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杀气 - 官梯

第十一章 杀气

聂新宇没有能够离开聂家。 聂新宇走到哪,母亲刘腊梅和姐姐聂美莲就跟到哪,这让他无计可施! 更要命的,母女两个开始张罗着给聂新宇找女朋友,拿来了一堆的女孩子照片! 奇怪的是,现在是暑假,正读高中的弟弟聂风良却是连影子都见不到。 聂新宇的性格又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一个是妈,一个是姐,硬是被她们两个把脾气磨的全部没了。或许,对这份一脉相承的亲情,聂新宇骨子里也盼望了许多年,很是珍惜! 一个上午,聂新宇都在回答她们的问题,而且,还表现的一点不耐烦的意思都没有,一副乖孩子的形象。 刚刚吃完中饭,一个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漂亮的女孩子进了聂家大院。 “阿姨,美莲姐。”女孩的嘴巴倒是甜,一脸可爱的笑容。 “小丽来了啊。”刘腊梅笑得嘴巴都快合不拢了,“新宇,小丽可是徐老的宝贝孙女,你们年轻人多聊聊。” 聂美莲的小嘴张合了好几下,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被刘腊梅使了一个眼色拽走了。 聂新宇却是背上的汗毛都开始竖起来了,他可没有被这个叫徐文丽的女孩表面假象给迷惑,相反,本能告诉他,这个女孩很危险。 徐文丽长得确实漂亮,瓜子脸,肌肤娇嫩得弹指可破,白里透红的肤色,更是让她浑身上下呈现出一般的女孩子身上所没有的健康美! 更重要的是,聂新宇从徐文丽的眼眸里看到了一丝杀气。聂新宇第一次见到王军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 聂新宇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 可聂新宇也很纳闷,自己和徐文丽是初次见面,怎么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就这么杀气腾腾? “你好。”聂新宇笑了笑,不动声色的打了一声招呼。 “你就是美莲姐失散了多年的弟弟聂清风?”徐文丽那双充满英气却又不失妩媚的大眼在聂新宇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让他总觉得这个女孩是在考虑挑他身上哪个部位下手合适! “徐小姐,我叫聂新宇。”聂新宇微微笑着纠正了一下。 “哦。”徐文丽点了点头,嫣然一笑,“新宇哥,院子里太闷了,我陪你出去走走吧。” 阴谋!绝对的阴谋! 这是聂新宇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 “好啊。”聂新宇嘴上却是说着,“我对京城不太熟悉,只是太麻烦徐小姐了。” 要是被这么一个小女孩给吓着了,聂新宇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尽管他知道徐文丽很有可能和一般的女孩子不同,身上充满危险。 更何况,能和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单独呆一会,聂新宇觉得至少比听母亲和姐姐的唠叨要强一些。 徐文丽开来的一辆草绿色军用吉普车就停在聂家宅院门口,让聂新宇马上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徐小姐,你是个军人?”一上车,聂新宇马上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觉得呢?”徐文丽一上车,脸上的笑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换上的是一张冷冰冰的俏脸,给聂新宇以冰美人的感觉。 “去哪?”聂新宇苦笑了一声,自己也没招惹这个小妮子啊,怎么小妮子的脸色如同自己欠了她的钱没还呢? “到了你就知道了。”徐文丽冷哼一声,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还不等聂新宇坐稳,徐文丽就启动了军用吉普车,猛踩油门,车速瞬间提升,如同一支离弦的箭冲了出去! 聂新宇猝不及防,因为惯性的作用,整个身躯往后仰成了将近九十度。还好,聂新宇从小练习打沙袋,下盘比较稳,硬是一个马步桩稳住了自己的身躯,缓缓坐了下来,这才没有出洋相! “咦!”徐文丽看来也是个识货的人,轻轻咦了一声,回头看了他一眼,很快又不屑的撇了撇性感而又小巧的红红小嘴,把头扭了回去。 聂新宇苦笑着摇了摇头,知道自己今天只怕会有些小麻烦了! 军用吉普驶入了一块很大的空荡草坪,停了下来。聂新宇却是注意到,在草坪的那头,好像有几个枪靶若隐若现。初步判断,这里应该是一个靶场。 “下车。”徐文丽熄了油门,从军用吉普车上一跃而下,冷声道。 “干什么?”对这丫头的过于冷淡态度,聂新宇心头也泛起了一丝怒火,慢腾腾从吉普车上下来了。 “比武。”徐文丽惜字如金,缓缓脱下了风衣,露出了里面一身运动服装扮。还真别说,脱掉外套的徐文丽身材绝对够棒够火辣,该凸的地方都凸起来了,该凹的地方也凹了下去,凸凹有致,很是诱人。 “凭什么?”聂新宇愣了愣,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要是打不过我,这门亲事就到此为止。”徐文丽轻蔑地看了聂新宇一眼,“怎么?怕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聂新宇就乐了:“我是不是个男人,你要试过才知道吧。” 聂新宇话还没说完,徐文丽脸色一红,突然娇嗤一声,伸手握住他的右臂,转身,肩膀一扛,就给聂新宇来了个标准的过肩摔! 聂新宇不曾防备,一下子被摔了个狗啃屎,满嘴都是草屑和泥土。聂新宇被摔得不轻,眼冒金花,浑身酸痛不已。 望着躺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的聂新宇,徐文丽轻蔑地撇了撇嘴,不屑道:“草包一个!也不知道聂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人物。” 被一个女人骂做草包,还辱及聂家,就算聂新宇是个泥人,心头也泛起了怒火,“啊呸!”聂新宇吐掉了嘴里的草屑和泥土,伸手擦了擦嘴:“偷袭算什么本事?” “是吗?”徐文丽冷声道,“不服气可以再来。” “再来就再来。”聂新宇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知道自己只怕不是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对手,手上摆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 从小到大,聂新宇对打架并不陌生,相反,打架在他年少的时候就是家常便饭,也学过散打和自由搏击。只是,聂新宇的打架经验都来自街头体验以及自己的摸索,深知自己和来自军中的佼佼者比起来还有巨大的差距。 这场架,聂新宇心里没有半点把握,可徐文丽辱其聂家子弟身份,这是聂新宇万万不可忍受的!聂新宇自己可以对着亲生父亲聂浮生说他不想姓聂,但别人辱及聂家,却也是犯了他的逆鳞! 聂新宇心里很清楚,单从技巧上面,他根本不会是徐文丽的对手。以己之短去搏对方之长,聂新宇自然是不会干这种事情。 如果和徐文丽进行对攻,聂新宇无疑会死得很惨。 不过,徐文丽是个女人,在力量上有着天然的缺陷。 即便女人的爆发力足够,其耐力也绝对是个疑问。这一点,聂新宇深信。要是连耐力也比不过徐文丽,聂新宇也只能认命。 但不管怎么样,男人可以挨打,但绝对不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不是聂新宇的性格。即便是输,也要输个轰轰烈烈! 聂新宇现在要做的就是防守、防守、再防守!一直等到徐文丽出现破绽的时候,再给上致命一击! 双臂护住了头部要害,聂新宇并没有一味后退与防守挨打,间或给上徐文丽一记冷拳或者阴腿!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徐文丽的攻击犹如暴风骤雨永不停歇! 只在短短的两分钟里,聂新宇的身上至少挨了二十拳头三十腿,而且,每一下都不轻,打在聂新宇的身躯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很是渗人! 聂新宇的嘴角和眼角都挨了几拳,眼角处已经淤黑发紫,嘴角已经破裂,隐隐有血丝从嘴角流出。 技不如人,聂新宇根本防不住,防住了上面防不住下面,总是处于挨打的地位。 徐文丽娇嗤一声,以及凶猛的蹬腿,蹬在了聂新宇的小腹部位。 聂新宇的身躯腾腾腾后退了两米多距离,终于站不住而仰天倒在了草地,嘴里发出一阵低沉的喘息声! 这已经是聂新宇第九次被徐文丽给打倒在地! 不过,徐文丽的神色也有些变了! 每次把聂新宇狠狠打趴下,可这家伙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偏偏就是一个打不死的程咬金,过不了几秒钟又从地上,嗷嗷叫着对着徐文丽扑了过来! 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臂,徐文丽冷声道:“还来吗?” 双手撑地,身躯艰难地爬起,聂新宇伸手抹了抹嘴角的鲜血,居然咧嘴笑了笑:“比武还没有结束,怎么不来?” 徐文丽一捏拳头,双脚用力,就准备再给聂新宇一记狠的! “等等。”聂新宇却是突然说道,“这件上衣太紧,限制了我的发挥,等我脱了上衣再打。” “限制了发挥?”徐文丽愣了愣,不屑地看了聂新宇一眼,“就嘴上会吹,草包一个。” 聂新宇一边缓缓地脱外衣,一边缓缓向徐文丽靠近,表情有些漠然。 徐文丽满眼轻蔑地看着聂新宇,双手自然垂下。

上一篇   第十章 闹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