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挡箭牌 - 官梯

第十五章 挡箭牌

“你瞎了眼啊,我哥哥聂新宇你都不认识,活该挨揍。”聂风良从哥哥身后探出了半个身子,牛皮哄哄的,“别说是你,徐文丽那女魔王都在我哥手头上吃了亏,就你这样的,来一个排也不是我哥的对手。” 林文生呆住了,聂风良什么时候冒出了这么一个哥哥啊? “行,今天算我认栽。”林文生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吭哧吭哧道,铁青着脸,一言不发离开了。 “新宇……,你怎么来京城了?”胡尔蝶走了过来,怯生生地问了一句。 “我为什么不能来?”聂新宇却是反问了一句,脸色并不怎么好看。 聂风良一看要糟,马上笑嘻嘻地说:“尔碟姐,搞了半天,你就是我哥的初恋情人哪,我妈我姐今天盘问了半天我哥,说是哪个漂亮的仙女害得我英俊倜傥的哥哥得了相思病呢。” 胡尔蝶俏脸一红,嘴上却说着:“他才不会想我呢,都大半年了,也没见他给我个信儿。” 说着,胡尔蝶又偷偷瞥了聂新宇一眼。 “我这不是不想让你为难吗?小蝶。”聂新宇叹了一口气,“你还好吧,我明天可能就要回衡耒市了,以后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你又要走呀?”胡尔蝶急了,说着说着眼泪又开始噗嗤噗嗤往下掉。 聂新宇最是见不得女人哭,被胡尔蝶这么一哭,马上六神无主了。 “尔碟姐,你别哭呀。”聂风良却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笑嘻嘻地说着,“你要是再不采取措施的话,我哥可是要被徐家那丫头给抢走啦。” 这下可好,胡尔蝶哇的一声大哭,双手捂面,冲出了饺子馆,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哥,你怎么木头似的啊,快追啊。”聂风良尴尬地笑了笑,还真有些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意思。 聂新宇苦笑着摇了摇头,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没有选择追上去。 “葛教授,今天真的是对不住您了。”聂新宇走到葛青山面前,很是恭谨地说道,“给您添堵了。” “聂新宇是吧。”葛青山呵呵笑着,“朦胧诗写的很好,文章写的也不错,我记住你了。” 丢下了这么一句话,葛青山拉着孙子的手就离开了。 “风良,你怎么来了?”出了饺子店,聂新宇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你翻围墙的时候,我就看见了。那个缺口,我也经常翻的。”聂新宇笑嘻嘻地说着,随即又脸露气愤之色,“你和林文生发生冲突的时候,我都看到了,知道要糟,就跑去打电话叫人。谁知道这些家伙一听对方是林家老三,一个个都支支吾吾的……” 聂新宇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个宝贝弟弟在遇到事情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呼朋唤友前来助阵? 不过,聂风良在他的朋友一个都还没到场的前提下,也奋不顾身给了林文生一个凌空飞腿,还真是勇气可嘉,让聂新宇颇为感动!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打过一架之后,这对还有些陌生的兄弟之间的关系也得到了一些改善,毕竟,一奶同胞的血肉相连感一直存在着。在李家,聂新民虽然是养子,但受到的宠爱甚至是比两个哥哥和妹妹还要多,一直是李家的人在照顾他,甚至是迁就他! 这一次,聂新宇可以说是心头第一次有了长兄的感觉,眼里看到的全是弟弟聂风良的优点。 “风良,以后少打架,你还是个学生。”聂新宇一把揽住弟弟的肩头,边走边笑着说,“再说,打架也不是你那么打的,首先要保护好自己不受伤害……” 对聂新宇的这份亲昵,聂风良明显还有几分不适应,不动声色往后退了一小步,迟疑着:“你一个人打四个,不害怕吗?” “我早就看见葛教授在那啊。”聂新宇就呵呵笑着,“有葛教授在,再借林家老三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动手。” “葛教授?”聂风良的表情有些疑惑。 “燕京大学的博士生导师,中央党校的名誉副校长。”聂新宇压低了声音,解释道。 “是他啊。”聂风良吃了一惊,“难怪林家老三被你揍得那么惨,也忍了……” 两兄弟回到聂家宅院,波澜不惊,倒是让聂新宇心里略微有些诧异。 “爸去爷爷那了,说是看什么国际新闻。”聂风良撇了撇嘴戏谑道,“妈和姐都到徐家去了,说是要给你再把把脉。” “国际新闻?”