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对身体不好 - 官梯

第一百零一章 对身体不好

“新宇哥,你失踪了这么多天,怎么招呼都不打一个?”蒲爱丽却是给了聂新宇一个白眼。 对蒲爱丽这个清纯的小妮子,聂新宇一直有一种莫名的好感,这主要得益于在聂新宇日子过得最艰难的时候,别人见了他都是绕道而走,而蒲爱丽却一直把他当哥哥一样对待,不离不弃! 想到这里,聂新宇眼神里掠过一丝柔情,柔声道:“爱丽,我去了蛇口特区一趟,特意给你带回来一瓶法国进口的香水,放在你的办公桌抽屉里。” 上一次从蛇口特区回来,聂新宇给蒲爱丽带的是化妆品,给吴秋燕的是香水,这一次倒过来了! “真的?”蒲爱丽妩媚的大眼睛亮了起来,随即脸上腾起一朵好看的红晕,“谢谢你,新宇哥。” 说着,蒲爱丽快步走回自己的办公桌,打开抽屉,坐在那里看着里面漂亮的香水包装盒发呆。 聂新宇觉得有些奇怪,这丫头难道中邪了? 不过,现在聂新宇还真没有什么功夫来理会这丫头,摇了摇头,转身就出了秘书二股办公室。 上了一个楼层,聂新宇轻轻敲开了一个办公室的门。 从门后出现的是一张性感妩媚的脸蛋,赫然是县府办副主任吴秋燕。 见是聂新宇,吴秋燕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一脸的欣喜:“新宇,你回来了?” 说着,吴秋燕娇笑着:“还站在门外干什么,快进来啊。” 这一次,因为有前车之鉴,吴秋燕没有把门全部关上,而是特意留了一条缝隙。 “吴主任,刚从蛇口特区调研回来,特意来向您汇报工作。”聂新宇大声说道。 吴秋燕娇嗔了一句:“什么主任不主任的,难听死了,说了让你叫姐。” 聂新宇笑了笑,音量也下降了好几个分贝:“姐,我给你从蛇口特区带回来一瓶法国进口的化妆品,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说着,聂新宇从公文包里掏出一瓶包装精美的法国香水,放到了吴秋燕的小手中。 吴秋燕欣喜不已,接过化妆品,打开精美的包装盒,凑到秀气的鼻子边闻了闻,嘴上却说着:“傻弟弟,只要是你送的,姐姐都喜欢。” 随即,吴秋燕也觉得她自己这句话有些歧义,心下忐忑,偷偷看了聂新宇一眼,见他没有什么反应,这才放下心来。 吴秋燕是当局者迷,殊不知,聂新宇经历过网络时代,在那个年代里,这样的有歧义的网络用语比比皆是,聂新宇根本不觉得有什么惊奇的! “坐啊,新宇。”吴秋燕拿着这瓶法国香水在手中把玩了一阵爱不释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笑着招呼,“姐姐给你泡半岛咖啡喝。” 既然打着汇报工作的口号进了吴秋燕的办公室,聂新宇自然是不能转身就走。 事实上,聂新宇也颇感无奈,原本没必要一回来就把礼品送给吴秋燕和蒲爱丽这两个女人,可现在,未婚妻徐文丽就呆在他的房间里,要是这两份礼物让她看见了,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聂新宇不得不防,赶紧把这两个烫手的山芋给送出去! 聂新宇虽然年轻,可心理年龄早就过了四十岁,对于男女之间的这些事情,那可不是二百五,而是相当成熟,绝对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女人一旦吃起醋来,那将会相当惊人,甚至是失去理智,弄出大麻烦来! 坐在沙发上,聂新宇颇觉无聊。再说,一男一女呆在一个房间里,这气氛总是有些暧昧,让聂新宇有些不适应。 还好,吴秋燕或许是因为经常给领导服务,手脚非常麻利,很快就泡好了一杯热腾腾香气浓郁的咖啡,让聂新宇精神也为之一振! 这年代,想喝上一杯原汁原味的咖啡,还真难得。 吴秋燕今天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防寒外套,里面却是一件领口开的很低的紫色毛衣。把装满咖啡的白色小瓷杯放到聂新宇面前的茶几上的时候,因为需要弯腰,领口松垮下来,离脖子已经有十几公分的距离,以至于聂新宇的眼睛可以直透她雪白的脖颈深处,甚至胸前那道深深的沟壑都清晰可见。 这一抹很是诱人,让聂新宇禁不住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吴秋燕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聂新宇的异样表情,在侧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形态非常优雅,柔柔的看着坐在斜对面的这个大男孩。 “姐,这些日子给你添麻烦了。”聂新宇讪笑了一声,没话找话。 “和姐还这么客气,咖啡好喝吗?”