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对谁也不准说 - 官梯

第十二章 对谁也不准说

就在聂新宇把外衣刚刚脱下,看似随意地往地上一丢的一瞬间,聂新宇动了! 那件外衣明明是在往地上掉却不知道怎么的还有一个衣袖捏在聂新宇手中,猛地一甩,整个外衣如同一张大网突然平平铺开抖得笔直,对着徐文丽的脑袋罩了过来! 猝不及防,徐文丽的脑袋被聂新宇的外衣给蒙头蒙脑罩住了。 多年的特种兵反应本能让徐文丽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她并没有慌张,也没有伸手去扯罩在她头上的外衣,而是双手迅速出击,将自己的身体要害给护住了。 同时,徐文丽的脖子急甩,想利用惯性把上衣从自己头上甩出去的! 应该说,徐文丽的反应速度很快,也很正确。 可徐文丽偏偏碰到了一个不按常理出牌,从小在街头打架长大的聂新宇,该她遭殃! 聂新宇并没有去攻击徐文丽的要害部位,而是身体突然往前一扑,双手扣住了徐文丽支撑整个娇躯的一对骨干十足的小腿,猛地一拉。 “啊呀!”徐文丽一下子失去了重心,整个身躯仰天倒下。即便如此,徐文丽的脑袋仍然竭力扬起,眼睛虽然看不透外套,却也是盯着她自己的小腹部位。 这是一个标准的后仰倒地动作! 这样一来,徐文丽即便倒下,也不会后脑着地,避免自己受到重创。 与此同时,徐文丽的双腿也没有闲着,交叉互蹬,一下子就摆脱了聂新宇紧紧扣住她一对小腿的手! 可徐文丽的双腿根本就没有蹬上聂新宇的双手,因为在这一瞬间,他已经松开了手,放掉了徐文丽的小腿,整个身躯转了一个弯,从侧旁徐文丽双腿瞪不到的位置扑了上去! 这下,聂新宇扑了个正着! 聂新宇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要命! 为了防止被徐文丽的双手拳头击中,聂新宇一只手穿过徐文丽的脖子,把她的脑袋给狠狠搂住了。 而聂新宇的另一只手,则穿过徐文丽的腋窝,顺便把她的另一只手臂也给压住了。 而为了防止被徐文丽的双腿给踢中,聂新宇右腿的膝盖直接抵在徐文丽的一双大腿中间,并且猛地发力! 身躯最柔软的部位被聂新宇这么狠命一抵,徐文丽不由自主发出一声要命的呻吟,一对大腿下意识地并拢挣扎着,与聂新宇的膝盖不断摩擦着…… 徐文丽在不断挣扎反击,想要把压在她娇躯之上的聂新宇给翻下来。可聂新宇怎么会给她这个机会,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紧紧压住她不放! 这个时候,男人天生的优势就体现出来。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打斗,女人的耐力毕竟不如男人。 徐文丽有些力竭,身躯不断地挣扎着扭动着。而聂新宇则死命把徐文丽地娇躯压在身下,两具火热的身躯不断纠缠着,颤抖着…… 因为徐文丽的不断扭动,给聂新宇很大的危机感。这个时候,聂新宇也管不了这么多,双手双腿只要能发上力,就使命的用力。 不经意间,聂新宇的左手碰到了徐文丽胸前一团高高耸起的柔软,给聂新宇的手感很好也很顺手。 聂新宇想都没想,就是一把抓了上去,还用力捏住了。 “嗯——”徐文丽又是一声要命的呻吟,脸色通红,娇羞得眼睛已经不敢睁开,身躯一阵不安地扭动着。 聂新宇却以为徐文丽是要反抗,喘息着左手更加用力,抓住这团柔软的肉团猛的一阵又捏又揉又搓! 徐文丽的呻吟声音一阵高过一阵,到了最后,几乎是在呼喊着…… 猛地,聂新宇肩头一阵刺痛,却是肩膀被徐文丽给一口咬住了! 这一咬,徐文丽一发不可收拾,在聂新宇肩膀部位咬个不停,甚至,张开小嘴对着聂新宇的脖子咬了过来。 聂新宇被吓了个半死,脖子部位可是动脉所在,被咬了可不是开玩笑的,情急之下怒喝一声:“你咬我?我也咬你!” 没有办法,聂新宇也是慌不择路,为了防止被徐文丽给咬住脖子,一张嘴,反咬了过去! 这下,凑了个正好。 徐文丽的柔软的散发着丁香味道的樱桃小嘴被聂新宇的大嘴给吻了个正着。 “唔……”徐文丽这下浑身发软,再也没有了抵抗能力,小嘴让聂新宇的嘴唇给压了个严实! 更要命的是,聂新宇的左手还在徐文丽柔软的胸部又揉又捏,双腿抵在她大腿的中央位置,不断摩擦着。 一股股热流从徐文丽的大腿根部涌起,冲击着她的神经末梢,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与舒服感让她有在云中飘荡的感觉! “我要飞上天了。”