得,敢情母亲还把自己当小孩啊。 还好,刘腊梅唠叨了几句,还是被聂新宇又劝有推给弄进了隔壁的卧室,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出了客厅进了院子,聂新宇轻手轻脚走到了围墙边,猛的一个纵身,腾起一米多高,右手扣住了围墙上沿,整个身体动作非常协调干净利落,引体向上,然后倒腕,爬上了墙头,往下一跃,已经出现在聂家大院外面! 晚风徐徐,吹在脸上,有些凉。 已经是深夜,京城的街道上霓虹灯闪烁个不停,亦幻亦真。 聂新宇一边步行,一边不时摇手拦过路的出租车。一直在街道上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聂新宇才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徐家大院。 徐家已经没落,四合院虽然也不小,但有些陈旧,四周的围墙甚至都没有重新修葺过。 聂新宇坐在离墙头大约一米高的树杈上,眼神呆呆地望着二楼的一扇仍然亮着灯的窗户发呆。 眼前的这一幕似乎有些熟悉,同样的树杈,同样的窗户,聂新宇在后世里没少干这种事情。 黑夜静悄悄的,晶莹冰凉的露珠打湿了聂新宇的头发,湿漉漉的,他的灵魂似乎也在这一刻得到了洗礼。时光穿梭,不变的除了轮回,还有人们那颗永远不安分的心! 青春的躁动除了憧憬,往往也有不理智不清醒的后果。这一刻,聂新宇似乎想明白了许多一直没有想明白的问题。 霍然,聂新宇的双眼睁大了。 窗户打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空气中似乎出来了胡尔蝶一声无息的叹息! 这一刻,聂新宇浑身的血液加速了流动! 胡尔蝶的眼神视乎穿越了空间与树叶,直接落在了聂新宇身处的这个树杈! 不过,这颗老槐树树枝树叶都很浓密,聂新宇觉得胡尔蝶没有可能发现自己。这一刻,“小蝶”这个词眼已经到了聂新宇的后嗓子眼! 如今的聂新宇虽然心潮澎湃,但仍然保留着仅存的那一丝理智。 要是这个时候和胡尔蝶见面,势必惊动胡尔蝶的家人。而此时此刻,胡家人对他和胡尔蝶的关系抱着什么样的关系,聂新宇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 更何况,聂新宇还必须对聂家的声誉负责,此刻的他已经不只是一个懵懂少年,同时也是聂家的一份子! 对京城聂家,聂新宇暂时还没有太多的归属感,但同族同宗血脉相承,他必须承担某种属于自己的责任! 在这个年代,又是在京城,如果闹出翻墙而入的八卦新闻,无论是对聂新宇对聂家还是对胡尔蝶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胡尔蝶又是一声幽幽的叹息,那扇窗户也轻轻关上了。过后,灯熄了,窗户处黑了。 聂新宇又默默的呆了一会儿,才下定了决心,双手抓住树枝,双脚缓缓落在了墙头,松开手,往下一跃,就出现在围墙外头! 这一刻,聂新宇似乎听到了围墙内的脚步声,整个身躯也是一滞! “新宇,是你吗?”果然,围墙内传来了胡尔蝶那熟悉的柔柔的声音。 聂新宇没有说话,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揉成一团,丢过了围墙,然后快速离开! 高墙内,一个身穿睡衣的中年美妇轻轻揉了揉胡尔蝶的头发,眼神中带有几分怜惜:“丫头,外面露重,对身体不好,回去睡吧。” 胡尔蝶的的脸色略显惊慌,薄薄的淡青色睡衣胸口部位鼓鼓的显得有些别扭。就在听到母亲的脚步声音从身后传来的时候,胡尔蝶刚刚拾起聂新宇从墙外扔过来的纸团,睡衣上又没有口袋,一时之间来不及多想,就把这个纸团塞进了睡衣里这个略显尴尬的位置。 支吾着应付了母亲几句,胡尔蝶逃也似的进了自己的闺房,关上房门,迫不及待打开了沾着她体香的纸团,脸上已经布满了红晕! 细细咀嚼着纸上的每一个字词,胡尔蝶娇嫩的脸蛋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还带有几分娇羞。 “新宇,我就知道你没忘记人家,今晚一定会过来的。”胡尔蝶喃喃念叨着,把手上的纸条看了又看,百看不厌。 “闺女,早些睡啊。”门外,又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哦。”胡尔蝶应了一声,伸手拉灭了电灯,钻进了被窝,却是摸索着从床头柜里取出一支小手电,继续品尝着恋恋不忘的小情人字里行间所体现出来的柔情蜜意,小心肝扑腾扑腾的折腾的厉害!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良久,胡尔蝶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捏紧了小小的拳头,似乎在给自己打气,“新宇,我一定不会负你的。” 在这一刻,胡尔蝶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实施自己准备已久的计划了! 客厅另一端的卧室里,胡尔蝶的父母亲也在进行一段关于自家宝贝闺女的一段对话。 胡尔蝶的父亲胡向阳是民政部规划财务司司长,倒也是个实权正厅级别。可在胡家这一辈里,胡向民已经是行政级别最高的! 胡尔蝶的母亲秦月馨在妇联工作,行政级别是正处。在嫁入胡家之前,秦月馨是一个京剧演员,已经四十出头的她面容姣好,风韵犹存。 “向阳,我怎么感觉咱家闺女有些不对劲呀。”秦月馨钻进被窝,伸手拉了拉赤着胸膛的丈夫,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