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是聂家和徐家很般配 - 官梯

第十三章 是聂家和徐家很般配

“弟弟,我们聂家和徐家这两年一直在谈联姻的事情。”聂美莲也是一脸美滋滋的笑容,“可你好几个堂哥都被文丽给揍惨了,没一个被她看上眼的。” “不行。”聂新宇想都没想,就断然拒绝,“我有女朋友的,这怎么可能?” 开什么玩笑,聂新宇可不想找一个自己打不过的老婆,而且这个老婆还有暴力倾向! 刘腊梅愣了愣,将询问的眼神看向了女儿聂美莲。 “唷,哪家的姑娘?”聂美莲笑嘻嘻地说道,眼神里满是促狭。 聂美莲这两天可是通过自己的渠道把这个失散了二十年的弟弟的根底差不多摸透了,据她掌握的信息里,聂新宇是没有女朋友的。 聂新宇的眼神里冒出一丝痛楚的神色,沉默了好几秒钟。 “肯定是人家姑娘看不上你。”聂风良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钻了出来,一脸的幸灾乐祸。 聂新宇瞥了这个说话尖刻酸薄的弟弟一眼,没有说什么,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美莲,新宇是不是真的有女朋友啊。”刘腊梅有些担心地看着聂新宇颇为落寞的背影,低声问了一句。 “新宇在衡耒市是绝对没有女朋友。”聂美莲摇了摇头,“不过,新宇在华清大学读了四年书,到底有没有女朋友,我也不是很清楚。” 顿了顿,聂美莲又补充了一句:“读大学这四年,新宇也没带女孩子回过衡耒市。” “他肯定有女朋友。”聂风良又突然插嘴,“而且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刘腊梅神色一动,看向了聂风良,低声说道:“风良,去和你哥聊一会……” “我才不去。”聂风良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就走,很是干脆。 “这孩子。”刘腊梅苦笑着摇了摇头。 “妈,你别瞧我。”聂美莲一看母亲的眼光移向了自己,赶紧摇手,“妈,你不知道,新宇要是凶起来很吓人的,把衡耒市那个参加过真正战斗的特种兵连长王军都揍过两次。还有,徐文丽那么厉害的一个女孩子,几乎是打遍京城无敌手,在新宇那里都吃了暗亏……” “新宇再厉害你也是他姐姐呀。”刘腊梅哑然失笑,“他难道还敢揍你这个姐姐不成,没王法了?” “不是啦。”聂美莲娇笑着,“妈,我看新宇还真有可能是风良说的那样,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我看还是让他静一静,别再刺激他了。” “可我觉得文丽这姑娘和我们家新宇挺般配的……”刘腊梅就急了。 “妈,你要是这么直接去和新宇说,你猜他会怎么回答您?”聂美莲苦笑了一声。 “怎么啦?”刘腊梅愣了愣。 “是聂家和徐家很般配!”聂美莲的声音里已经带有一丝哭腔,一转身就跑回自己的闺房了。 刘腊梅彻底呆了,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聂新宇确实有女朋友,而且女朋友也是京城人。只不过,准确来说,是聂新宇曾经有过女朋友,在华清大学毕业实习的时候,就已经分手了! 这是聂新宇前世今生永远的痛! 聂新宇是华清大学品学兼优的出类拔萃高材生,毕业的时候,确实有机会留在京城工作。之所以放弃这个机会,就是因为聂新宇想远离远离京城同时也远离昔日的恋人! 对于聂新宇来说,京城是他的伤心地。要不是姐姐聂美莲软硬兼施,聂新宇至少五年内没有来京城的打算! 触景伤情,要剥开伤口总是很残忍! 有时候,逃避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可在聂家,家人的追问让聂新宇的心情再次变得有些伤感与狂躁。 吃过晚饭,聂新宇在院子里散布的时候,瞅准了一个时机,偷偷翻过了聂家大院的墙头,来到了街上! 殊不知,聂新宇的这个举动虽然避开了聂家人大部分人的视线,却没有能够逃离一直对他怀有几分警惕的弟弟聂风良的眼睛。 在华清大学读了四年书,聂新宇对京城的大街小巷并不陌生! 不知不觉间,聂新宇就进了一家叫“金太阳”的饺子馆,要了二两水饺,不紧不慢地吃着。 “小蝶,这个饺子馆太低档啦,我请你去全聚德吃喝红酒吃大餐吧。”一个颇为牛逼的声音在饺子馆门口突然响起。 “别叫我小蝶,我和你没任何关系,你爱去哪吃就去哪,别来烦我。”一个柔柔的但相当不客气的声音也紧随而来。 聂新宇的脸色变了,似乎被饺子给噎住了,嘴角开始剧烈抽搐! 