吴秋燕用手指抚弄了一下额前的一丝乱发,嫣然一笑,风情万种。 “还真是个迷人的尤物。”聂新宇心里苦笑了一声。 要说实话,聂新宇还真的比较偏爱吴秋燕这样成熟而有魅力的女人多一些,或许是因为心理年龄的缘故。 无论是面对着未婚妻徐文丽还是深情款款的蒲爱丽,聂新宇心里总有一种犯罪感。 每次面对年轻女孩的时候,萝莉这个字眼总是会从聂新宇的脑海里跳出来。 “咖啡很香,萍姐的手艺真高。”想归想,聂新宇嘴上却是恭维着。 吴秋燕扑哧一笑:“新宇,你的嘴真甜,就会哄姐开心。” 聂新宇讪笑了两声,却是不好接话。 还好,吴秋燕似乎也看出了聂新宇的尴尬与拘谨,主动岔开了话题:“新宇,省委调查组的人明天就要撤离了,董县长这次因祸得福,应该会前进一步,姐姐恭喜你了。” 聂新宇略微一沉吟,才笑着说:“姐,我不想继续呆在县府办了。” 吴秋燕吃了一惊,马上很是关切地说道:“怎么啦,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聂新宇摇了摇头:“我总不能一辈子呆在县府办工作吧,我想去乡镇锻炼锻炼。” 这下,吴秋燕沉默了好几秒钟,才叹了一口气:“新宇,姐知道你一旦做出决定,很难更改。不管你做什么,姐姐都会支持你。” “姐,你真好。”聂新宇也颇为感动,感觉心头暖暖的,和这样一个成熟妩媚知心的女人说话,觉得心里轻松了不少。 “你想去哪个乡镇?”吴秋燕笑了笑,“我帮你来想一想办法。” 聂新宇又是摇了摇头:“谢谢萍姐,不过,我想去盘头乡,应该没有人会和我争。” 吴秋燕又吃了一惊,心下发急:“新宇,你没有发烧吧,盘头乡可是偏远乡镇,各项经济指标一直排在全县乡镇的末尾呢。” 聂新宇呵呵笑了起来,随即脸上充满自信:“一张白纸才好作画嘛。” 吴秋燕的眼神落在了聂新宇轮廓分明的脸蛋上,呆了半响,才文丽一笑:“你的脑子里总是有些稀奇古怪的思想,姐年纪大了,思想跟不上发展的潮流啦。不过,你既然这样想,肯定有你的理由,姐无条件支持你。” 聂新宇一口把茶杯里剩余的咖啡给喝掉,站了起来,笑着说:“姐,我先走了,不打搅你工作了。” 吴秋燕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话语中却透着一股酸味:“知道你的未婚妻从京城过来啦,姐可不敢留你。” 聂新宇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话题还真不好接,越是解释就越是掩饰,更加尴尬。 “新宇,你真好福气。”吴秋燕笑的很是开心,同时也有几分落寞,“听公安局的人说,你的未婚妻很漂亮,长的跟仙女似的,姐替你高兴。” “谢谢姐。”聂新宇除了道谢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等聂新宇回到家里的时候,却是彻底傻眼。 简单的两居室已经完全变样,阳光透过米黄色的窗帘投入房间,整个屋子里都呈现让人感觉很是舒适的淡黄颜色。 沙发上面已经蒙上了浅蓝色的套子,格调显得高了好几个档次。墙壁上挂着两幅青山绿水背景的山水画,给整个房间增添了几分亮色! 屋子里的物品摆放得整整齐齐,很有条理。 不过,聂新宇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在屋子中间转了两个来回,仍旧没有找到不对劲的地方。 一直等到好些日子过后,聂新宇才意识到这个房间里的摆设是出自两个优秀的女军人之手,所以摆放的格局还带有军营中的某些习惯。正因为如此,聂新宇才会觉得不对劲。 往沙发上一躺,聂新宇点燃一支香烟,美美的吸了一口,显得很是惬意。 “回来了?”一个悦耳的声音从厨房门口响了起来,腰间围着卡通图像围裙的徐文丽冲着聂新宇妩媚一笑。 “嗯,辛苦两位美女了。”聂新宇呵呵笑着。 徐文丽却是很快就蹙起了眉头:“新宇,在客厅里不要抽烟,房间太小了,空气不好。” 聂新宇傻眼了,干巴巴问了句:“那我去卧室里抽总行吧。” 徐文丽白了聂新宇一眼,很是妩媚动人:“也不行。” 聂新宇有些不舍地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把剩下的烟头丢进了烟灰缸。 或许是徐文丽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语过于生硬,又补充了一句:“抽烟太多,对身体不好,你要少抽。” 能够让徐文丽这样一个冰美人主动解释这么多,还真是难得,聂新宇心底也是有一股暖流涌出。 没有人不希望被人关心,特别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关心! 聂新宇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