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出手狠辣 - 官梯

第十四章 出手狠辣

“小子,我给你个机会,去给小蝶道个歉,给爷磕头赔罪,爷今天就饶了你。”林文生大步走到聂新宇身边,抬眼望着天花板,鼻孔朝上,大大咧咧地威胁着。 “她要是需要我道歉,我自然会道歉。”聂新宇快速消灭掉碗里最后一个水饺,淡淡地说道,“好像人家嫌弃你叫她小蝶,你不配叫吧。” “你他妈的找死!”林文生勃然大怒,突然暴起,飞起一腿,就踢向了聂新宇。 聂新宇似乎早就防备他这一招了,快速起身,用脚在椅子上面拨拉了一下! 林文生这一脚就砰的一声踢在了椅子上面,踢了个正着,疼得他摸着脚弹跳着…… 说时迟,那时快! 聂新宇手中那只已经没有了饺子但还有半碗汤水的菜碗一个倒扣,就扣在了林文生的头上! “啪”的一声脆响! 碗碎了! 林文生满头满脑都是汤水,连着额头上被碎瓷片给划伤了一道口子流出来的血水! 血是红的,可和汤水合在一起,就变成了浓酱,深色的浓酱! 脚踢伤了,额头上开了一道口子,名贵的西装上沾满了浓酱,林文生现在的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你他妈的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林文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林大少爷什么时候在京城里吃过这么大的亏? “都给我进来,给我揍死这个瘪犊子。”几秒钟之后,林文生终于回过神来,脸色狰狞得有些扭曲可怕,嚷嚷着,“出了事我负责!” 三个男子应声而入,手里都抄着一根木棒! 看这三个男子的合围架势,聂新宇也是心中一凛,这几个家伙明显都是经常打群架的主。 “我认识你。”聂新宇嘴上却是淡淡地说着,“不就是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林大少爷嘛。” 要是在后世里,即便聂新宇处于“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热血青春期,在面对真正的京城豪门世家子弟的时候,也会避让三舍! 聂新宇不是傻子,知道有些人不是他能够招惹得起的! 可如今的聂新宇也是京城豪门世家聂家嫡系子弟,东风吹,战鼓擂,谁怕谁? 聂新宇深信,只要他不理亏,这架他不打输,回到聂家宅院后也不会有什么不良后果! 至于这种事情是否会影响到聂家和林家的关系,这完全不在聂新宇的考虑范畴! 开什么玩笑?要是两个后辈年轻不懂事打上一架,还会影响到两大世家的关系,那这两大世家也太浪得虚名! 本来,聂新宇也不屑于打京城聂家的牌子! 可聂新宇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好,胡尔蝶见了他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走让他心情更加郁闷! 这个时候,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聂新宇突然暴起,一脚踢在面前的桌子底部! 桌子应声而起,对着三个合围他的男子飞了过去! 同时,聂新宇不进反退,却是身躯急退! “你,你要干什么?”林文生大惊失色,因为聂新宇正对着他冲了过来! 一个斗大的拳头在林文生眼眸里无限扩大! “砰”的一声! 聂新宇这一拳直接砸在了林文生的鼻梁上,砸断了他的鼻骨,鲜血喷了出来! 紧接着,聂新宇的右腿高高扬起,一记漂亮的鞭腿,直接劈在他右肩上! 林文生只觉得天昏地暗,整个身躯一软,应声而倒! 面对三个手忙脚乱对着自己缓缓合围上来的三个男子,聂新宇显得很是悠闲! 微微弯腰,聂新宇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倒在地上的林文生的脖子,如同拖死猪一般拖了一米多远! 一脚踩在林文生的胸膛上,刚才还摇头晃脑吟诗的老者刚好坐在聂新宇的身前,被他当成了挡箭牌! 老者没有动,看向聂新宇的眼神里却是多了一丝诧异! “工善其事必善其器,业精于勤而荒于嬉。”聂新宇弯了弯腰,冲着老者很是恭谨地说了声。 老者愣了愣,随即苦笑了一声:“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是中央党校的校训!而“工善其事必善其器,业精于勤而荒于嬉。”这副楹联与“实事求是”的匾额相呼应,告诫工科学生在做人的态度和处事的作风上不能懈怠,必须精益求精,注意方法,解决工具问题。 很明显,聂新宇认识这个老者,而且知道他在中央党校工作! 