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养父是个传奇人物 - 官梯

第十六章 养父是个传奇人物

“你们三弟兄都在。”聂老爷子突然提高了声音,“现在不是骑在马上打天下的年代了,要能文能武!我问问你们,我们聂家有一个子弟真正凭借自身的能力考上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学学府吗?是我们聂家子弟本身素质和天赋不如人,还是我们平时的管教方式有问题?” 聂家三兄弟一个个唯唯诺诺,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我查了一下李家的一些相关资料。”聂老爷子沉声道,“李家明的家庭成分不太好,家里是富农。可我敢说,李家明这人绝对是个传奇人物。” “爸……”聂长征的嘴唇蠕动了好几下,表情颇有些不以为然,“李家也就出了一个大学生,还是聂新宇。” “混账东西。”聂长征颤巍巍站了起来,指着聂长征的鼻子破口大骂。 “爸,您血压高,可不敢生气。”聂家三兄弟都被老爷子过度愤怒的表情给吓得不轻,聂解放赶紧上前扶住了老爷子。 “滚开。”聂老爷子却是一巴掌把他的手给打开了,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重新坐了下去。 “长征,我告诉你。”聂老爷子似乎在强行平息自己的心头怒火,尽量让自己的声音缓和一些,“有些事情不能看表面现象,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顿了顿,聂老爷子接着说道:“什么叫李家也就出了一个大学生,还是聂新宇,难道是我们聂家子弟的天赋比别人高?” “非也!”聂老爷子摇了摇头,“浮生应该知道吧,新宇的两个哥哥读初中的成绩都比他要好,人家李家明为了新宇这个养子,硬是让两个亲生儿子辍学。为啥?李家穷哪,只能勉强供得起一个人上高中读大学!” “我再和你说一说李家明这个人,我再强调一遍,李家明虽然只是个小人物,但也绝对是个传奇人物。”聂老爷子接着说道,“因为家庭成分不好,李家明初中毕业的时候,是没有资格上高中的,在家里务农。后来,李家明辗转反复才考上了衡耒市师范,就连学费,他也是跑了五十多里山路找一个表叔借的十块钱!” “李家明只读了两年师范,可他师范毕业的时候才十八岁,就创办了金峰县第一个私人学堂,叫山水民中。”聂老爷子的声音很低沉,也有几分感叹,“李家明本人真正的学历应该连高中都算不上,可他是山水民中的创办人,学校有一百多学生,他自己兼任语文、政治、历史、音乐、体育等好几门学科的老师,他的学生中有好些人的年龄比他还要大,也有不少学生考上了大学!” “我问问你们,十八岁的中学校长,还是这家中学的创始人,你们说是不是个传奇人物?”聂老爷子一口气说完,突然咆哮着反问了一句。 聂家三弟兄都默然,有些自惭形秽。 “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聂老爷子叹了一口气,“你们呀,也该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否则的话就是井底之蛙,而且狂妄自大,俗不可耐。” “爸,新宇受他养父李家明的影响颇大。”聂浮生很是小心地说道,“李家明不只是桃李满天下,他的同学中也有不少人都是政府官员干部,衡耒军分区司令员田友光就是他的同班同学,而田友光在他的同学当中,也不是行政级别最高的。可这么多年,李家明都只是个民办教师,一直没有转正。只要他去找任何一个同学帮忙,肯定是早就可以转正了。” “嗯。”聂老爷子点了点头,“做人就是要靠自己,铮铮傲骨,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敬李家明一杯酒。” “爸。”聂长征想了想,试探着说道,“新宇的这篇《发展才是硬道理》我也看过,基本上都是通过对苏联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中存在的问题以及隐患的剖析,把苏联今天的这种糟糕局面归根于改革的失败,并且引申到国内,这会不会有些牵强?现在,国内关于‘姓资’还是‘姓社’的争论不休,只怕短时间内也不会有结果……” 聂老爷子的眉头又蹙起来了,表情显得略微有些烦躁。 “爸,关于老三去衡耒市的事情,是不是往后推一推,等局势更加明朗一些后。”聂长征冲聂浮生笑了笑,“老三,我可不是阻止你去认亲啊,只是现在这个局面……” “放屁!”聂老爷子却是勃然大怒,爆了粗口,“一码归一码,这两件事情能够混淆到一起吗?