聂新宇愣了愣,直接把他的后半句给忽略了,急声道,“今天哪一号?” “8月23号啊。”聂风良的表情有些疑惑,“怎么啦?” “快开电视!”聂新宇一蹦老高,急匆匆往客厅里跑。 聂老爷子一头银发,瘦削的脸颊,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要是走在街上,只怕没有谁能认出这个老人居然是共和国的开国元勋之一,曾经在战场上叱咤风云! 坐在一条竹制藤椅上,聂老爷子的身躯挺得很直,眼神炯炯地盯着电视画面! 聂长征、聂解放、聂浮生三弟兄陪坐在老爷子身边,神情各异! 客厅很大,但气氛颇为凝重! 1991年8月23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发命令,“停止俄罗斯共产党的活动”。根据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和莫斯科市长波波夫的命令,苏共中央大楼被查封。8月23日18时30分,苏共中央大楼正面的党旗被十月革命前俄罗斯的红白蓝三色旗代替。 看着电视里那面镰刀锤子图案党旗缓缓坠落,聂老爷子的嘴唇剧烈抽搐着,表情有几分狰狞!这也难怪,苏共的党旗和国内的党旗几乎是同一个图案,不同的是,苏共的党旗镰刀锤子上面仅仅是多了一颗星星! 盯着那面红白蓝三色旗的缓缓升起,聂老爷子的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来,右手紧紧扣住藤椅扶手,因为用力有些过猛,整个藤椅发出吱吱的响声! 聂长征瞥了老爷子一眼,眼神里有几分担心,冲身穿中将军服的聂解放使了个眼色! 聂解放会意,小跑着过去关上了电视,嘴里嘀咕着:“乱套了。” 倒是聂浮生一直很是安稳地坐着,表情波澜不惊。 事实上,在四天前,苏联国内的局面就已经开始剧烈震荡。 八一九事件,又称“苏联政变”、“八月政变”,是指1991年8月19日至8月21日在苏联发生的一次政变,当时苏联政府的一些官员企图废除总统戈尔巴乔夫并取得对苏联的控制,政变领导人是苏联共产党强硬成员。他们相信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计划太过份,并认为他正商议签订的新联盟条约过于分散权力给与众共和国。 虽然此次政变在短短三天内便瓦解,并且戈尔巴乔夫恢复权力,此事件粉碎了戈尔巴乔夫对苏联可至少在一较松散体制下维持一体的希望。 超级大国苏联,在国际舞台上扮演了半个世纪的主要角色。然而从1991年“八?一九”事件后,这个超级大国迅速衰落并开始解体。 相对于苏联的动乱不堪,或许,聂老爷子更关注的是那面镰刀锤子加星星图案的党旗的坠落! “爸,苏联这次政变者和政变的支持者,应该都已经遭到了清洗吧。”聂长征勉强笑了笑,低声问了一句。 “嗯。”聂老爷子脸色的表情也恢复了平静,点了点头,沉声道,“包括苏联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成员们在内,很多政变者和他们的支持者,都已经被控制起来,进了‘水兵寂静’监狱。为此,苏联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特别侦查小组。” “这些家伙都该枪毙。”聂解放大大咧咧地说着,眼神里流露一股很是强烈的杀气,“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爸,八一九事件似乎可以在咱家新宇前不久发表在《半月时事》刊物上发表的那篇《发展才是硬道理》中找到一些影子,有迹可循。”聂浮生的表情略微显得有些迟疑,“这篇文章发表在十天前,而八一九事件发生还不到一个星期……” “嗯。”聂老爷子的表情也有些迷惑,皱了皱眉头,“老三,你和新宇详细沟通过吗?” 聂浮生苦笑了一声:“爸,您也知道,我们和新宇离散已经二十多年了。这孩子倒也争气,居然是华清大学毕业,而且学业非常出类拔萃。不过,新宇这孩子的性格很是倔强,回来才两天,已经和我吵过三次了……” 聂老爷子的眉头蹙得更深了。 “老三啊,你这话我不大爱听。”聂老爷子沉声道,“新宇能够考上华清大学并且顺利以优异成绩毕业,我看这里面他的养父母李家明夫妇居功至伟。你这个亲生父亲有些失礼了,做事情也有些欠考虑。做人不能忘本,我们聂家人更是绝对不允许忘恩负义!” “爸,我错了。”聂浮生把头低了下去。 “你抽个时间去一趟衡耒市,去见一见新宇的养父母,感谢人家的养育之恩。”聂老爷子点了点头,“也向李家明夫妇转达我的感谢,他们是我们聂家的恩人。” “好的。”聂浮生赶紧表态说,“等周末我就过去一趟,把他们接到京城来小住几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