聂新宇满嘴油腻,脸上的表情彻底呆了,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瞪着出现在饺子馆门口的一个身穿紫色连衣裙的漂亮女孩子身上! 女孩身材娇小,精致的脸蛋娇嫩得弹指可破,娇柔的表情让人我见犹怜! 女孩的眼睛也是落在了聂新宇的脸颊上,再也移不开了! 此时无声胜有声,竟无语凝噎! 聂新宇和女孩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谁都没有出声,眼神里都有一股火辣夹杂着心碎的东西在燃烧着。 “找死啊你!”站在女孩身旁的那个西装革履一表人才风度翩翩的年轻人先是一愣,随即大怒,蹬着聂新宇大声呵斥着,“再看,老子就把这对眼珠子挖了,丢去喂狗。” “关你屁事!”女孩几乎和聂新宇同时爆了粗口,对这个横插一嘴的年轻人不屑一顾! 整个店子里鸦雀无声,所有的顾客都把眼神投了过来! 聂新宇的嘴角不由自主扬起一丝笑意,可很快又消失得无影无踪。缓缓低下头去,一口一个水饺,似乎在和这些水饺较上了劲。 女孩眼神里布满忧伤与哀怨,很是留恋不舍盯着聂新宇看了好一会,幽幽叹息了一声,很是艰难地缓缓转身,准备离开! 女孩低头的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 女孩不敢伸手去擦脸颊上滑落的眼泪,担心让聂新宇看见后,会不顾一切对着她冲过来。那样的话,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聂新宇这个恋恋不忘的情人! 女孩心里很清楚,只要她一调眼泪,聂新宇那颗善良而充满柔情的心就会被彻底融化! 和聂新宇分离也是分手了小半年,女孩的心每天都在默默承受着煎熬。好几次,女孩都想不顾一切跑去衡耒市找聂新宇。可每次想到那可能面临的后果,女孩都生生忍住了心头强烈的欲望! 可女孩控制不住自己,隔上几天,总会忍不住跑到这个“金太阳”饺子馆来! 这个饺子馆是女孩和聂新宇大学时代经常光顾的地方,留下了太多美好的回忆。 女孩善解人意,知道聂新宇家境不好,可自尊心又特别强,每次一起吃饭都是聂新宇抢着掏钱买单。没办法,这个“金太阳”饺子馆是女孩在京城里能够找到的最便宜的饺子馆。 女孩叫胡尔蝶,“小蝶”这个亲昵的称呼是除了她家人之外,聂新宇特有的专利。 胡尔蝶讨厌其他人叫她“小蝶”! 跟在胡尔蝶身后的年轻人叫林文生,是京城红色豪门世家林家的子弟。胡家也是京城红色豪门世家,不过,红色豪门这个前缀已经是过去式,如今的胡家早已日落西山,一蹶不振了! 正因为如此,胡尔蝶的婚姻被胡家看得很重很重,家族希望胡尔蝶嫁给真正的红色豪门林家的子弟! 林文生自从见了胡尔蝶之后,就惊为天人,如同一只偷油贼惦记上了奶油,整天黏上了她! 胡林两家都在向胡尔蝶施加压力,逼她和林文生订婚! 胡林两个家族都需要这个政治联姻! 可胡尔蝶不需要,她需要的是她恋恋不忘的初恋情人也是唯一的情人:聂新宇! 胡尔蝶只能拖着,也不敢去找衡耒市找聂新宇,因为她心里很清楚,无论是林家还是徐家,如果要对付农家子弟聂新宇,那真的是轻而易举! 胡尔蝶害怕聂新宇受到伤害,她不敢赌! 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娇嫩的脸颊上淌着热泪,林文生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又瞪了聂新宇一眼,恶向胆边生! 见林文生对着聂新宇大步走了过来,一个认识聂新宇的店里服务员低声善意提醒他:“这个人是林家子弟,京城里有名的花花公子,你最好是躲着点,别惹他!” 聂新宇坐在那里没有动,继续吃他的饺子! 坐在聂新宇侧旁桌子上的有一个两鬓斑白的老者,饶有兴趣地打量他几眼,对着身旁一个身穿校服的中学生摇头晃脑念到:“《拾荒者》:拾级而上,我目中无人,只有垃圾。” 聂新宇的耳朵很尖,勃然变色:“老先生,这首《拾荒者》虽然是我一年前的涂鸦之作,但也请您别糟蹋了它,不是所有人都能称得上垃圾!” 老者被噎住了,讪笑了几声。 “爷爷,你的好心被当了驴肝肺。”中学生有些愤怒了,“活该他倒霉,不管他了。” 也是,老先生借诗歌提醒聂新宇:有人要对你下手了,别只顾吃饺子,要倒霉啦。 没想到,老先生吟诵的这首诗歌还正好是聂新宇大学生时代里发表在《诗刊》读物上的那首朦胧诗:《拾荒者》。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 聂新宇直接把林文生比喻成垃圾,甚至说他垃圾都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