李家对我们老聂家有恩,君子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们没有征求李家明的意见,就把聂新宇强行带到京城来了,这已经很失礼!再说,新宇这孩子都已经离散二十多年了,老天垂怜我们老聂家,才让新宇得以认祖归宗。新宇是我的孙子,这是血缘关系,不以意志为转移,你考虑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干什么?” “爸。”聂长征苦笑了一声,“我这不是担心会有人用新宇的这篇《发展才是硬道理》对我们聂家做文章吗?” “大哥。”聂浮生就有些不满意了,翻了翻白眼,“新宇的这篇文章我仔仔细细看了至少十遍,不是咱黄婆卖瓜自卖自夸,新宇的文笔还真是不赖,而且逻辑思维严密,很少加入主观方面的臆断,大部分都是在就事论事。而且,新宇对苏联局势的推断,其中有一部分也已经得到了证明。单从这篇文章来说,即便有人想做文章,可钻的空子也不多!” “嗯。”聂老爷子点了点头,“新宇虽然年轻,但政治理论和政治敏感性都很不错。就一篇文章而已,有些人想要小题大做,也要看我答应不答应。” 说这句话的时候,聂老爷子不怒自威,霸气十足。 聂长征嘴巴蠕动了好几下,最终还是不敢说什么。 “爸,我和徐家沟通过了。”聂浮生突然笑了起来,“徐望山也已经答应了新宇和徐文丽的亲事,这事情您看?” 聂老爷子的眼神亮了起来,呵呵笑着:“这是好事情啊,不过,这事情你得先问一问李家明夫妇的意思,一定要尊重他们的意见!” “爸,我知道了。”聂浮生赶紧说道。 “徐家那丫头可不得了!”聂老爷子摇了摇头,“她和新宇见过面了吗?对新宇印象怎么样?” “徐文丽对新宇印象不错,两个人好像还打过一架,徐家丫头似乎吃了点亏。”聂浮生难掩脸上的笑意与得色。 聂老爷子哈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徐家丫头居然没打赢新宇,新宇这孩子不错,有点我的风格。” “不对啊。”聂老爷子很快反应了过来,“徐家丫头可是特种兵少校,从小在军营里长大,新宇才刚刚大学毕业,怎么打得过她?” 聂浮生苦笑了一声:“新宇这孩子不只是脾气倔,拳头也很硬朗呢。在衡耒市的时候,一个人就敢在军分区里打司令员的警卫连长,单挑好几个特种兵。听说这孩子从小就喜欢打架,还在家里弄了个沙袋专门练拳击……” “这才像我们聂家人的风格嘛,不是一家人,不进自家门。”聂老爷子老怀大慰,呵呵笑着,“能文能武,才是真英雄。现在虽然是和平年代,但也要注重以武健身嘛。” 也难怪聂老爷子如此欣慰,他的好几个孙子想去追徐家丫头,却被徐家丫头给揍得脸青鼻肿败下阵来,还真有些丢聂家的脸! 聂老爷子嘴里说的以武健身,聂家三弟兄自然知道没那么淳朴,准备理解应该是:以暴制暴。老爷子一生戎马,岂会如此斯文? 可以说,聂新宇算是替聂老爷子狠狠出了心头的一口恶气,以后他在徐老爷子面前说话也更加硬朗了! “爸,我还是觉得这些事情缓一缓的好。”聂长征心里叹了一口气,却是赔着笑脸,“现在的局面还不明朗,暗潮涌动……” 聂老爷子沉吟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笑着说:“长征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等年末的忆苦饭,让新宇回家来一趟吧。” “一切听爸的。”聂浮生就很是高兴地说。 “爸,您的意思是让新宇还回衡耒市?”聂长征却是很敏感,马上问了一句。 “老三,新宇自己的意思呢?”聂老爷子却是反问了一句。 聂浮生苦笑了一声:“新宇这几天一直吵着要回衡耒市呢,还说他的根在那,跟我都闹了红脸。” “去基层工作也好。”聂老爷子叹了一口气,“我和你们说过很多次了,我们聂家子弟不要太娇生惯养了,可你们都不听……” 聂家三兄弟面面相觑,都不敢吭声了。 “我看哪,苏联还真有可能如新宇文章里所预料的那样,支撑不了多久啦。”聂老爷子神色一正,“老二,你们一定要注意部队的纯洁性,不管地方上怎么样,都要保证部队不能乱。” “爸,我知道了。”聂解放苦着脸说。 “老三,这次我就不见新宇这孩子了。”聂老爷子呵呵笑了起来,“等忆苦饭的时候,我再和新宇好好唠嗑唠嗑。” “嗯。”聂浮生这才想了起来,“爸,新宇和美莲提了好几次,让这丫头提醒您不要吃太多的肉,说肉类食物里含蛋白质太高了,容易导致骨质松散。还说让您晚上一定不要喝银耳汤,银耳汤不利于消化,容易造成肠胃功能不适。也不知道美莲这丫头和您说过没有?”

上一篇   第十五章 挡箭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