严格意义上说,老者这个时候还不算是官场中人! 老者叫葛青山,是燕京大学的博士生导师,也是中央党校的名誉副校长! 要真论行政级别的话,葛青山也勉强算得上正部级别! 葛青山虽然不是官场中人,却是国内经济领域的权威级人物,也是中央智囊团的核心人物之一! 国内有不少领导人都是师从葛青山,正因为如此,即便是正部级高官,一般都不太敢轻易得罪葛青山这么一个看似游离于官场之外的学者! 而聂新宇却是更清楚,在不久的将来,葛青山官至中组部副部长! “葛教授,我是华清大学毕业的,曾经跑去燕京大学偷听过您的很多课,受益匪浅。”聂新宇微微一笑。 葛青山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你叫什么名字?” “聂新宇。”聂新宇笑了笑,“打搅您用餐了,真是抱歉。” 葛青山恍然,感情这个小伙子还真是诗歌《拾荒者》的作者,不是假冒之徒。不过,聂新宇的这句话也让葛青山有一种暴起的冲动! 什么叫打搅他用餐了? 很明显,聂新宇就是故意使坏,拿他这个老头子做挡箭牌! 可葛青山也有些哭笑不得,聂新宇连中央党校的校训都搬了出来,他要是再放任不管的话,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再说,聂新宇的要求也不过分,只是让葛青山“实事求是”,给他作证罢了! 三个合围上来的男子也颇为迟疑。一来林文生还躺在聂新宇的脚下,他们有些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出手。二来聂新宇和葛青山这个老者谈笑风生似乎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中,这个情形有些不对劲,很反常! 事物反常即为妖! 这里可是京城,天子脚下! 即便林家是响当当的实力派豪门世家代表,可在这京城里,也不是林家一家独大! “你是林家的人吧,今天这事情就这么算了。”葛青山给了聂新宇一个眼色,示意他松开踏在林文生身上的那条腿,阴沉着脸说道,“要是你不满意,就让林宇华和我来说,就说是我葛青山说的,吃顿饭也不让人好好吃,这里还是京城吗?” 抓住是根秧苗子,放掉就是只猴子。 林文生就是这一类型的人,被聂新宇给一脚踩在地上的时候,他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一直闷哼哼装可怜。 好不容易等聂新宇松开了脚,林文生一退到安全地带就准备吆喝着手下人一起上找回场子! 可一听到葛青山这个名头,林文生马上蔫了! 林文生确实不认识葛青山,可他听说过葛青山这号人物! 别说是他林文生,就是他大伯林宇华见了葛青山,还真不得不退避三舍! 狠狠瞪了聂新宇一眼,林文生眼神里满是怨毒,丢下了一句:“小子,我给葛教授这个面子,你有本事别出这个门!” 说着,林文生就招呼三个手下撤退。 可林文生今天的运气还真不大好,在聂新宇手头刚刚吃了个大亏,去抓胡尔蝶的小手的时候,又“啪”的一声被胡尔蝶给打开了。 而且,胡尔蝶看向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厌恶! “好。”林文生真是气坏了,扬起了巴掌,对着胡尔蝶娇嫩的脸蛋,扬了好几下,最终却还是舍不得打下去。 刚走到门口,一个飞腿从门外突然杀出,直接蹬在了林文生的胸口! 滕腾腾! 林文生一连退了三步,跌坐在地上! 要说,林文生今天还真是倒霉透顶,这已经是他挨第三个人的揍了! “你他妈的谁啊?”林文生火冒三丈,就算是个泥人都该有三分火气,更何况他还是林家大少爷呢,爬了起来,就嚷嚷开了。 “林老三。”聂风良略显稚嫩的脸颊阴沉的厉害出现在门口,很是嚣张地说着,“别人怕你,我聂风良可不怕你,敢和我大哥动手,你丫的活的不耐烦了?” 聂新宇愣了愣,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个同胞弟弟怎么满口痞腔啊! 想归想,聂新宇还是赶紧跑了过去,拳脚可不长眼,林文生刚刚接二连三吃了大亏,要是恼羞成怒了,就自己这个宝贝弟弟聂风良那小身板,还真挨不了几下! 想都没想,聂新宇先把弟弟给拉到了自己身后,给保护起来。以聂新宇的眼力,一眼就看出聂风良没怎么打过架。 真正的打架高手,哪里会用聂风良那种看似拉风的凌空飞腿的?要知道,双腿都在空中,一旦没有攻击中敌人的要害部位,那下场绝对是相当凄惨! 聂新宇这个不经意的保护动作,看得聂风良心头一暖,鼻子有些发酸,看向他的眼神里也多了一份温情。 “你大哥?”林文生从地上爬了起来,张二摸不着头脑。

下一篇   第十五章 挡箭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