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闹翻了 - 官梯

第十章 闹翻了

痛,并快乐着。 聂家浓浓的亲情让聂新宇有几分迷恋,同时,又有几分排斥! 聂新宇想过逃避甚至是抗拒这份血肉相连的亲情,却被弟弟聂风良这个姓名给彻底击溃! 那一声“爸——,妈——”的嘶哑呼喊,让聂新宇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已经是聂家的一份子! 躺在宽大舒适弹性十足的席梦思床上,聂新宇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心底从未有过的迷惘。在后世里,聂新宇为了解自己的身世之谜,可以说是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明查暗访,最终却是一无所获。 这也难怪,聂新宇猜想过很多很多种可能,可他万万不可能会把自己和京城聂家之间搭上一座桥! 这个世界还真奇妙,重新来过,一纸《发展才是硬道理》就彻底揭开了聂新宇的身世之谜!甚至,聂新宇都还来不及主动去探寻自己的身世之谜! 聂新宇总觉得,自己这只蝴蝶小小的一次展翅,很有可能已经改变了原先的历史轨迹,这也让他心头有些忐忑不安。 想来想去,聂新宇还是觉得有必要和父亲聂浮生开诚布公谈一谈! 刚推开房门,聂新宇就差点和端着宵夜准备敲门的母亲刘腊梅给撞到一起了。 “清……,新宇。”刘腊梅的舌头有些转不过弯来,“饿了吧,妈给你煮了饺子。” “爸爸呢?”聂新宇心头一暖,双手从母亲手里接过了滚烫的菜碗,放到了桌子上面,笑着问了一句。 “在书房呢。”见聂新宇居然主动要去找父亲,刘腊梅脸上笑开了花,朝书房方向指了指。 聂新宇三下五去二就把满满一碗饺子给消灭掉了,然后快步走向了书房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聂浮生打开门,见是聂新宇,也是愣了愣,随即微微一笑:“是新宇啊。” “爸,您还没有休息啊。”聂新宇也有些不太适应,讪笑了两声,无话找话。 聂浮生笑了笑:“是啊,最近这段时间外贸部的工作比较忙,上班时间都处理不完。” “爸,我在大学里学过一些国际贸易方面的课程。”聂新宇似乎对外贸这个词比较敏感,或许也是想先找个话题聊一聊,缩短一下父子之间的距离。 毕竟,对于男人来说,即便是父子关系,如果没有共同话题,也很难继续聊下去。 “哦。”聂浮生也来了兴趣,“那你说说看,对我国最近的对外贸易经济,你有什么看法?” 聂新宇颇为迟疑了一下:“我也只是学了一些理论上的知识,纸上谈兵,不一定正确。” “纸上谈兵也比不学无术要强嘛。”聂浮生呵呵笑了起来,自然是听出了自己这个刚刚回家的儿子话里还是带有几分傲气。对此,聂浮生并不反感,傲气其实是聂家子弟与生俱来的性格特征之一! “互联网时代即将来临,不久的将来,互联网贸易将是对外经济贸易的主要手段之一。”聂新宇就试探着首先抛出一个略为惊人的论点,“我个人认为,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将超过摩尔定律。” “哦。”聂浮生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说说看,你对互联网了解多少?” 聂新宇心里很清楚,父亲这话里已经存着某些考校的意思了! 不过,聂新宇倒也不惧,要说对互联网的理解,这个世界上他要是排第二,只怕没有人敢排第一! “1969年,为了能在爆发核战争时保障通信联络,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arpa资助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分组交换试验网arpanet,连接美国四个大学。arpanet的建成和不断发展标志着计算机网络发展的新纪元。” “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计算机网络蓬勃发展,各种各样的计算机网络应运而生,如milnet、usenet、bitnet、csnet等,在网络的规模和数量上都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一系列网络的建设,产生了不同网络之间互联的需求,并最终导致了tcp/ip协议的诞生。” “1980年,tcp/ip协议研制成功。1982年,arpanet开始采用ip协议。1986年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资助建成了基于tcp/ip技术的主干网nsfnet,连接美国的若干超级计算中心、主要大学和研究机构,世界上第一个互联网产生,迅速连接到世界各地。” 