此时的徐文丽脑海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好半天,聂新宇才发现情形有些不对劲了:身下的这个女人满脸红晕,眼睛紧闭,眼睫毛在颤抖着,整个身躯也是如同触电一样一直在抖动着,樱桃小嘴里更是发出一连串要命的呻吟声音。 两世为人,这个时候聂新宇哪里不知道自己闯下了什么大祸? 可这个时候,老练的聂新宇知道自己要是说破了这件事情,身躯之下的这个女人非满世界追杀自己不可! “还打吗?”聂新宇不动声色地让自己的嘴唇和徐文丽的嘴唇脱离开来,尽管还有些恋恋不舍。同时,聂新宇放在徐文丽柔软胸部上面的咸猪手也悄无声息离开! 仰天躺在已经泞泥不堪的草地里,徐文丽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一头短发已经凌乱,那张精致无比的脸蛋上布满红晕,小嘴一张一合地娇喘着,引人遐思,分外诱人。 过了好几秒钟,徐文丽才惊醒过来,看着已经自觉背过身去的聂新宇的背影,脸色更红了,眼神里充满迷离的色彩,随即很快爬起,把身上的衣服胡乱整理了一番,一声不响地跳进了军用吉普车,发动了油门。 聂新宇被吓了一大跳,要是在这个鬼地方被徐文丽给丢下,那乐子可就大了。 想都没想,聂新宇赶紧对着军用吉普车飞奔,跳了上去。 一路上,徐文丽一直紧绷着小嘴,看也不看聂新宇一眼。聂新宇却是注意到,徐文丽的脸色很红很红,一直红透到修长白皙的脖颈深处,这也让他艰难的不断吞口水。 “刚才的事情,对谁也不准说。”一直等到吉普车开到聂家大院门口,徐文丽才凶巴巴来了这么一句。 心中有愧的聂新宇无比老实地点了点头。 可是,这一男一女两个人身上都是泞泥不堪,脸上也都带着擦不掉的泥土,又怎么能够掩人耳目? 面对着聂家众人怪异的目光尤其是弟弟聂风良惊讶的合不拢的嘴巴,聂新宇倒是脸皮厚得出奇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徐文丽则是满脸绯红地飞奔逃入了聂美莲的闺房。 聂风良缩头缩脑的凑了过来,很是八卦的问了一句:“那个,你打赢了?” 如果聂新宇没有记错的话,这是弟弟聂风良第一次和他说话。 为了树立自己这个哥哥身份的威猛形象,聂新宇撇了撇嘴,丢下一句牛皮哄哄的话:“我一般不对女人出手的,是她逼我的!” “吹牛!”聂风良也是撇了撇嘴,“你眼圈黑了,嘴巴也破了……” 聂新宇为之语塞,讪笑了两声。 “不过,你还是打赢了。”聂风良却是又补充了一句,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又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聂浮生和聂新宇说话的时候声音稍微高一点,刘腊梅都会表示抗议,可这次自家的宝贝儿子明显被徐文丽给揍惨了,她却是没有任何表示。 甚至,刘腊梅只是往聂新宇手中塞了一瓶红花油,示意他自己擦一擦,就满脸笑容跑到女儿的闺房里去了。 到了后来,聂新宇才知道,聂老爷子戎马一生,现在虽然是退居二线,对聂家子弟虽然要求非常严格,但像这种打架什么的,反而相对放松! 而且,在聂老爷子眼中,打架不算什么错误,可要是打输了才丢人! 不管怎么说,聂新宇这次算是打赢了,而且是打赢了在京城世家子弟中几乎没有敌手的徐家大小姐徐文丽。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只怕会轰动整个京城! 三个女人一台戏,鬼知道这三个女人凑到一堆会聊些什么。 聂新宇也一直很纳闷,徐文丽今天可以说是被自己给羞辱了一顿,怎么没有跑回徐家,反而跑到姐姐聂美莲的闺房里去了? 不过,等聂新宇用红花油简单处理好自己的瘀伤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徐文丽已经离开了。 母亲刘腊梅和姐姐聂美莲在客厅里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着什么。 “新宇,你觉得文丽这姑娘怎么样?”一见聂新宇出来,刘腊梅就满脸期待的看向他,迫不及待问了一句。 “还行吧。”聂新宇这才想起来,徐文丽把自己“弄”出去就是不怀好意,想整自己一顿,好像是和什么亲事有关,也禁不住有些扭捏了。 “人家姑娘可是看上你了,儿子。”刘腊梅就乐滋滋地说道。 “什么?”聂新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上一篇   第十一章 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