聂浮生的脸色变了,心里惊诧无比。 要知道,在这个年代,就算是国内的高级知识分子,对互联网的了解也基本上为零。国内的互联网发展几乎还没有起步,聂新宇刚刚如数家珍般轻描淡写的把世界互联网的发展历史给描述了一遍,却是在聂浮生心里泛起了惊涛骇浪! 在接到女儿聂美莲的电话之后,聂浮生对自己这个素未谋面失散了二十年的儿子做了一番详细的了解,知道聂新宇除了学业成绩惊人,再加上《发展才是硬道理》这篇文章一鸣惊人之外,也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可取之处。 可聂新宇刚才的一番言论,却是彻底颠覆聂浮生先前对他的定位。 在聂浮生眼中,聂新宇马上上升为互联网专家级别! 很简单,聂新宇刚才说的一些专业术语,即便是华清大学的专家级教授也未必能有如此准确! “随着web技术和相应的浏览器的出现,互联网的发展和应用必将出现新的飞跃。”聂新宇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似笑非笑看了父亲一眼,补充了一句,“爸,你们对外经济贸易部这两年应该在重点建设cernet示范网工程吧。” “这些信息你从哪里得来的?”聂浮生大惊失色,声音一下子提高了许多分贝。 “又怎么啦?”刘腊梅推门进来,瞪了聂浮生一眼,不满的嚷嚷着,“不准这么凶儿子!” 说着,刘腊梅又很是温情的看了聂新宇一眼,安慰道:“你爸就这火爆脾气,以后你就知道了。” 聂浮生哭笑不得,摆了摆手:“你来瞎参合什么?我在和新宇探讨工作上面的事情,没凶你的宝贝儿子。” “这还差不多。”刘腊梅放下心来,又把门给掩上了。 聂新宇微微一笑,颇为自信地说:“大势所趋,国内这些年经济取得了快速重大发展,建设国内第一个全国性的tcp或者说是ip互联网也该提上日程了。” “你怎么会对互联网这么感兴趣?”聂浮生有些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聂新宇笑了笑,却是直接忽略了这个问题,反而笑着说:“爸,要是这个示范网工程正式落地,我倒觉得姑姑的唐元公司有机会成为国内第一家互联网供应商。” 聂浮生的脸色又变了:“这个互联网工程和唐元公司有什么关系?” “我想姑姑会感兴趣的。”聂新宇撇了撇嘴,“到时候只需要扶持几家门户网站,每个门户网站都有机会去美国挂牌上市。” “美国?”聂浮生脸色大变! 聂新宇却似乎一点都没有注意到父亲脸上表情变化,淡淡地说道:“爸,你别吓我,我胆子不大。按我推测,你们对外贸易经济部应该也在积极推动我国加入wto世贸组织吧。” 聂浮生哑然失笑,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儿子,你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在衡耒军分区敢和警卫人员打架,《改革才是硬道理》这样的文章也敢在这个时候发表……,还有什么你不敢的?” 聂新宇心中一凛,嗫嚅着:“爸,我正想和您说这件事情。” 聂浮生瞥了他一眼,摆了摆手:“新宇,这事情就让他过去了吧,言论自由,总不能以言获罪吧。再说,有些人想借机生事,我们聂家子弟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动的!”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聂新宇咬了咬牙,“爸,我想明天就回衡耒市。” 聂浮生愣住了。 刘腊梅却是又推门进来,一把抱住了聂新宇,眼泪哗啦啦往下直流:“儿子,你要是去衡耒市,妈也跟你过去。” 聂新宇苦笑了一声,看向了父亲。 “这件事情我先向老爷子汇报一下。”聂浮生叹了一口气,“新宇,我知道你的想法,不想因此牵累聂家。我要告诉你的是,你是我的亲生儿子,不管什么时候,这都是客观存在……” “是啊,听你爸的。”刘腊梅哽咽着,“儿子,咱不去衡耒市了,咱就在京城上班,等明儿妈就去找人,给你安排工作。京城里里哪个部委机关,儿子,只要你想去,妈都能让你进的……” 聂新宇的脸色却是变了,往后退了一步,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爸,妈,你不会希望我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吧。我的根在衡耒市金峰县泮塘乡,那里有养育了我二十多年的家人……” “胡说!”聂浮生也是勃然变色,“你的根在这里,你姓聂!” 聂新宇又往后退了一步,惨笑了一声:“我没想姓聂!我想姓李!是我爸硬让我姓聂的,说是怕我的亲生父母以后找不到我……” 说着,聂新宇一转身,就冲出了书房。

上一篇   第九章 血肉相连

下一篇   第十一章 杀气